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全面真軍》不公開、不透明、也不純白的柯文哲團隊

此次張益贍的負面新聞,一把掀開了覆蓋在柯文哲團隊上,向來標榜「清廉、公開、透明、不酬庸」的遮羞布,露出了柯文哲用人唯私、安插親信、黨政事務不分的真相,也曝露了所謂的「白色力量」不過是一場騙局。

全面真軍

近日蔡宜芳與張益贍的負面新聞引來許多討論,真軍不是道德魔人,所以無意針對他們的私領域事務多加評論,但從這個事件中,民眾黨,或者說是柯文哲的處理方式,我們所看到的是:此次張益贍的負面新聞,一把掀開了覆蓋在柯文哲團隊上,向來標榜「清廉、公開、透明、不酬庸」的遮羞布,露出了柯文哲用人唯私、安插親信、黨政事務不分的真相,也曝露了所謂的「白色力量」不過是一場騙局。

文基會副首的酬庸本質

張益贍原在台北市政府出任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一職,據報載月薪逾14萬元。早在2018年的時候台北市議員許淑華就曾質疑,文基會為何要多增設一個副執行長的職務來安插張益贍,從文基會捐助章程第3條,此職務需要能夠對「文化藝術活動、文化創意產業、國際文化交流、文化資產維護」有幫助的人士,而從張益贍的學經歷等背景,我們都無法將他與文化之間產生關聯,再者,對於財務、法律、會計、人事行政等其他主管職可能具備的素養,也看不出張益贍長於何者。張益贍究竟何德何能,能夠讓柯文哲把文基會副首一職虛位以待,除了酬庸之外,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了。

張益贍原在台北市政府出任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一職,據報載月薪逾14萬元。(資料照)

張益贍在文基會的「豐功偉業」

而獲柯文哲青眼有加,出任文基會一職的張益贍,是否沒有辜負市長的隆寵呢?我們同樣從2018年許淑華議員的質詢可知,在柯文哲上任以後,文基會暴增82名員工,漲幅48%,人事預算高達兩億元。而在文基會的委託案當中,竟有高達四億元的計畫是透過以不同名目拆包委託廠商,而未經過公開招標的。若稍有採購經驗者應該不難得知,若出現上述大量拆標、同類廠商得標的情形,就應該要檢視這些標案的合理性以及內部是否有上下其手的情事。而這些事情張益贍交代了嗎?柯文哲交代了嗎?我們必須遺憾地表示,這些事情在2018年柯文哲聲勢看漲的情況下,被社群媒體上眾多的「臺北好朋友」們以「民進黨黑柯」、「議員黑柯」草草帶過了,但此刻看來,如此之大的預算黑洞,仍然讓人細思極恐。

若不考慮上述的預算問題,張益贍在出任文基會副執行長期間,是否恪忠職守、戮力奉公呢?答案顯然也是否定的,怎麼說呢?首先,在張益贍任職文基會期間,他也同時兼任民眾黨籌設要角、民眾黨中央委員,以及蔡宜芳的保母導師等職務,這些職務都要佔去不少時間,而張益贍在身兼數職的情況下,是否有因私廢公的情形呢?若我們就此事件中,媒體報導張益贍的一日行程時間表與畫面,明顯可以得知張益贍在辦公時間內卻有著各式各樣的私人活動。這樣一個不具專業、毫無建樹,又私務遠重於公務的人,絕非適任文基會副首的適任人選。當然,一向主張公開透明的柯文哲或他的團隊若對此有異議,也可以拿出張益贍在文基會工作時的上下班紀錄以茲證明,但我想柯團隊不會這麼做的,因為在他們心中,這件事情,或者說這個人已經被「處理」了。

在張益贍任職文基會期間,他也同時兼任民眾黨籌設要角、民眾黨中央委員,以及蔡宜芳(中)的保母導師等職務,這些職務都要佔去不少時間,而張益贍在身兼數職的情況下,是否有因私廢公的情形呢?(資料照)

柯團隊中的「張益贍」們

在柯市府,或是民眾黨中,像張益贍這樣的人物多嗎?且讓我們來回顧幾位經典人物。

一、柯文哲的網路(PTT)大將邱昱凱,在2015年9月的時候被爆出替朋友關說替代役,當時他馬上請辭,演出一齣看似柯文哲揮淚斬馬謖的情節。但在同年11月邱昱凱馬上回鍋出任公民參與委員會委員,或許是要教導公民參與喬兵役吧!而在2018年市長選舉,邱昱凱為柯文哲網路操盤,選後就堂而皇之地出任悠遊卡公司的特助。一個喬兵役專員,只因鞍前馬後便能搖身一變成為特助,這就是柯文哲。

