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滿漢全席下一道菜?

中國對西方的閃電戰,在香港「二次回歸」幾獲全勝。林鄭月娥那班人,對港人前恭後倨,寫照著一黨專政的得意笑容。(美聯社檔案照)

「香港國安法」烏雲密佈,「六四」三十二週年前夕,「香港支聯會」申請活動,遭警方反對,提出上訴仍被駁回。保安局長李家超警告,參與未經批准集會屬違法,最高可判五年徒刑。而日前「王婆婆」王鳳瑤一人撐黃傘、舉標語,遭警方以涉嫌參與「非法集結」拘捕!一年多來,香港民主派關的關如黎智英,逃的逃如羅冠聰,萬馬齊喑究可哀。

除了摜壓「反港亂中」,北京還火速貫徹「愛國者治港」。立法會通過「二○二一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五月三十一日公布並正式生效。林鄭月娥說:「我在一年內行使有關職權先後簽署四項『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區貫徹實施的法例或法律文件,深感責任重大。」布林肯則嚴厲批評,減少香港居民的選舉代表權不會促進香港的長期政治與社會穩定,這項立法無視「基本法」對於開放立法會全面普選的承諾。

林鄭月娥所謂的一年之內,恰好便是香港內地化的加班趕工。過去一年多,全球陷入武漢肺炎之亂,公衛與經濟蒙受巨大損失,以美國為主的民主國家自顧不暇。但,北京卻天下大亂形勢大好,快馬加鞭解決香港圍繞要求雙普選所產生的民主運動。此事再次證明,西方世界對一黨專政缺乏了解,總是主觀期待中共會遵守文明規範與國際承諾,而中共樂得以時間換取空間,一氣呵成民主國家料想不到的霹靂行動,等到生米煮成熟飯,香港從特區變成內地,再想挽回失去的現狀,為時已晚。

香港,一九八四「中英聯合聲明」,一九九○中國全國人大通過「香港基本法」,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國際條約,中國立法,民主國家寧可相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甚至完全自治是早晚的事。這種天真的想法來自:西方世界相信,中國改革開放,終將透過經濟發展拉動政治改革,中產階級興起會改變一黨專制。直到一九八九的「六四」,民主國家依舊執迷不悟,把協助中國經濟快速成長當作硬道理,給予永久最惠國待遇,以開發中國家身分准入WTO。二○○八北京奧運,「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把這個幻景點綴得燦爛奪目。

但在現實上,所謂的五十年不變,在香港卻天天變化。二○○二董建華任內,「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企圖對港人自治加上政治緊箍咒,引起港人與國際一片譁然,最後不得不狼狽收場。如今看來,撤回只是迂迴前進,迂迴到「送中條例」,再迂迴到「香港國安法」。中共的血滴子,一定會套上,不是不到,而是時候未到!此情此景,更加凸顯了老牌民主國家英國當年的嚴重錯誤,亦即,關於香港的命運,港人竟無發言權、選擇權,只能默默被宰制,乃至今天淪為露天監獄。

二○二○,中國爆發武漢肺炎,因隱匿疫情而傳染全球,確診及死亡人數創紀錄且仍未平息。這種多事之秋,大家都認為香港應會中場休息。但一黨專政想的跟別人不一樣,眾人認為它不會做什麼的時候,正好就是它大幹快上的天賜良機。「香港國安法」,平地一聲雷,港人被穿上政治緊身衣,民主國家的嚴重關切被當作耳邊風,因為那些政府更關切的是中國市場、中國工廠,避免反應過激招致北京經貿制裁。於是,中國對西方的閃電戰(Blitzkrieg),在香港二次回歸幾獲全勝。林鄭月娥那班人,對港人前恭後倨,寫照著一黨專政的得意笑容。

現在討論誰失去香港,似乎沒有太大意義了。失去香港的,不只是英國,還有整個西方。而且,它們不只是失去香港,還失去中國。因為,改革開放的話術,在中國從來沒有實現,而西方竟以此一話術確定中國政策,四十年來挹注其資金、技術,卻換來反噬普世價值的戰狼出征。至於,輕易解決香港之後,中國戰狼更加氣焰囂張,「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其他民主國家,北京更不看在眼裡。義大利「真相報」報導,北京利用經濟影響德國,停止向台灣輸出疫苗,尤令人大開眼界。

當然,香港的故事還沒結束,一黨專政會在香港盤根錯節,港人不屈的意志也將繼續搏鬥。此外,世人同時要借鑑的是,習近平的滿漢全席,香港下一道菜是什麼?香港下一個是新疆,香港下一個是釣魚台,香港下一個是牛軛礁,香港下一個是台灣,香港下一個是關島,族繁不及備載。這種霸權夢的骨牌效應,才是國際級的災難,一旦啟動不知伊於胡底。「易經」有道:履霜堅冰至。香港已經飽經風霜了,如何避免整個世界冰天雪地,國際領袖必須未雨綢繆、及時行動。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