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川普藉美中貿易協議鞏固基本盤

川普上任以來,在對中戰略上採取兩面手法。一是試圖營造對中政策的「典範移轉」,一方面批評過去美國對中「交往政策」失敗,另一方面則是全面性地視中國為對手和敵人,在軍事、科技、經貿各層面展開制衡。但如此的大戰略也受到川普連任選情的影響,致使在貿易協議的談判過程,出現策略的調整。川普也從最初對北京的嚴詞施壓,轉為先求取中國象徵性的讓步與開放,以及承諾對美進行大額的採購,讓川普可以向選民「邀功」。

托克維爾

一如預期,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於15日簽署,美國總統川普得意洋洋地在白宮舉行記者會,在中國談判代表、也是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面前,暢談這項偉大成就。

川普表示美國跨出是與中國間前所未有的一步,將確保兩國進行「公平和互惠貿易」。他強調協議中包含重大和完全能夠實行的承諾,包括要強力保護智慧財產,中方誓言會採取行動打擊仿冒品,而對匯率貶值也將有強有力限制。川普更展現他在談判過程中的優勢,重申維持關稅不變是因為美方需要與中國談判的籌碼,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後,將盡快展開第二階段談判,一旦完成談判並簽署協議,就將取消加徵的關稅。

伴隨打了一年半的美中貿易戰,這項階段性協議的協商過程,充份展現川普交易性格,以及他如何將如此象徵性的協議轉化成連任競選的利多訴求。面對民主黨來勢洶洶的彈劾壓力,川普的首要選戰策略就是鞏固基本盤,尤其是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結果的關鍵搖擺州。美國總統大選的遊戲規則是採取「勝者全拿」以及「總統選舉人團」制度,也就是誰能在一個州贏得較多普選票,就能囊括該州所有依照人口比例選出的「總統選舉人」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在全國普選票輸給民主黨的希拉蕊,卻在關鍵的搖擺州險勝,因而拿下較多「總統選舉人」票而當選,就是如此特殊的選舉制度下的結果。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於15日簽署,美國總統川普得意洋洋地在白宮舉行記者會,在中國談判代表、也是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面前,暢談這項偉大成就。(EPA)

就在這份協議簽署之前一週,川普早就在俄亥俄州的選舉造勢場合上,開始進行選戰話語權的設定。川普向美國農業州選民大聲疾呼,他們才是這場美中貿易戰的最大贏家。川普特別舉出協議中最容易讓選民瞭解的數字,就是在未來兩年內,中國將增加對美商品採購,總額達2000億美元,內容包括農產品、能源與服務。

對於普羅大眾選民而言,對這份貿易協議的細部內容和「政治眉角」並不清楚,但從川普口中說出北京承諾向美國購買2000億美元產品的訊息,就簡單而清楚。川普還加碼自吹自擂,強調中方做出重大讓步之後,美方並未以取消向中國輸美產品關稅作為籌碼,代表他在這場談判既讓中國低頭,自己也站穩勝利者的地位。也難怪有玉米和黃豆的美國農民,大讚川普面對中國對美國的偷拐搶騙,不僅能夠捍衛農民利益,還能教訓北京。如此來自選民對領導人的「奇檬子效應」,和台灣總統蔡英文以「辣台妹」形象對抗中國施壓,有效的區隔與韓國瑜的模糊與「傾中」態度,進而贏得連任的效果雷同。

也因為川普強勢地為這項政績定調是「巨大的勝利」,讓選民忘了他背後的戰略調整。如果記憶猶新,最早川普對北京採取相當高的姿態,甚至揚言他要的是完整且絕不讓步的協議,不會達成階段性的協議。但政治現實讓他不得不調整對中國的談判步調與策略。其中最具關鍵性的因素,除了對手習近平在短期內也不會在敏感性的「結構性改革」議題上有所退讓之外,就是川普最仗恃的談判武器—美國經濟也開始走下坡。

去年上半年美國經濟的確表現強勁,失業率也屢屢創下半世紀以來的新低。川普也是以「經濟牌」作為開啟美中貿易戰的本錢,同時上綱到美國對中戰略必須進行全盤翻新的論戰。但隨著華府與北京之間互相以提高對彼此進口商品關稅,以及中國刻意報復川普鐵票區的農業州,美國經濟從去年後半年也開始失去成長動力。無論從投資、出口以及上市企業盈餘成長率等數字都出現減緩跡象,股匯市表現也受到貿易戰而出現上下波動。

川普特別舉出協議中最容易讓選民瞭解的數字,就是在未來兩年內,中國將增加對美商品採購,總額達2000億美元,內容包括農產品、能源與服務。(AFP)

再加上美國迄今針對總值3,7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仍然課徵7.5%到25%不等的關稅,也造成美國民眾在購買部分中國進口商品時,物價的上漲。去年12月中旬,川普政府原本還向包括手機、筆電、電玩等中國商品課徵關稅,但就在傳出可能與北京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的消息之後,迅速喊卡,也化解美國內部壓力。因為這些商品一旦也被課徵關稅,勢必造成美國民眾購買時感受到價格上漲,對川普選情也有衝擊。更遑論中國目前也維持對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關稅 因此15日的這項第一階段協議,讓飽受內部壓力的川普和習近平都有暫時喘息的下台階。但協議中針對美方最關切的知慧財產權保護以及防止強迫技術轉移兩大議題方面,北京僅承諾建立更完善的法律保障,同時逐步減輕在中國投資的外國公司的壓力,讓它們不必以「用技術換市場准入」,被迫轉移自身技術。

固然協議也建立爭端解決機制,由雙方建立貿易框架小組以及評估與爭端解決辦事處,來檢視協議執行成果,但如此象徵性的共識仍無法確保中國能夠具體執行。這點也必然成為民主黨對川普抨擊的重點,聚焦在川普只敢對北京虛張聲勢,結果只要到一紙象徵性的協議,無法確保中國能夠忠實履行。

美國迄今針對總值3,7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仍然課徵7.5%到25%不等的關稅,也造成美國民眾在購買部分中國進口商品時,物價的上漲。去年12月中旬,川普政府原本還向包括手機、筆電、電玩等中國商品課徵關稅,但就在傳出可能與北京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的消息之後,迅速喊卡,也化解美國內部壓力。(AP)

川普上任以來,在對中戰略上採取兩面手法。一是試圖營造對中政策的「典範移轉」,一方面批評過去美國對中「交往政策」失敗,另一方面則是全面性地視中國為對手和敵人,在軍事、科技、經貿各層面展開制衡。但如此的大戰略也受到川普連任選情的影響,致使在貿易協議的談判過程,出現策略的調整。川普也從最初對北京的嚴詞施壓,轉為先求取中國象徵性的讓步與開放,以及承諾對美進行大額的採購,讓川普可以向選民「邀功」。

對於習近平而言,他同樣面臨內外部壓力,包括中國經濟緩成長的內部壓力,再加上香港「反送中」運動上升為反中示威,台灣蔡英文政府高票連任,以及全球對於中國「銳實力」的警戒提高、「一帶一路」計劃出現質疑與反撲。能夠與川普在貿易戰上暫時休兵,符合習近平「以拖待變」的戰略。

只不過這場美中兩強的角力,不會因為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簽署就歇息,反而可能延伸到其他軍事、安全與科技領域。如果11月川普連任成功,那才是習近平更大夢魘的開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