晴時多雲

社論》平庸的邪惡 高級的邪惡

隨著任期將屆,馬英九似乎也愈來愈忙於鋪陳退路了。經過去年的太陽花學運、九合一選舉,一般認為他在重大政策與人事安排,都已經失去正當性,應該謹守「看守政府」的分際,留給新政權較大的改革空間,方符合民主政治的真諦。然而,馬英九卻誓言要「反擊」,也不顧目前國民黨掌握絕對優勢的立法院,已無法代表九合一選舉所顯現的新民意,仍想利用此一無法反映民意的國會結構,推動屬意的重大政策與人事安排。這種師心自用,以民主公敵來形容也不為過。

去年底以來,馬英九不顧輿論呼籲,執意要補提名監察委員,以及提名大法官。他的提名對象,如果是眾望所歸,也許還能唬弄過去。問題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多數提名對象根本是馬英九對著鏡子找人,意識形態、政治屬性都與他亦步亦趨。監察院長張博雅,光是在中選會主委任上,積極配合馬英九整肅國會議長,就不難想像她會監察甚麼了。副院長孫大川,還引用歐洲皇室為例,捍衛監察院不可輕廢。這樣的監察院,不是更應該「割闌尾」嗎?

同樣的,由法務部推薦的大法官人選林輝煌,竟是美麗島事件的檢察官。同為美麗島事件受害者的陳菊、呂秀蓮都表示無法接受,聲稱如果代表國民黨罪惡集團論罪民主運動者獲提名大法官,台灣的轉型正義將蕩然無存。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假使納粹德國扮演幫凶的檢察官,竟然在戰後的民主德國獲提名並擔任大法官,那不就意味著納粹集團並無犯罪?推薦乃至提名林輝煌,難道是為了繼續汙名化台灣各階段的民主運動,掩護國民黨不一而足的歷史罪行?

更可笑的是,親自證實推薦林輝煌的羅瑩雪稱:「美麗島事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言下之意,很久以前充當打手,就無所謂?美麗島事件,發生在一九七九年底,只不過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有多久?按照這種心態與思維,難怪馬英九們對二二八屠殺,至今沒有真誠道歉、追究元凶,還年年祭拜「蔣公」;因為,二二八屠殺,發生在一九四七年,距今將近七十年了,這比起美麗島事件更久了,不必追究?如果按照這種歪理,馬英九們幹嘛還對一九三七年的七七事變咬牙切齒?

羅瑩雪在法務部長任上的作為,是否守住皇后的貞操大家有目共睹。但她的確不愧是馬英九眼中的好官,他們都對司法正義、轉型正義不屑一顧,都想利用手上賞味期有限的權力,為自己的意識形態保固超穩定結構,既為自己的下台安全鋪好退路,也讓未來的執政者都被「總路線」綁手綁腳。試想,美麗島事件的檢察官擔任大法官,將來碰到「轉型正義」議題,不論公民運動多麼高漲,都可能在大法官會議前到此止步。如此一來,所謂的「黨產歸零」,變成合法合憲的「黨產龜齡」,就不是意外了。

二戰期間,納粹屠殺猶太人,除了希特勒罪魁禍首,還有納粹黨員奉命行事。猶太裔的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稱呼這種人為「平庸的邪惡」。「平庸的邪惡」,台灣威權時代也有,到現在民主時代仍有,也是馬英九們斗膽追求「一中獨裁」的憑藉。如今,公民意識快速覺醒,愈來愈多公務員也醒悟不願再當幫凶。但,馬英九、羅瑩雪、張博雅等那種類型的「高級的邪惡」,卻是以邪惡為樂。至於林輝煌,他會內疚神明婉謝提名,為自己「平庸的邪惡」贖罪,還是以往事為榮接受推薦,而躋身「高級的邪惡」行列,且拭目以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