二、柯文哲的市府顧問劉嘉仁,他的學經歷除了曾是柯文哲閨密聯醫院長的愛將外,並無任何特殊性。而最耐人尋味的是,在這位被爆料性騷擾柯文哲另外一位愛將黃瀞瑩後隨即請辭。隨即回到了聯合醫院擔任機要秘書,彷彿把聯合醫院當成聯合資源回收中心一般。這種種看來荒謬的人事任命,實則就是柯為了安撫麾下,所作的「酬庸」任命而已。

柯文哲的市府顧問劉嘉仁(中),他的學經歷除了曾是柯文哲閨密聯醫院長的愛將外,並無任何特殊性。而最耐人尋味的是,在這位被爆料性騷擾柯文哲另外一位愛將黃瀞瑩後隨即請辭。(資料照)

三、台北捷運公司董事長李文宗,大同大學電機系畢業,擔任過「某科技業老闆」,但是對於交通、對於捷運,他可說是一無所知,為什麼他能當北捷董事長,因為他是柯文哲的超級好朋友、前辦公室主任。這就是柯文哲標榜的專業用人。

四、台北畜產公司總經理姚量議,相信這位的回鍋之路,大家也以從周刊報導中猶如宮鬥大戲的各種職場霸凌及鬥爭看到了,這些都是柯團隊中的「張益贍」,也都可以看到柯文哲所謂的「用人唯才」。

五、近日在臉書為柯文哲頻頻叫屈、各種怒罵的陳思宇跟林珍羽,前者所有的經歷都來自柯市府職務,甚至從機要秘書華麗轉身成為局長;而林珍羽無經歷及專業,更是從民眾黨發言人一瞬間即將成為市府發言人,這兩位到底是有怎麼樣的特殊能力呢?原來是他們有著一個友善柯文哲的議員好爸爸,專業靠打拼,但父母天注定,我想大家也不要太忌妒。

奇妙的危機處理

在這件事件中,蔡壁如被記者採訪時,臉上真誠的笑容,散發出一股真心的喜悅,好像中了樂透一樣。他的發言諸如:「我不曉得欸,唉,我昨天半夜看到宜芳跟益贍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講什麼,我想說宜芳水水啊(笑)」、「這個保母太盡責了啦(燦笑)」。不但沒有成功滅火,反而讓火燒得更大。到底是天然呆還是看到不喜歡的人出事而難掩笑意,我想明眼人,或是柯文哲自己應該很清楚。

在這件事件中,蔡壁如(中)被記者採訪時,臉上真誠的笑容,散發出一股真心的喜悅,好像中了樂透一樣。(資料照)

而民眾黨的處理方式呢?從張益贍火速請辭文基會職務,民眾黨開除張益贍黨籍的手段,表面看似是止血。但開除黨籍的理由竟是張與他黨私通,影響形象,這也完全證實了王浩宇所說,在2020選舉期間,民眾黨(至少是中央委員張益贍)曾經多次找王浩宇討論一些欺騙選民策略的爆料官。而從民眾黨黨規來看這次的火速開除也沒有經過合理的調查程序、陳述意見。說好的柔性政黨形象顯然破功,我們只看到一個以柯文哲一人意識為主的法西斯政黨,誰惹柯文哲不高興,不需調查,立馬走人,跟幫派的差別,只差沒有三刀六個洞而已。

總結來說,這次事件再一次的揭露了柯文哲的本質:不但不公開、不透明、也絕對沒有一絲一毫的白色。聽柯文哲話的人,可以享受各種的破格任用,甚至是由黑漂白;而得罪柯文哲的人,就不用經過任何程序,馬上讓你消失。

總結來說,這次事件再一次的揭露了柯文哲的本質:不但不公開、不透明、也絕對沒有一絲一毫的白色。(資料照)

柯文哲的公開透明只是當年那群化妝師所製造的假象,而懂得也願意幫這種人化妝的人,顯然是一丘之貉,張益贍就是一個已經露出馬腳的例子。被騙子騙並不丟臉的事情,但是為了裝作自己沒有被騙,還自我催眠,甚至跟著騙子一起騙人才令人可恥。柯文哲的為人處事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新聞讓我們看到新的下限,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讓你成為一個柯黑,只是希望讀者能夠好好想想,不要成為詐騙集團的幫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