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破框思考外賓立院「全武行」

◎ 張經偉

日前,斯洛伐克訪團至立法院,戲謔地模擬了「全武行」,看似一個小動作,卻頗值得我們思考:欲搭起外交橋樑,訪團應當會避免冒犯的玩笑,故而,國會打架,或許不是那麼不堪的事?

多年來,台人普遍反感暴力政治,即所謂「藍綠惡鬥」。殊不知,民主法治各國,暴力政治都曾是常態。普選的前身是選舉人制度,選舉人就那幾位,故而政黨常組織暴力團,威逼選舉人們票投自己,也與他黨之暴力團相互搏鬥。改採普選制後,要再暴力拉票,成本過高,政黨暴力團方消散。然普選各國(想來包括斯洛伐克)不會因此把「和理非」奉為至高的「政治正確」,畢竟暴力政治看了那麼多年。

斯洛伐克訪團至立法院,戲謔地模擬了「全武行」。(本報資料照)

日本是鮮明一例。「大正民主」時,國會暴力反而最激,各黨不惜吸收「極道」組建暴力團。對此,星亨、尾崎行雄等推動議會政治的自由派,不但不反對,甚至稱暴力團為「壯士」。軍國主義專政於昭和時,國會反倒速速「河蟹」了。打成一團的國會,是否真有那麼邪惡?想想!

至今,習近平、金正恩之流,才仍有著滿堂掌聲的「河蟹國會」。偏偏兩蔣時代的台灣,亦是如此畫面,方使眾多台人以暴力政治(乃至民主化)為變態、以和理非為期盼(且這種和理非,似乎更接近於「極盡迴避衝突」、「營造友善氣氛」,而非哲學上說的理性主義)。統派份子膽敢如此囂張,我認為這是原因之一:統派份子不在乎選票,只想盡量亂台以利共軍入侵,遂頻頻施暴;其他人則都惦記著政治正確,遂打不還手、唾面自乾。

或許,真正該被疑懼的,是那些總是河蟹的政府:它們能順風順水地把人民當韭菜割。百官在國會內拳腳相向,人民反倒可以吃瓜看戲。

(作者為清大歷史碩士,高雄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