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警察專業單位的檢舉文化

◎ 蘇天從

日前有一警察專業單位的幹部認為調動不公,把自己反鎖在槍櫃室,再對外PO遭受委屈的哀的美敦書,最終沒有達成目的,反被其所屬單位發狠公告周知三年來有言詞騷擾、勤中飲宴未報備等記錄,外加以恐嚇罪移送法辦。

此事令我想起我的好兄弟「葉胖」。他十幾年前在鄉間任派出所主管職,由於個性剛正不阿,對於盜採砂石、砂石車超載、違法亂紀嫉惡如仇,得罪了業者,更得罪了背後的士紳民代,大家便齊力蒐集他的缺失,想來個去他而後快的殺手鐧。但葉胖品操端正無懈可擊,眾勢力只好施壓上級,將他調往繁華的好缺,讓他高興的離開。但葉胖太不識抬舉了,在聞調動風聲之際,向直屬長官揚言要拿M十六步槍,開警車到總統府前抗爭,並失蹤多日,著實嚇壞了眾官長。經過一番的親情施壓,葉胖才忠孝不能兩全的認命就範。

要脅長官首先的基本條件,是自己要冰清玉潔,要不然長官的考核能耐,你三十年前一邊吃飯一邊摳屁股的事跡絕對挖得出來,倒打你一耙。

專業單位沒有抓要犯、破大案的條件,要記個功獎很難,但勤務缺失被處分倒是很容易,如果被記一支申誡年終比爛的結果,大概考績就泡湯了,所以見到同事遲到,同仁見獵心喜,一定會讓長官知道並施以處分。長官如果宅心仁厚未予處分,很有可能會被檢舉「獎懲不公」。

更難搞的是組織文化。一進單純的專業單位,數年後差不多就安定下來,終其一生到退休,大家又鮮少與外界接觸,眼界自然短淺。而專業單位的功獎、獎金、福利又少得可憐,於是就開始拉幫結派,大家互相交換瓜分,甚至還操弄升職,非我族類就以考核醜化,或製造不實檢舉咬耳中傷。但中箭者會甘於臣服?恐怕又再以牙還牙。

有「桃園刑警之父」美譽的老隊長許琦,有天有部屬向他打小報告,有某組同仁昨晚巡邏班跑去喝酒,許老不問過程,直接反問打小報告的人:「你擔服巡邏班從沒跑去喝酒?」嚇得打小報告的人驚慌失措,從此沒有人打小報告了,團隊因此團結一致,引為美談。

長官如果喜歡聽打小報告,打小報告有用,當然是愈打愈凶,過度的在意反而助長檢舉的歪風,以及落入打擊異已的圈套。

(作者現任公職,著有《百官行述》)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