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台灣人口減少是現在進行式

台灣近年人口問題逐漸浮現,少子化與高齡化最受關注。今年初在大選競逐中,不少人就此提出政策主張,喊出「少子化是國安危機」、「零到六歲國家養」、「七十五歲國家養」等等口號,五花八門。如今選舉熱潮已過,人口問題不再熱門,但問題並未隨之自動消失;相反地,內政部上週發布人口統計,五月底台灣人口總數比去年同期減少三千三百多人,平均每天少了九.一人,顯示台灣人口減少已是現在進行式。

事實上,台灣人口在今年元月達二千三百六十萬四千多人的高峰後,已呈現不增反減,且下降幅度有逐月擴大之勢。從幾個數字即可看出箇中變化。人口不增反減,簡單算術的主因,是死亡率高於出生率,加上少子化和高齡化同時出現,且加速進行。

統計顯示,五月平均約每三.六分鐘出生一個嬰兒,折合年粗出生率為千分之六.一二。平均約每三.四分鐘死亡一人,折合年粗死亡率為千分之六.六四。生者少而亡者多,人口因此減少。預估到本世紀中葉,台灣人口將減為二千萬以下;多年來「台灣二千三百萬人」的說法,必走入歷史。

其中,少子化最嚴重。我國每一婦女生一.一三個嬰兒,生育率低於人口平衡所需的二.一個,不如全球平均數的二.四二個,居全球倒數第三,只高於澳門、新加坡。生育率低迷,出生率隨之下滑,且同樣在全球居最末段。孩子生得少,人口增加因之緩慢,台灣今年甚至加入日本等國家行列,人口成長率由正轉負,出現減少。

少子化的同時,人口加速老化。總的來說,人口的中位年齡四十二.三,比全球平均數的三十一,高了十一歲。兩年前,台灣六十五歲以上的人數,超過十四歲以下者,這是人口老化的重大指標。二○一八年,老年人口比重達十四.四%,台灣進入「高齡社會」;二○二六年,將進一步成為銀髮族占兩成的「超高齡社會」。人口老化來得又急又快,十四年後,人口有一半超過五十歲,老化速度遠甚於先進國家。

人口減少,帶來許多問題,衝擊及於經濟、教育、社會、政治、安全等層面,其中有些已然出現,負面效應甚至正擴大中。

經濟方面,人口增減與經濟成長息息相關,但常受關切的是人口膨脹多於糧食增加的問題,如今台灣面對的是人口減少對經濟的衝擊。人口減少之後,經由總需求下降、勞動規模縮減、總供給減少,影響消費、投資、就業,而導致經濟成長減緩。台灣經濟成長多年來欲振乏力,人口是關鍵因素之一;今後人口減少,經濟負面效應更大。同時,人口老化帶來退休養老長照等社會福利支出增加,年金改革工作勢必擴及勞保,健保也不能不改革。

教育方面,從國小到大學,少子化導致學生人數下降、招生不足、減班廢系、科系整併、學校合併、停辦廢校、教師失業。社會方面,老化與少子化同時出現,改變傳統家庭結構,也衍生社會後果。日本出現「啃老族」、親人凶殺或自殺案件頻傳,台灣也漸有類似現象。再者,年輕世代苦於低薪與生活壓力,年長者除了「下流老人」,相對享有較多財產所得,貧富懸殊,也擴大了世代間的社會、政治分歧。國防方面,台灣大敵當前、且年輕人口欲增不易,卻實施募兵制,這是政治算計不顧國家大局的惡例。

另一方面,近年在少子化之際,台灣卻出現人才外流及缺才的問題。一個由台灣、美國公私部門合作的人才循環聯盟,近日發表白皮書,強調促進台、美人才流通,並培養與國際接軌、精通數位科技的專業人才。有如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所說:充足的人才是實現台灣所有政策的必要條件,人才流通為連結美、台和我們其他理念相近夥伴的公私部門、促使眾人團結合作的重要議題。

面對人口減少,培養人才、提升人力品質是一條應走的路,而引進人才,也常見諸各國實務。統計顯示,除了日本例外,新加坡、香港、南韓的淨遷移率,亦即接受移民的比率都遠高於台灣;儘管國情、經濟社會型態不一,台灣在人口減少之後,增加引進移民自是一條可考慮的因應之計。

人口問題不是一天形成的,其改善解決也須從大局長遠著眼;如今人口減少問題已現,實不容我們繼續對此視而不見,亟應拿出有效對策。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