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45級分上高醫牙 繁星走光

◎ 林志翰

一名就讀桃園大溪高中的學生,今年憑藉繁星錄取「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系」,不過他學測分數僅四十五級分(國文十二級分、英文十三級分、數學八級分、自然十二級分),且申請亞洲大學備取二十三,高醫牙卻是正取六,繁星計畫真的讓學生的選擇更多元了!

攤開高醫牙去年度個人申請的門檻,國、英、數三科加起來至少要四十三級分,加上自然十五級分,總分要五十八級分,才有機會進入第二階段的面試。即便今年度學測數學科難度提升,個人申請的門檻約莫落在五十六、五十七級分,這名大溪高中學生國、英、數三科加起來才三十三級分,卻靠繁星順利上榜,荒謬的制度真的讓學生選擇多了幾分戰術考量。

誠如這位大溪高中學生所言,制度就是這樣,無論如何批判,這制度不會改,想循此道者可以念社區高中。學生沒有錯,錯的是制度設計者。繁星計畫的美意初衷在於扶持社區高中,讓中段學生努力念書可以有另外的管道進入頂大。但現實操作下,有些錄取第一志願的學生戰術選填社區高中,搶了原屬於中段社區高中學生的名額,繁星的初衷早已變調!

更何況,台灣地小人稠,教育資源不均的現象早已大幅改善,已非數十年前的樣貌!專門為社區高中提供的繁星計畫,本來就有檢討的必要性,如果再看到學生戰術性、投機性地選填社區高中,只為搶奪繁星名額,這種制度之惡推波助瀾了教育不公。

教育主事者很愛要我們的孩子「擇己所愛、愛己所擇」,個人申請時只能選填「六」個志願。若是批判低分群學生藉由繁星管道偷渡頂大,教育主事者也會雙手一攤說著,「你可以去念社區高中,選擇本來就是這樣」。

但是,制度設計有問題,選擇自然走味,教育主事者卻要大家照制度走,不正是倒果為因、一錯再錯嗎?教育主事者日後有升遷機會時,也可以讓他們來一場博弈的選填志願遊戲嗎?無論升遷機會有幾種,都只能選填一個志願,因為「擇己所愛、愛己所擇」!這些人就會感受到學生心中的不平吧!

(作者為國中教師,台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