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鬼王來鬼扯》台灣咖啡產業番外篇:台灣咖啡之鶯鶯燕燕(一)

情色咖啡館於日本本土發展出來後,當然也會順理成章地飄洋過海來到台灣。1934年台北著名的咖啡館即以超過30家,其中較為著名的包括「紅雀」、「銀鳥」、「美人」、「悅女締女」、「紅蘭美人座」、「牡丹」等。稍有概念的人也知道,這些店名聽起來就不像是正常的文青咖啡店會取的名字。醉翁之意不在酒,去這些咖啡館的男人,真正的目的也不是品嚐咖啡。

鬼王

日本是個很神奇的民族,整天鞠躬來鞠躬去,表面上看起來彬彬有禮,但卻能創造出全世界最大最發達與最先進的AV產業。許多在別的國家一點也沒啥特色的正經生意,卻都能被日本搞成風俗業。大家都知道,男人上酒店可以叫小姐陪酒,去舞廳可以找舞小姐陪舞,唱KTV可以叫傳播來陪唱陪嗨。但即便是充滿文藝性與哲學性的咖啡,日本人都可以搞成連喝咖啡也能叫小姐坐檯的型態。

咖啡館究竟要賣什麼樣的飲料與食物?除了必定有賣咖啡以外,其他要賣啥並沒有個定數。現今有些咖啡館只提供飲料與簡單的輕食,但有些咖啡館還會有簡餐。同樣的,一百多年前當咖啡館引進至日本與台灣時,也不可能就將歐洲的模式照單全收。移植到東方的咖啡館不僅要配合在地化的脈絡,更重要的是,有時候還會創造出另類的樣態。雖然咖啡館一開始販賣的是優雅的氣質,但在日本、台灣則又冒出與其迥異的「情色咖啡館」。

話說1888年開設的「可否茶館」是日本第一家咖啡館,但細心的讀者應該不能發現,店名用的是「茶館」,不是「咖啡館」。為何用「茶館」一詞呢?其實不難理解。因為咖啡館(Café)是歐洲的產物,日本根本沒有這玩意,也沒有這樣的詞彙。若用茶館作為店名,一般人可能還比較理解,至少知道這是可以坐下來喝飲料吃點心的地方,所以後來日本許多咖啡館用的名稱都是「喫茶店」。

咖啡館(Café)是歐洲的產物,若用茶館作為店名,一般人可能還比較理解,至少知道這是可以坐下來喝飲料吃點心的地方,所以後來日本許多咖啡館用的名稱都是「喫茶店」。(圖:網路)

喫茶店的餐飲雖然已向日人推崇的西化飲食邁進了一大步,但有些店卻希望以更濃郁的歐式風格來區隔傳統的喫茶店,因此店名則直接將用Café一詞,或直譯為「カフェ」。但除了在店名與裝潢上做文章以外,有些咖啡館甚至會提供酒精飲料。此外,大家都知道,日本人一直是全世界最擅長創造各種詭異神妙之情色活動的民族,某些咖啡館還會聘用漂亮的服務生妹妹,客人來喝咖啡時,服務生則會坐下來陪您一起喝咖啡聊是非,而從事此類工作的女性,被稱為「女給」。簡單來說,這就是有小姐坐檯的情色咖啡館。

情色咖啡館於日本本土發展出來後,當然也會順理成章地飄洋過海來到台灣。1934年台北著名的咖啡館即以超過30家,其中較為著名的包括「紅雀」、「銀鳥」、「美人」、「悅女締女」、「紅蘭美人座」、「牡丹」等。稍有概念的人也知道,這些店名聽起來就不像是正常的文青咖啡店會取的名字。醉翁之意不在酒,去這些咖啡館的男人,真正的目的也不是品嚐咖啡。

男人去情色咖啡館當然是尋求片刻的風花雪月,希望在與女給的互動中找到戀愛的感覺。基本上女給是賣笑不賣身的,頂多就是陪坐在身旁,陪客人喝咖啡聊天,或許會有些若有似無的肢體接觸,但也是點到為止。女給的收入來源有可能是店家給予的底薪,但更多應該是客人消費的抽成。此外,客人為了追求女給,有時也會送些禮物。當然,這都要看女給自己本身的手腕。至於客人是否會與女給發生性關係,這都是場外交易的問題,並非女給原先的工作範圍。

