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限時批》川普正面臨「水門案」政治海嘯?!

川普正面臨1970年代的「水門案」的政治海嘯。(美聯社)

辛文

川普正面臨1970年代的「水門案」(Watergate scandal)的政治海嘯!能否躲過這場政治風暴,恐須視美國主流媒體和國安人員能掌握多少確切「通敵」(指俄羅斯)證據而定,但就任不到一個月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確因涉嫌違反美國的羅根法(The Logan Act)而下台;而偏在同時(13日),克里姆林宮卻宣布,俄羅斯總統普廷可望在7月前會晤川普,益發引起美國媒體關注,使接踵而來的質疑聲浪,不斷升高,受到國際高度關切!

像美國《紐約時報》在當地時間14日爆料,川普競選陣營多名人員,在選戰期間曾與俄羅斯情報官員多次聯繫,不過目前還沒有證實雙方聯繫是否為合作干預選情。《紐時》引用掌握到的通聯記錄指出,多名川普陣營親信在選舉期間曾與俄國官員互動頻繁,目前沒有公布名單,僅指出川普競選主席、在烏克蘭擔任政治顧問的曼納福特(Paul Manafort)是通話者其中之一。至於其他名單,美國情報官員不願透露,白宮對此亦拒絕發表評論。曼納福特則已否認此事,他直呼傳聞「很荒謬」。

報導指出,這項通聯記錄在大選期間,雙方的通話時間,與美方發現俄國駭入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時間「不謀而合」。

美國媒體今天也多以尼克森當年「水門案」爆發伊始的態度指向川普,憂恐成川普版的水門案。類如「總統知道些什麼?總統何時知道的?」這兩句是前總統尼克森時代水門案中,家喻戶曉的名言,美國媒體當年就靠著不斷挖掘,找出證據證明尼克森在竊聽民主黨陣營的案件中知情後企圖掩飾調查;如今,這兩個問題已成為上任未滿月的川普政府面臨的政治海嘯!

由於尼克森當年為抵抗調查,開除司法部部長、副部長,曾被喻為「週六夜大屠殺」;川普上任後,司法部代理部長葉茨因拒絕為白宮的難民及旅遊禁令辯護,而遭川普開除,輿論將葉茨的遭遇以尼克森當年的「週六夜大屠殺」相提並論,而弗林和俄國疑涉不法的通聯,正是葉茨通告白宮的。

據華盛頓郵報指出,葉茨是在其他國安事務官員的陪同下,向白宮的法律總顧問麥耿(Donald McGahn)報告相關資訊,麥耿從競選期間就為川普提供法律諮詢,時間點是上個月。

報導說,前總統歐巴馬任期末因俄國駭客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為由,制裁俄羅斯並驅逐35名俄國外交官後,弗林即與俄國駐美國大使有聯繫,談話內容甚至可能觸及美國對俄國的制裁,而這已涉嫌違反美國的羅根法(The Logan Act)。這項法律禁止美國公民私人干涉美國與外國政府間的外交關係。

所謂的羅根法案,肇因於1798年美國和法國關係惡化,法國扣留美國商船,總統亞當斯派特使與法國談判未果,當時賓州州議員喬治.羅根(George Logan)未經授權,以個人身分前往法國協商。儘管協商成功,但羅根此舉卻引發國會反彈,聯邦眾議員葛利斯沃德(Roger Griswold)因而提出羅根法案,獲得佔國會多數的聯邦黨支持,亞當斯於1799130簽署

羅根法案是禁止任何普通公民在未獲政府明確許可下與外國政府談判,儘管他即將成為政府一員。該法規定:「任何美國公民未經政府授權,直接或間接與任何外國政府接觸、通訊或協商任何與美國政府的爭議、且會傷害美國政府的議題,應入監服刑3年以下或予以罰款。」200多年來,該法持續有效,並於1994年進行最新一次修訂,觸犯該法者屬於重罪(felony)。

簡言之,《華盛頓郵報》在9日就已引述通聯記錄,證明弗林確實提過相關敏感話題,還呼籲俄國勿過度反應,待川普上任後,重新檢討制裁內容,弗林卻推託不記得,前後態度、說詞不一。弗林敢冒大不韙不徵得川普允諾莽撞行事嗎?這是美國輿論質疑的焦點之一。再者,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在任期末,曾一再指控俄羅斯藉由駭客入侵,操弄美國總統大選(指控俄羅斯駭客,同時滲透共和與民主兩黨全國委員會的電腦系統,但卻只公布竊自民主黨方面的訊息),認為希拉蕊並未受到公平對待;且祭出制裁手段,包括驅逐35名俄國外交人員和情報人員,並且關閉2棟俄國在美國境內的建築物等。致使美國媒體對類此的質疑不斷升高。

例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評論員葛根(David Gergen),曾見證當年尼克森遭彈劾,就說,他無法想像白宮的法律顧問在知情後不向其他任何人報告,而川普知情,又為什麼仍留弗林在國安顧問的職位上?他更不解的是,弗林曾是國防情報局局長,「任何有此經驗背景的人都知道,在華盛頓的外交官電話都有人監聽的,尤其是俄羅斯」,弗林如此大意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剛卸任的副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歐巴馬時代曾任白宮副國安顧問,他在CNN目上更質疑弗林和俄國的接觸通話,可能有更高層人員的指示。

他認為,如果弗林在川普不知情下就私自和俄國有聯繫,那麼川普在掌控團隊及白宮的運作上就更令人憂心,他更以個人經驗指出,白宮資深幕僚和哪些外國人員接觸、談些什麼,都得寫在每日工作報告上。

換言之,美國當年的主流媒體包括,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對「水門案」能鍥而不捨的追蹤調查報導,就是有「深喉嚨」(情治單位的消息來源,(Deep Throat),得以掌握確切的證據報導(按:33年後的2005年,該名人士的身分被證實為美國聯邦調查局前副局長馬克·費爾特(Mark Felt)。如今類似不滿川普的「深喉嚨」更多(川普就任總統後曾前往CIA等國安單位訪視,並未受到熱情對待),各大主流媒體更是磨刀霍霍!

例如《紐時》今年初更宣佈,將額外投資五百萬美元(約一億五千七百萬台幣),對即將上台的川普政府做更多正確報導,善盡「第四權」監督職責,以洗大選民調及報導不夠精確之恥,重振聲譽!而《華盛頓郵報》亦然,再加上被川普視為不友善的CNN等,看來川普得先全力設法澄清大選諸多不利的傳聞,才能去除各方的疑慮,有利各項政策的推行,並須審慎處理美俄之間的關係,不能被普丁牽著走,像普丁猶不惜將洩密「稜鏡計畫」的愛德華·約瑟夫·斯諾登 Edward Joseph Snowden1983621-)遣返美國示好(這名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職員,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外包技術員,因於20136月在香港將美國國家安全局關於稜鏡計劃監聽項目的秘密文檔披露給了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遭到美國和英國的通緝。201487斯諾登獲得俄羅斯三年的居留許可證。)因為普丁頻與川普的眉來眼去,已讓許多視俄羅斯為「潛在敵人」的美國人厭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