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一路騙來 始終如一

江宜樺遭外界質疑「換了位子也換了腦袋」,他在日前公開回應:我是一個始終如一的人,在基本的政治觀念信仰上我並沒有改變過。他表示:大學的知識份子可以盡情批判,不顧社會成本與責任,但政務官就要考慮社會及國家未來。江宜樺強調,他到現在還是認為若一個民主體制對它成員的控訴沒有認真回應的話,那麼抗議就有正當性,但馬政府目前已做了許多讓步,如何能說政府是麻木不仁的?言下之意,太陽花學運的抗議沒有道理。

有人說,「屁股決定腦袋」,江宜樺應該就屬這種人。當大學教授時,腦袋裝一種東西;當爺兒們時,腦袋又裝另一種東西。所謂的「自由主義」和「流血鎮暴」,成績最差的學生也知道有天壤之別。可是,江宜樺卻說,從「自由主義」的江宜樺變臉到「流血鎮暴」的江宜樺,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看來,真實的情況應該是,「自由主義」的江宜樺,壓根就不相信「自由主義」,只是為了一份薪水,他以販售「自由主義」為業。今天,他的學生當然有資格批評,江宜樺當初在課堂上,專教一些自己不相信的理論!

教學生自己也不相信的東西,這叫做甚麼?這就叫做「騙」。而江宜樺至今還在「騙」,因為他明明已經成為「流血鎮暴」的江宜樺,偏偏又強調自己仍是「自由主義」的江宜樺。這叫做甚麼?這叫做一路騙來、始終如一。如果在民主正常國家,江宜樺早就被轟下台了。幸運的是,他的主子馬英九跟他完全一樣,也是一路騙來、始終如一的變臉專家。江宜樺所謂的「馬政府目前已做了許多讓步」,就是馬江聯手詐騙國人的最新傑作。假使這個詐騙集團再次得逞,將來修改生物課綱,把鹿茸定義為鹿耳朵裡的毛,也是大有可能的。

三三○黑潮洶湧前夕,馬英九召開記者會回應學生訴求,表面上提出四項「具體回應」,彷彿謙卑接受了學生的訴求,其實那些「具體回應」都是空話兼謊話,他唯一的老實話是「不贊成退回服貿」,「為何要退回」。馬江這種騙術,專門唬弄不明就裡的人,同時提供啦啦隊作為勸退學生的說詞。但,反服貿有條有理的學生,以及大多數民意,顯然都沒有被騙。江宜樺提出的「經貿國是會議」,根本是迴避「公民憲政會議」的訴求;行政院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根本是「不能監督條例」。資訊發達、民智大開的今天,馬江還想行騙江湖,太陽花就會變香蕉了!

既然所謂的「讓步」純屬「奧步」,馬政府依舊麻木不仁,那麼,江宜樺說的「他到現在還是認為若一個民主體制對它成員的控訴沒有認真回應的話,那麼抗議就有正當性」,學生繼續抗爭,不是理所當然嗎?馬政府把具有正當性的學運,抹黑為「違法暴民」從而「流血鎮暴」,這不是中國天安門事件的翻版嗎?服貿協議國人普遍存疑,馬英九仍唯北京是從,拒絕傾聽民意,且悍稱「我們是正確的一方」,運用媒體、縱容黑道、發動財團、究辦學生,企圖「反守為攻」粉碎學運。請問:這是民主?還是獨裁?

三一八至今,台灣走到政治分水嶺了。服貿協議點燃的學運經過兩個星期盪漾,逐漸浮顯這是一場民主與獨裁的鬥爭。太陽花學運,以及民意不滿聲浪,歸根究柢是要「爭民主」,也就是,人民要捍衛自己作為國家主人的地位,不給馬江騙,不給馬江賣。對立面,則是馬英九為首的傾中政商共同體,為了把台灣連結中國生米煮成熟飯,無所不用其極地要通過服貿,以及其中所隱含的把台灣鑲嵌入一中框架,他們決定以中國為靠山擊出一記獨裁的重拳,把台灣人民意志徹底踩在腳底。所以說,從太陽花學運的未來,可以預測台灣的未來,究竟是朝民主、自決向上提升,還是朝獨裁、被統向下沉淪。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