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藍祖蔚看《時光の手箱》 豪門小女傭夾身不台不日大時代

舞台劇《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圍繞著「家」的概念。(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藍祖蔚

女傭阿春(左)陪著顏家太太適應台灣生活,反而在原生家庭缺席了,小人物在大時代的困窘成舞台劇亮點。(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戰爭常開世人玩笑,人生遇上戰爭,肯定荒腔走板,悲劇收場居多,就算劫後餘生,也都傷痕累累。

台灣五大家族中的基隆顏家曾在日人庇蔭下,取得金礦、煤礦開採特許,快速累積家業,號稱「炭王金霸」,顏家的「陋園」從大門走到主房還要走一公里路,可見氣派。1945年日本戰敗,曾經加入日本國民義勇軍的顏家第三代顏惠民,人生頓成笑話,過去的信仰一夕崩盤,他以戰勝國民的身分告別殘破的日本,回到台灣卻直擊了228事件後的台灣亂世。

舞台劇《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緣起於顏惠民女兒一青妙的孝思,她用筆寫下父親的失序人生,也鮮活描繪了母親一青和枝的精湛廚藝。這對夫妻其實就是時代戰亂的受害人,顏惠民想做日本人,但卻始終做不成,然後也無力承接與振興家族事業,最終黯然老死日本;從沒想過要做台灣人的和枝則是再怎麼努力,也得不到公婆的認可。他們就像被命運卡住的夾縫人,慘遭時代戲弄的無奈與失落,前晚終於搬上了舞台,謝幕時一青妙幾度淚崩,做人子女的孺慕孝思,能夠做到如此燈火輝煌,已經很不容易了。

身在顏家 心繫礦坑家人安危

舞台劇根據真人實事改編,但是編劇詹傑不只專注豪門心事,他另有暗手扶襯,雕刻出另類的時代容顏。他給予顏家女傭阿春極重戲分:一旦聽見老爺顏欽賢使喚時,阿春一定快聲應答,那是豪門的森嚴家規,雖然她也會犯錯,把心臟藥拿成了正露丸;然後,她還得適時教授台語,幫助水土不服的和枝早一點了解及融入台灣文化。只不過,詹傑真正的神來一筆卻在阿春的背影上,每回起風時,她都會突然安靜,專注聆聽著山那頭的聲音,因為只要礦坑塌了,就會起風,聽見風的聲音,或許就能知道有沒有人逃了出來…。她的背影訴說著礦工家屬最卑微的心聲,而且阿春為了照顧顏家人搞到自己家庭失和,更是小人物在豪門夾縫中不會有人關切的真實際遇。有了阿春,全劇的凹凸光影就更加立體了。

至於和枝的舊情人臼倉角色,表面上是要凸顯和枝心事無人說的寂寞,但是也只有面對臼倉的追問,才讓和枝說出:「如果人生再來一次,我還是願意陪他走過這些。」青春無悔,不正是亂世兒女最素樸的愛情宣言?

顏惠民是一青妙的阿爸,也是她的卡桑,顏惠民兩頭落空的時代悲劇,很多台灣人不是完全無知,就是視而不見或者避而不談,《時光の手箱》的特殊性與重要性,就是揭開了那個時代的面紗,台灣史的舞台春秋才正要開始。

《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

場次:3月9日14:30/19:30

3月10日14:30

地點:城市舞台 台北市八德路三段25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