獅子咖啡館的女服務生。(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鬼王在此必須順帶一提的是,近年來許多人想要幫「女給」翻案,強調女給是一種特殊的存在,部分有女給的咖啡店還是「文人的高級社交場合」,重新「浪漫化」女給的角色。這些人總愛強調,女給不是娼妓,他們並不販賣肉體。女給標榜的是「追求自己的戀愛,追求男女平等。把自己包裝得摩登,與過去畫分」。所以,「女給販賣的,是一個關於自由戀愛的意淫感受,陪客人聊天,甚至吟詩作對」,他們是特殊時代脈絡下的特殊產物,如果把他們當成戰後的酒店、摸摸茶的前身,就無法弄懂這種特殊的存在。

鬼王想強調的是,這群人顯然根本沒有搞懂「合法娼妓」和「女陪侍」的差異,前者可進行合法性交易,這樣的人不管是戰前或戰後都存在,也就是俗稱的「公娼」(直到阿扁廢娼才取消)。不管是日治時代咖啡館的女給,或是當時的料理亭或茶室的女陪侍,他們都不能進行合法的性交易,他們也同樣都販賣著曖昧的感受。同樣的,戰後存在於酒店、舞廳、咖啡館、茶室內的小姐,他們於法律上也不能進行性交易行為。不管你是去南京東路上最高級的八樓援助失學少女,或是去南部鄉間最簡陋的越南店進行國民外交,裡面的小姐於本業上頂多就是陪你唱歌聊天喝酒擲骰子。他們同樣跟日治時期的女給一樣,會與跟客人搞曖昧,跟客人撒嬌買禮物。

當然,這群浪漫化女給的人或許會反駁說,日治時期有些女給咖啡館還是高級的文人社交場所哩!拜託喔,戰後一堆高級招待所不也是有小姐作陪,同時也是高級的政商社交場所嗎?!

不管是日治時代咖啡館的女給,或是當時的料理亭或茶室的女陪侍,都不能進行合法的性交易,他們也同樣都販賣著曖昧的感受。(圖:網路)

簡單來說,女給就是女陪侍,幹的就是坐檯的業務。他們如同酒店、摸摸茶的小姐一樣,按規定不能進行性交易,但販賣的也都是曖昧的情色感受,無須刻意浪漫化。此種情色咖啡館文化於1930年代達到顛峰,但當時台北市也出現許多可供男人玩樂的情慾遊憩場所,所以情色咖啡館只能被視為整體情色產業的一部份。曾有人說,咖啡館以及女給文化於1930末期逐遍被喫茶店清新的氛圍取代,因而沒落。但我們不得不指出的是,1940年代開始日本就陷入戰爭的泥沼,整個國家社會管制越來越嚴格。於此狀況下,情色產業沒落只是剛好而已,不太可能是因為喫茶店清新的氛圍勝出所致。1943年總督府甚至明令禁止女給行業。

戰爭雖然造成情色咖啡館的式微,但男人的本性是不會因為戰爭而改變的。從戰後開始,情色咖啡館又再度死灰復燃。而此種坐檯的模式不但存在於酒店、咖啡館、茶室內,居然連非都會地區的冰果室女服務生也能陪客人坐台。當時報刊社論就批評:「像現在這樣,喝一杯咖啡,就置身於人肉市場;吃一盤刨冰,女招待就走過來坐到你的大腿上,而且窮鄉僻壤都有這種生意,實在是不成話說」。

衛道人士的批評不難理解。1950年代初期的兩岸局勢可說是非常緊張,當時政府隨時要準備反攻大陸,對於經濟活動的管制極為嚴厲。1952年八月,政府頒佈了〈戰時生活節約運動實施辦法〉,除了要求日常服裝儉樸、減少公私宴會、節約餐點,更嚴格限制酒樓、咖啡館的開設。此外,政府為節約外匯,更將咖啡列為「奢侈品」,關稅高達120%。由於咖啡館於日治時期就帶有情色性質,所以戰後政府便將咖啡館列為特種營業場所,屬於「特種咖啡茶室業」,營業稅也比一般行業高出許多。但值得注意的是,當時法令對「特種咖啡茶室業」的定義為:「只提供場所,備有服務生陪侍,供應飲料之營利事業」。換句話說,咖啡館提供坐檯小姐服務是合法的營業行為。因此,儘管衛道人士難以容忍情色咖啡館的存在,卻也拿它沒輒。

咖啡館被列為特種營業的問題,後來也困擾許多真正的「純」咖啡業者。由於早期就將咖啡館、咖啡廳列為特種營業,而特種營業的稅率很高、要繳的錢很多,導致那些只想賣純咖啡、根本不想牽涉色情營業的人,就真覺得自己很衰,辦理營業登記時只好將營業項目登記為「冰果店」。合法的咖啡店一定是有在做黑的,但不想做黑的,只能變成掛羊頭賣狗肉的冰果室了。(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