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hinac》《青春豬頭少年》-又哭又笑又煩惱,致在藤澤的青春(二)

《青春豬頭少年》故事有著舒服的青春氣息,但造訪主要故事背景湘南海岸的這天時不時驟雨,停歇時大地也因此蒙上了一層灰,從未在江之島淋過雨,居然遇到兩次壞天氣,不禁對在《青春豬頭少年》場景探訪時的運氣感到無奈,但或許是支持的女孩在故事中沒能有理想結局,上蒼希望透過這樣的天氣來提示她的心情吧。

hinac

續上篇

雖說溝口凱吉(溝口ケージ)的畫風以及動畫改編後的色彩皆是清亮出色,讓《青春豬頭少年》故事有著舒服的青春氣息,但造訪主要故事背景湘南海岸的這天時不時驟雨,停歇時大地也因此蒙上了一層灰,讓人就算沒有思春期症候群的煩惱,也只能仰天長嘆人生總有起落。

《青春豬頭少年》主人翁們就讀的「峰ヶ原高校」原型「七里ヶ浜高校」就在離江之島電鐵的「七里ヶ浜」車站不用一百步的距離。我在雨勢方歇後走出車站,到校門口用相機紀錄了校門的影像後,往不過一百公尺外的湘南海邊走去。那路口的便利商店便是琴美求助咲太的地方,造訪時是霜月寒天,便利商店的暖氣讓身體恢復了一絲生機。走下階梯來到海邊,麻衣被母親當空氣、朋繪與咲太漫步、翔子與咲太相遇,還有楓與大家一起前往的海邊,就是這裡了。被雨與潮汐打溼的沙灘只有淒冷而已,冬天探訪主要時節在夏天的故事,套句隔壁棚的《青春奇幻作品》女主角台詞,著實「不愉快爹嘶」。

故事裡面最常出現的海邊,即是離學校咫尺的七里ヶ浜。(圖:作者提供)

從這裡再度折返,搭上往西的列車,直往江之島站而去。麻衣篇的故事大致已畢,大垣是暫時去不了了,但時也命也,那商店街、車站在《聲之形》場景探訪時早已走過幾回,想想也不致遺憾。自江之島站離開,下著微雨的人聲鼎沸商店街雖然沒在故事中出現,但幸運的是,沿路插上了女角們的旗幟(喜歡眾男角的人可能要失望了),因雨打溼的關東旗有些黏在其他物品上,路過的當地人好心的將旗幟拉開協助拍攝,這樣的暖心舉動讓人好生元氣。販賣機則有著麻衣學姐在故事中代言的海報,現實與動畫連動讓人很是佩服與興奮,而販賣機就像存錢筒般,吃下了我阮囊中的零錢們。

江之島地區商店街沿途掛有眾女角的旗幟。(圖:作者提供)

當地的販賣機廣告亦改裝為櫻島麻衣式樣,當然也有賣同款飲料。(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接近海邊後雨勢漸大,不得不後撤以對,但幸好在落雨前,小田急線的車站仍是照計劃收下了,尤其是那個宛如龍宮、被選為關東車站百選之一的「片瀬江ノ島」站,為了2020東京奧運的人潮與建物老舊,再訪時,它已永遠只能從照片中回憶。

雙葉、國見、梓川三人經過車站前,此景已僅能追憶了。(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隔了數月,趁著一次赴日機會再訪。老天依然沒賞臉,但這次不僅為了爬上江之島的最後一哩路,也為了那慶祝劇場版上映的聯名活動。說來令人發噱,聯名活動不是發生在故事中出現的江之島電鐵或小田急線,反而是與首都圈兩線懸臂式單軌之一的「湘南單軌」合作,湘南單軌可是另一部作品《Just Because》的「勢力範圍」呢!

或許現實中的聲勢站在《青春豬頭少年》這邊,又或許單軌也是小田急集團的一員,而其在觀光上比較不受注目,才要刻意推動。無從得知內幕,但有聯名總是令人興奮,趁著赴日的機會來到了大船站,問好了車班,拿出了鐵道迷中「攝鐵」的老本事,看著運行圖擬定著作戰計劃,在又一天的大雨滂沱中,將這次的聯名列車給收入了記憶卡中。

藤澤側的聯名列車車頭掛有牧之原翔子的圖案。(圖:作者提供) 

江之島側的車頭掛有麻衣圖案,該站更有所有女角的立牌展示。(圖:作者提供)

除了車輛,車站的聯名自然也不能錯過,沿線共八個車站的湘南單軌,途中六站的站名牌換成了六位各有篇章的女角色式樣,每站下車均要重新購票,等於逼戲迷購買一日票,只能說這種強迫中獎兼一律平等商法,只有日本人才能縝密規劃吧。終點的江之島站,除了貼有聯名海報外,更在車站告示螢幕中插入了動畫剪輯,並且利用下車專用月台擺放了她們的人形立牌,一字排開的氣勢與難得在非廣告螢幕顯示動畫的舉措,一日票就算買個三五張當贊助我都願意了。

沿線各車站的聯名站名牌。(圖:作者提供)

沿著熟悉的路往江之島走去,旁邊的水族館是朋繪與咲太約會的地方,麻衣也有一幕從陽台眺望,往島上而去的橋邊,則是朋繪幫忙同學找吊飾的場所,天氣好時的景色美不勝收,甚至能從此眺望富士山,但如同首次跋涉般,這時依舊烏雲密佈,從未在江之島淋過雨的我居然遇到兩次壞天氣,不禁對自己在《青春豬頭少年》場景探訪時的運氣感到無奈,但或許是支持的女孩在故事中沒能有理想結局,上蒼希望透過這樣的天氣來提示我她的心情吧。

心中的坎過不去,成為「拉普拉斯的惡魔」的朋繪,讓咲太只能想辦法打破7月18日人生無限重來的困境,而他的作法則是選擇了不同的路。他強勢捨棄了海邊戲水的約定,帶著「偽女友」古賀朋繪走進了戀人的聖地江之島,在祈求戀愛運靈驗的邊津宮,強勢的要求在繪馬上寫下了兩人的名字,最後,在觀景平台上,將那些日子的異常迴圈給戳破,狠狠的拒絕了不願意面對現實的朋繪。我順著故事的順序繞了一圈江之島,氣喘吁吁的來到了平台,獨自面對著灰濛大海,想著哭泣的她,還有時間的巨輪繼續轉動後,滿臉笑容面對咲太的她。

我在近晚沒有多少觀光客逗留的江之島,看著海、吹著風,重疊上自己的人生經驗,想起了一些往事,然後,流下了一點淚。在回程的電車上、在燈紅酒綠的東京街頭,心中的情緒好久好久,不能自己。

邊津宮據說能求到好姻緣,偽戀人的兩人即在此打破迴圈。(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神社境內的姻緣繪馬牆,咲太強勢寫入!(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江之島的觀景平台,古賀篇在(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這裡迎向終點。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