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重視軍中的心理輔導

2020-07-07 05:30

◎ 王錫璋

漢光演習預演的海軍陸戰隊登陸操舟演練,發生膠舟翻覆,導致兩名陸戰菁英士官死亡,一名命危的悲劇。更不幸的是,負責考核操舟技術的教準部少校楊姓教官,疑似因自責而自殺身亡,又增添憾事。

軍中有云:「演習視同作戰」,作戰自然會有傷亡,演習為求逼真,傷亡也難免,外界不宜對軍中有太多責難。但楊姓少校之自殺,倒凸顯出軍中須注重官兵身心輔導的問題。

軍人因是與死亡或危險性關係最密切的職業,平常戰備演練繁忙,戰時生死交關,長時間處在高壓之下,身心最容易出狀況。讀者如看過今年上演的英國戰爭片《決戰最前線》(Journey’s End)當可了解。英國的戰爭片,通常不像好萊塢的戰爭片,以槍林彈雨的大場面取勝,而是細膩地描寫軍人在戰場的心理層面。片裡頭的連長,本來是一個優秀且被尊敬的軍人,但他因為高度的榮譽心和責任感,在戰爭的高度壓力下,變成一位酗酒的長官。他的兩位軍官排長,因久處戰場,也有心理問題,一個抱病避戰,一個以不斷吃來解決心理壓力。此時,軍中沒有心理輔導官來幫助他們,反而是連長在酒醒之餘,得來協助他兩位排長的心理建設。而連長自己,倒是有一位資深的副連長,圓融溫和,是他的知己,也是他心靈的潤滑劑。

我們軍中若出事了,因為民代或民粹鋪天蓋地來的責備或羞辱,長官們只好不斷出面對外道歉,對內則要求嚴加檢討。很少聽聞對相關官兵有過輔導協助。軍中當然也有輔導長的編制,但依筆者以前的經驗,輔導長以保防、團康的工作為主,心理輔導很少。現在或許也有所謂心理官,但大家任務繁忙,恐怕作用也有限。而《決戰最前線》裡的那位副連長,倒真是全連的心靈導師,他幫了連長不少忙,也安定了全連官兵的軍心。我們的軍隊,如何考慮多訓練、安插這樣的人物在基層班、排、連隊裡面,倒是值得思考的,這比形式上每個營有個心理官或輔導長等,可能有用多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