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台灣何以必須加入美國隊?

美國國務卿龐皮歐日前發出正式聲明,歡迎台積電赴美設廠,指此一歷史性投資案也強化了美國和台灣的關係。(法新社檔案照)

五二○前夕,國內外情勢詭譎多變,美中貿易戰與疫情蔓延下,全球「去中國化」與中國「以疫謀霸」的抗衡日益激化。最近三件事可以凸顯台灣在「美國隊」與「中國隊」對抗脈絡中與日俱增的重要性:首先,投資台灣三大方案已吸引破兆資金投下信任票;加上既有的產業實力,增添台灣成為美中爭相拉攏的籌碼。其次,台積電宣布將赴美投資第二座晶圓廠,採取五奈米先進製程,共計投入一百二十億美元,象徵台灣加入美國隊的「投名狀」。與此同時,美國商務部宣布華為禁令,除非獲得許可,否則禁止半導體廠商將具有美國軟體和技術的產品賣給華為,美中科技新冷戰方興未艾。

台積電技術領先,績效卓著,全球晶圓代工市佔率逾五成,鞏固台灣半導體產業在世界的樞紐地位,被譽為「護國神山」。(彭博檔案照)

台積電宣布在美投資設廠,立即獲得美國國務卿龐皮歐與商務部長羅斯大力讚許,認為此舉將增加美國經濟獨立,提高美國安全和競爭力,強化美國在高科技製造業的領導地位與美台關係。可見此一投資案在美中科技戰中具有決定勝負的關鍵作用。事實上,台積電技術領先,績效卓著,全球晶圓代工市佔率逾五成,鞏固台灣半導體產業在世界的樞紐地位,被譽為「護國神山」。其營收六成為美國客戶,兩成在中國市場,為美中發展半導體不可或缺的支援角色,因而台積電的投資動向自然成為全球科技業關注的焦點。如今台積電選擇在美國設廠,呼應川普的美國優先、製造業回流的政策主軸,雖然獲利前景未必如台灣廠優異,但著眼於美中對抗的大趨勢,可說是站到歷史正確的一邊,對於該企業與台灣而言,皆是正確而智慧的抉擇。

美中的對決是後疫情時代的國際新版圖,將把全球劃分為實行民主與自由市場的美國隊,以及採行數位獨裁與國家資本主義的中國隊,兩者的對抗將攸關人類的命運。其實,在二戰之後,國際形勢的演變脈絡,由美蘇分別代表自由與共產集團的兩極對抗框架為起始。那時的中國是共產集團的老二,企圖拉攏貧窮落後的第三世界自立門戶,因為流血輸出,援助世界共產革命,以及推銷毛澤東「鄉村包圍城市」的人民戰爭策略,方才爭得一席之地。中國在一九五八年第一次提出「超英趕美」的口號,企圖以民粹式的大躍進,在工業生產、尤其鋼鐵,力拚美英,並且在共產世界與蘇聯爭鋒。然而,當時中國以意識形態掛帥的政治動員方式發展經濟,訴諸平均主義的人民公社,自然無法激發生產力的大爆發,所謂超英趕美的強國夢,最後淪為自慰式的民族主義吶喊。

但是,今日的局面已不可同日而語。後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拋棄閉關自守,走向以改革開放為名,實則國家資本主義的道路。所謂國家資本主義,可拆解為兩個部分:「國家」對內,以政策指引、資源分配,運用一切手段支持企業發展,並且以法規構築壟斷型態、強迫技轉、縱容仿冒、提高市場准入門檻,極盡所能扶植國內產業;另一方面,「資本主義」係指對外要求市場機制的自由競爭,以利廉價中國商品在全球市場攻城掠地,並且誘惑外國資金、人才與技術轉進中國,建立生產基地。因此,打造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與世界工廠的地位。顯然,此際中國已非昔日吳下阿蒙,加上一帶一路、中國製造二○二五等政經大戰略,意圖由製造大國提升為製造強國,企求與美國爭霸的地位。

由此可見,中國此時爭霸,不再是空泛的呼喊,確實具有飽滿底氣與強烈企圖心,已對民主世界構成致命威脅。坦言之,若不是川普揭露中國取美國而代之的野心,正在進行不對稱競爭,則自由世界的經濟在缺乏防範戒心下,恐被中共的國家資本主義輕易攻陷;加上中國軍事擴張對全球安全序的威脅,以及專制獨裁對人權與自由的迫害,那樣的中國一旦崛起,勢必成為人類文明的浩劫。因此,美國隊與中國隊之爭,不但是經貿利益之爭,更重要的是,文明對抗野蠻的道德戰爭,選邊站是必然的。尤其台灣,即便面臨人命關天的防疫關頭,中國依然打壓封鎖台灣,嘴巴上說的是「血脈相連的同胞愛」,其實只是想要吞併這塊土地,徹底暴露出中共泯滅人性的殘暴本質。換言之,中共政權是台灣的生存大敵,選擇加入美國隊,乃是台灣確保經濟繁榮、民主自由與價值觀的聖戰。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