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聚焦南海》軍隊重返太平島可能引發之政治效應

自1999年從太平島撤回海軍陸戰隊,改以海巡署官兵登上太平島駐守後,軍隊重返太平島的呼聲就從未歇過,然而,太平島上不欠軍人,欠缺的是靈活且具有創造力的「顧島」方案。台灣政府要將軍隊重新部署在太平島,無論對東亞區域政治與台灣內部而言,都將承受不可承受之重。任何國家在處理南海事務時需要保持更加清醒的頭腦,不能被一時的民族主義情緒掩蓋,斷送自身真正的國家利益。

林廷輝/新台灣國策智庫副執行長

自從李登輝總統在1999年從太平島撤回海軍陸戰隊,改以行政院海巡署官兵登上太平島駐守後,軍隊重返太平島的呼聲就從未歇過,這樣的聲音在藍綠陣營都有,同時也把這樣的舉動與政府是否堅守太平島主權及有無防衛決心掛勾,馬英九政府為順應此種民意,採取了駐島海巡官兵受海陸訓的折衷方式,不過,眾所周知,行政院海巡署的組成便存在文官、軍人及警察,其中又以軍人占最大宗,大多集中在岸巡總局,也因此,就算是海巡署的人員,但也可以是軍人,因此,重心不在何種人員登島,而在島上有什麼樣的設施與裝備,況且為了太平島機場的導航,目前空軍亦派員駐島,為了海軍補給順利,島上也派遣了海軍人員,換句話說,太平島上不欠軍人,欠缺的是靈活且具有創造力的「顧島」方案。

自從李登輝總統在1999年從太平島撤回海軍陸戰隊,改以行政院海巡署官兵登上太平島駐守後,軍隊重返太平島的呼聲就從未歇過。(太平島圖,維基共享)

軍隊重返太平島可能引發之政治效應

無論是李登輝總統以海巡署取代海軍陸戰隊,或者是陳水扁2008年提出要以環境保護取代資源之爭,亦或是馬英九在2015年5月26日提出的「南海和平倡議」,在東亞區域,台灣執政者所要形塑台灣扮演的角色均為和平締造者,不惹事生非,但在右派團體的眼中,這樣的決策就是讓步、退守,甚至中國的部分學者也附和,認為台灣海軍陸戰隊應重返太平島。不過,倘撤回海巡署駐軍,改以軍隊取而代之,可能引發以下三點政治效應:

一、軍隊重返將塑造台灣從和平締造者轉為區域緊張製造者的形象:如前所述,無論是李登輝總統或馬英九總統的作為,均試圖將衝突降到最低,避免各方不斷增強軍事能量而造成「安全困境」的出現,雖然其他國家並未跟進,但由於越南及菲律賓均顧慮到中國可能採取軍事行動,也不敢掠奪太平島讓中國以此為藉口,採用武力「收復」南沙群島;而在目前現況下,中國也沒必要掠奪太平島以傷害台灣民眾的感情,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的現狀,因此,太平島正處於一個詭譎的相對安全空間下,然而,台灣在區域內更重要的是與中國在南沙填海造陸,甚至未來部署軍事設施與作為軍事基地的強硬作為有著形象上的反差。

太平島主建築體。(記者曹伯晏攝)

中國在窮兵牘武之際,成為區域穩定的破壞者,但台灣卻可因此而獲得和平締造者的形象,與中國有所區別,這樣的國際形象工程,可能隨著軍隊重返太平島而喪失過去16年來的努力,對越南及菲律賓而言,台灣軍隊重返太平島是否就意味著「You want to war?」雖然台灣可能無此意圖,但卻可能成為菲越兩國挑釁的藉口,而也讓中國有了協助防衛太平島的理由,屆時產生的壓力,恐非台灣執政當局所能承擔。

二、軍隊登島問題複雜,軍事能量建構後恐將影響兩岸關係:無論是中國學者或相關官員,均會認為,原本太平島是第一大島,戰略價值高,但現在中國已將其所占領的島礁填海造陸,多數認為太平島的戰略價值已降低,然而,台灣的防衛能力與軍備大多依靠美國,倘軍隊重返太平島,首先要建構的當然是太平島的情蒐能量,雷達設施勢必成為優先選項,但雷達設施要監控的是越南或菲律賓所屬島礁,答案則否,未來中國填海造陸的島礁建設成軍事基地後,太平島正好是觀測這些島礁活動的最佳戰略位置,也因此,太平島的軍事戰略地位並不會因此而下降,反而更加提升。

南海周邊諸國於南沙群島各島礁及沙洲的駐軍情況。(維基共享)

三、兩岸在南海合作將因軍隊重返後而斷絕:由於兩岸在軍事方面仍舊敵對,雙方並無互信的基礎,兩岸長久以來進行的軍事互信機制的倡議與研究,至今也無法有任何具體的進展,由於海巡署執行的是海上執法、海上救難與打擊海上犯罪等任務,兩岸在金門馬祖海域也有共同打擊犯罪的演習與實例,然而,軍隊首要任務為固守領土,海上合作並非本務,而在兩岸信心建立措施(CBMs)仍舊缺乏的前提下,太平島駐軍與中國駐軍的合作更不可能。此外,兩岸南海政治合作勢必引起美國的關注與參與,就如同軍事互信機制建立一般,美國官員或智庫學者們均會密切注意兩岸的動態,但中共解放軍並不容許外力介入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的構建,倘要建立這種機制,一定不會建立在美中台三邊機制之下,也因此,軍隊重返太平島後兩岸在南海合作將會因此斷絕,不過,對於台灣內部主張要在南海根本要斷絕與中國合作關係者,軍隊重返太平島反倒是一招不錯的策略。

因此,台灣如要撤回海巡署官兵,將軍隊重新部署在太平島,無論對東亞區域政治與台灣內部而言,都將承受不可承受之重,除非台灣執政者(無論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決定引發另一波南海緊張情勢、將太平島建設成監控中國填海造陸島礁的前線基地、準備斷絕兩岸在南海任何合作機會等,否則,如要善用太平島成為國際政治上的籌碼,台灣就不能偏向任何一方。

距離台灣本島有一千六百公里之遙的國境極南─南沙太平島,椰樹成林、搖曳生姿。(記者蘇福男翻攝)

杭廷頓中美雙輸預言,不應讓它實現。

1996年,已故的政治學大師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在其名著《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中早已預言,如果南海問題的衝突演變為以中美兩大國為核心的東西方文明之間的戰爭,必定是雙輸的結果,很有可能意味著美國霸權的終結,而得利者一定是那些沒有捲入或捲入戰爭程度較低的第三方。

值得東南亞國家甚至是台灣思考的,如果美國介入南海,是為自身利益而不是這些小國的利益。一旦形勢變化,難保它們不會成為隨意丟棄的棋子,杭廷頓說的小國當然這也包括台灣。杭廷頓也認為,美國在南海問題上有時會傳遞出模糊甚至自相矛盾的信息,因此,任何國家在處理南海事務時需要保持更加清醒的頭腦,問問自身的利益何在,不能被一時的民族主義情緒掩蓋,斷送自身真正的國家利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