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酸青週記》躋身兩性作家:呂秋遠律師的兩個貢獻

一個40歲沒結婚的女人,到底招誰惹誰,需要三不五時被拿出來鞭。不要說是志玲姊姊了,就連長相距離志玲姐姐約有一光年的主編,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很想大喊:「老娘只不過就是沒結婚而已,為什麼要一直被你們這些男人指指點點?」

范綱皓

前一陣子,我寫了一封私密的公開信給呂秋遠律師,沒想到,告白不成,呂秋遠律師在盛怒之下,把我封鎖了。傷心欲絕之際,我還是透過很多管道,希望能夠繼續拜讀呂秋遠律師的大作。果然心想事成,最近友人便捎來了兩篇,呂秋遠律師的「兩性」潮文。

在這個年代,只要很會寫作文的人,都可以在網路上享受很高的知名度。呂秋遠律師就是其中一例。特別是,他真的好像什麼都略懂,當然他也對兩性很了解,聽說他最近晉升「兩性專家」。不可諱言,我的確對於他的「兩性觀點」感到好奇,也有些不同的意見。

這個年代,只要很會寫作文的人,都可以在網路上享受很高的知名度。呂秋遠律師就是其中一例。特別是,他真的好像什麼都略懂。(圖:網路)

先聲明,我不是針對呂秋遠律師個人,如果他只是個「律師」,我也不特別拿他的文章出來討論。但是他現在有好多專欄,文章的內容應該是可接受公評的吧?

在性別的領域中,永遠別對他人下指導棋

我曾經在一場談論愛情觀的公開演講中,對著所有的聽眾說:「我最討厭兩性作家,這個稱呼,我覺得他們最假掰了。」結果,接在我後面的講者,開頭第一句就以「兩性作家」自居,引起全場哄堂大笑,講者也搞不清楚有什麼好笑的。

我之所以討厭「兩性作家」,是因為在這些作家的世界裡,人只分成兩種,一種叫男人、一種叫女人,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但是,這個世界的情感糾葛、性別議題,從來都不只是男女之間的事情,而是「不同性別」的事情。

一旦世界只剩下「兩性」,就會有女王這種優越女人,整天寫文章教其他女人如何成為優秀的女人,教女人如何當女人。也有一些陰柔的男同志,自認為自己的陰柔特質,可以跟女人同享一套「性別經驗」,於是,他也開始教起女人,如何性解放、如何展現自己、如何學習當一個不被男人馴服的壞女孩。現在,又出現了呂秋遠律師這種中年異性戀男人,用一種「我處理過很多夫妻的民事案件,所以我很懂婚姻」的口吻,來給迷途的芸芸眾生,指點迷津一番。

此話怎講,他在風傳媒的一篇文章,分類寫著「兩性」,標題為:〈選擇「剩」下自己?呂秋遠:單身不婚是因為太忙、太挑又個性太差…〉。一開始,我本來以為是標題殺人,一直提醒自己,不可以人廢言,我便點進去文章,看看內文是不是真的值得一讀。

關於太多兩性專家三不五時就拿大齡未婚女性出來鞭這件事,某大齡單身女性只想說:關你X事!!!(圖:網路)

結果,「我後悔了。」我大叫。

友人突破盲點地說:「你怎麼還會對呂秋遠的文章抱持著期待」。對,我太大膽了,所以我跟呂秋遠律師的文章才一開始,永遠都會是結束。

文章一開頭,我看到他連續用了超多「我們」,「我們太挑了、我們太忙了、我們的條件太好了、我們的條件太差了、我們太膽小了、我們太膽大了、我們的個性太差、我們太難改變、我們太念舊」。第一個讓人翻白眼的念頭就是:「誰跟你,『我們』?為什麼要跟讀者裝熟?」

我們,從來都不一樣。兩性作家特別喜歡用「我們」這兩個字,用來代替「一種集體價值觀」。用「我們」代替全體,就好像代表了社會上一種理所當然、不可撼動的價值觀。可是,從來沒有「我們」,我們不一樣,我們都是一個個自主的個體,就像我一點都無法體會他說的那每一段「單身」的理由。

「我們」其實都是一個個自主的個體,這不是當然的嗎?關於呂律師說的每一段「單身」理由,某大齡未婚女子表示:我。完。全。無。法。體。會!!!(圖:網路)

第二個念頭是:單身又如何?

