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星期專論》台灣的飛彈應該瞄準北京?

多年來,中國的宣傳機器不斷放送人民解放軍部隊對台灣發動攻擊的影片。即使是在承平時期,全中國(和台灣)的觀眾仍不時受到暴力影像的無端騷擾。在某一段這類影片中,中國的坦克和士兵演練對一座酷似台北總統府的大型模型發動突襲。另外一段影片,則是大批飛彈轟炸台灣某座機場的電腦合成畫面,彈如雨下摧毀了停機坪上的一排F-16戰鬥機。還有另外一段影片,中國的化學兵部隊在一座佈滿台灣廣告看板的訓練設施中,舉行實彈演習。

中國武嚇 美台不應視若無睹

中國共產黨的媒體恫嚇伎倆,向來都有龐大的軍事機器為後盾。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咄咄逼人的反台言論,並加強封鎖台灣的外交空間後,這種威嚇手段看來更為可信。整體而言,中國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顛覆台灣海峽的穩定。這個地區正迅速成為地球上最可能爆發衝突的火藥庫,而且情況還可能進一步惡化。

面對前述威脅,美國和中華民國(台灣)政府仍未秣馬厲兵、嚴陣以待。雖然美台兩國的民主夥伴關係在過去兩年來已有長足進步,卻仍落後於快速變遷的現實發展。北京已經快跑搶在前頭,華府和台北卻才蹣跚起步。

不過,傳統戰區飛彈或許可以扭轉乾坤。美國國防部最近測試了兩種武器的原型,一種是陸射巡弋飛彈,一種是陸射彈道飛彈, 似乎都是為了協防台灣、抵禦中國入侵量身訂做。未來幾年,美軍有可能將其部署到太平洋地區,或許有助於反制以近兩千枚戰區飛彈瞄準台灣、沖繩和關島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而在台灣方面,也悄悄地研發了少量攻擊範圍可深入中國內陸的雄風-2E陸射巡弋飛彈。中華民國國軍可能部署數十枚、甚至數百枚這種機動式飛彈。國軍還可能陸續推出更多新式武器,包括射程可達北京的長程匿蹤飛彈。

台灣軍方似乎已經摸索出延增彈道飛彈與制導型多管火箭系統射程所需的工程技術,讓國人大為驚艷。事實上,這種能力或許刻意深藏不露,準備在敵人膽敢入侵時發揮震懾效果。

中國恐煽動輿論 破壞美台防禦力

當然,中共也有反制美台兩軍飛彈威脅的對策。中國外交官和影響力代理人將會指控美國和台灣主動挑釁,引發軍備競賽,破壞區域穩定。他們將會聲稱,傳統飛彈與搭載核彈頭的飛彈無法區別,對中國國土的任何攻擊行動,都可能會導致不成比例的強烈反擊。

中國將會嘗試影響亞太地區的公共輿論,利用飛彈議題離間美國及其盟邦的關係。每次美國部署新的飛彈陣地,就會引發當地民眾的抗議和示威遊行。前蘇聯便很善於操弄全球軍備管制社群為其利益服務。中共也將如法炮製。

與此同時,中國人民解放軍也會持續將外太空和網路空間快速武器化。中國將威脅摧毀美國和台灣飛彈賴以瞄準的感測系統。畢竟,飛彈無法擊中看不見的目標。因此,人民解放軍正投注鉅資發展電子作戰能力,並利用商業掩護機構在全球電腦系統中植入惡意硬體。

因此,美國和台灣政府可能會發現,確實有必要開設陸射型攻陸飛彈的公共教育課程。倘若美台雙方都對新式飛彈的研發目的保持沉默,中共勢必會搶佔輿論真空,在公共領域散播虛假訊息,破壞美台兩軍攸關生死的防禦能力。北京很清楚,只要在民主國家煽動公眾輿論的反對意見,任何戰略往往都無法行久致遠。

最需要釐清的一點,是五角大廈和台灣的新式飛彈將鎖定(及不會鎖定)何種目標。我們可以從人民解放軍的教戰守則中得知,一旦兩岸開戰,解放軍將以飛彈和炸彈攻擊台灣平民,造成嚴重傷亡。搞清楚,美國和台灣永遠不會以殺害中國人民做為報復手段。歷史證明,轟炸平民百姓不僅有違道德,也不會讓對手屈服。中國人民沒有投票權,是那些在習近平主席領導下非經選舉產生的中共高層,才應該為中國的政策和行動負責。

那麼,我們應該可以提問,一旦與中國開戰,合法正當的攻擊目標是什麼?是否包括政治目標,例如北京中南海的中共高層辦公處所和居所?還是應該侷限於涉及對美台兩軍執行攻擊任務的解放軍戰區軍事基地?這類目標可能包括解放軍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空軍機場跑道、海軍軍港、飛彈發射陣地、兩棲部隊集結區,以及台灣對面的直升機基地。

飛彈避免傷平民 才能樹立正當性

還有,美國和台灣的飛彈部隊是否應該瞄準中國的基礎設施?只要精準細選中國的部分供電網絡予以癱瘓,即可遏止解放軍的攻勢。這種性質的目標,可能包括發電廠、橋樑、鐵路機廠、隧道、電信網路節點,以及物流倉庫。不過,攻擊這類目標的風險很高。美台兩軍必須盡量避免傷及平民,才能為行使武力樹立正當性。

由於中國大陸有太多可能的攻擊目標,美國和台灣軍方是否應該就彼此設定的目標進行交流,並提出分工計畫?此舉在軍事上勢必頗為敏感,而在美台兩國沒有正常外交關係的情況下,在政治上也會有很多困難。

防務交流 探討目標鎖定優先順序

防務交流可以協助美台兩軍探討目標鎖定的優先順序。並非所有目標都可以等量齊觀,第二和第三級效應必須深思熟慮,謹慎推敲。例如,在入侵台灣的戰情推演中,什麼地方是解放軍的重心所在?在封鎖行動中應有哪些作為?必須發射多少飛彈攻擊所有優先目標?還有,倘若飛彈攻擊的重要目標勢必會造成非戰鬥人員的傷亡,應該如何抉擇?可達成相同作戰目標的迂迴方案是否存在?

此外,時間永遠都是戰略規劃的關鍵要素,而且可能正在一點一滴地流失。華府和台北的官員能夠愈早料敵於機先,就能夠有更多時間未雨綢繆,阻止衝突爆發。

中共似乎有意讓中國的電視戰爭遊戲融入真實生活,我們不應對此視若無睹。維護和平的最佳方案,應該是展示可以讓北京的政治領導人,以及戰場上的人民解放軍坐立難安的實力與意願。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星期專論─易思安

(作者易思安為美國智庫「2049計畫室」研究員、《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