文章中,他不斷地想要替單身的人,找理由開脫,最後結論是:「感情根本就是自己的事,是自己跟自己的一場戰爭」,既然是自己跟自己的一場戰爭,你又何必從旁下指導棋。很多人看完呂秋遠律師的文章,可能會覺得心有戚戚焉,但那是因為人們總是把單身,看成是一件悲慘的事情。

單身,為什麼不能就只是單身?

當代社會中,人們的親密關係狀態,很多樣也很多元。單身,一樣可以發展各式各樣的親密關係,就如同臉書上的「一言難盡」。感情之所以一言難盡,就暗示著人們的親密關係,不會只有單身或穩定交往的兩種選擇(通常穩定交往的下一步,希望是結婚,若是沒結婚、失戀了,就又會回到單身/死會的循環)。

可是人生,總有很多一言難盡的感情狀態,那說不定也很好。

第三個念頭是:林志玲也太衰了吧?

呂秋遠律師的文章說:「我們的長相比不上林志玲,所以不用每天趕通告,老公卻永遠看不到。」一個40歲,沒結婚的女人,到底招誰惹誰,需要三不五時被拿出來鞭?志玲姊姊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定很想要大喊:「老娘只不過就是沒結婚而已,為什麼要一直被你們這些男人指指點點?」很多女人想要享受單身一輩子,可是這個年頭,還是有中年男性政治人物說「單身女性是國安問題」。

事實上,台灣的女人,有成千上萬種,為什麼這些以「兩性觀點」為名的作家,要自以為自己比女人還懂自己?為什麼要自以為女人很不會當女人?為什麼要自以為單身者需要關懷?

老娘只不過就是沒結婚而已,到底招誰惹誰???(截自youtube)

翻轉性別的關鍵在權力關係

呂秋遠律師的文章,對於「性別」最大的錯誤,並不是把世界誤解為只有「兩性」,誤認為這社會只需要「兩性平權」,也不是公佈委託他的當事人的故事,他最大的錯誤在於,他忽略不同性別之間的「性別權力關係」。

例如:他在一篇文章中,寫道:「台灣的兩性平權意識確實覺醒許多,然而最重要的關鍵點卻不在於男人的主動施惠,而是女人的經濟力量逐漸強大⋯因此在修法的角力中,女性的聲音才逐漸被重視。

女人(或是其他性別少數、性弱勢)爭取平權,獲得「權力」,從來都不是因為女人「有錢」,所以女人的聲音才逐漸被重視,而是女人「覺醒」了。我不知道呂秋遠律師對人權的想法是什麼,但是他說了這段話,我就知道他就是沙文主義者。難道女人的權力/利,不應該是生而平等嗎?女人要如此辛苦爭取參政權,不就是因為長期由男人把持政治資源嗎?女人要如此辛苦賺錢,達到他說的經濟力量逐漸強大,不就是因為以往職場上的同工不同酬、不就是因為「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把女人困在家裡嗎?

難道女人要是經濟力量不夠強大,就不應該繼續被欺負、打壓嗎?

女人獲得較多的權力/利,當然不是男人的施惠,是很多女人靠著自己爭取來的。某大齡未婚女子表示: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們在自己崗位上也是兢兢業業的,這年頭要當花瓶也是得有點本事。(圖:網路)

女人獲得較多的權力/利,當然不是男人的施惠,是很多女人靠著自己爭取來的,那是一串爭取平權的血淚史。他實在不應該,把「性別平權」(呂秋遠律師,我已經告訴你正確的用法,而且不收諮詢費唷!)的努力成果,輕描淡寫,簡化為是因為「女人的經濟力量逐漸強大」,這是女人爭取平權的結果,不是原因。

不過,我認為呂律師的論點也不是一無可取,倒是有兩個貢獻。第一個貢獻,他說對了一件事情,他說,女人不需要依靠男人,男人的話也通通不可靠。對!尤其是一些「以兩性觀點為名」的男人。第二個貢獻,如果讀者們,想要好好地做自己,就好好看他的文章,只要把他說的,全部駁倒,各位就可以衝破社會加諸在各位身上的價值。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