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社論》奧斯陸那張等待中國民主化的空椅

2017-07-15 06:00
圖為華人民主書院14日晚上在自由廣場舉行「劉曉波追思會」,民眾出席追思。(記者方賓照攝) 圖為華人民主書院14日晚上在自由廣場舉行「劉曉波追思會」,民眾出席追思。(記者方賓照攝)

果如所料,劉曉波連最後的一點自由,也遭中國當局剝奪。甚至,即使劉曉波的身後事,目前似乎家屬也沒有自由,得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向他告別。有中國維權人士表示,中國當局在逼家屬答應立即火化後海葬。果真如此,顯然是為了儘速讓劉曉波灰飛煙滅,儘量不要在中國留下任何痕跡。而「中新社」發布一篇報導,指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現在是自由的」,將受中國有關部門「依法保護其合法權利」。言下之意,「被軟禁」的劉霞,也要繼續封口,以免劉曉波的精神藉她還魂。

一個國際矚目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僅僅因為改革主義式的「零八憲章」,生前遭中國當局視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罪犯,禁止他或家屬出席諾貝爾獎頒獎典禮,死後還以密不透氣的網路控制、資訊封鎖來清除他的存在,這樣的政權是如何自我定位不問可知。BBC記者訪問一般中國民眾時發現,多數人都不知道劉曉波是誰,不知道中國已有了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NHK海外播放電台,報導劉曉波死訊立遭中國政府斷訊。可見,對於劉曉波這樣不姓黨的人物,中國當局已經具有極大的能耐,形塑國內一般民眾的認知成見,截然不同於中國以外資訊透明下的國際理解。

這樣的一黨專政,堪稱傳統專制統治的進化,目前尚無貼切名詞足以形容,暫且名之為「再專制」,亦即,專制在質方面的大躍進。一九七○年代末,中國啟動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的中國政經發展,走上一條與民主國家預期完全不同的道路。中國經濟高速成長帶領中國大國崛起,但經濟發展不僅沒有觸動政治改革,高速成長的國家資源與高新科技反而強化了以黨治國。唯其如此,中國當局拔除眼中釘劉曉波,比前蘇聯放逐諾貝爾獎得主的手段更殘狠,而毀滅劉曉波以毀滅所有對一黨專政的潛在威脅,成了「再專制」自我展示專制進化程度的活教材,它無情地警告挑戰者不要再以身試法,國際社會再對中國人權說三道四也沒有用。

於是,中國當局也就足以完全無懼於「劉曉波們」,因為他們在「河蟹」劉曉波的經驗中,早已練就從監獄到墳墓的標準作業程序,包括蓄意讓劉曉波健康惡化,癌末治療變成國際公關表演,有限度發布有利消息,從而讓國內無感,國際無力。相較於過去,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尚得以各種名義,由北京批准離境前往他國,以切斷其在國內的影響力。劉曉波模式的鐵腕作風,不得不令人產生兩種方向的想像,一是藉此凸顯當權者大權在握壓得了陣,不怕一切內外的挑戰者?二是,在定於一尊的表象之下,是否存在著嚴重的內部矛盾,使得以往相對寬鬆的處置,可能在此時產生顛覆性的危險?

從二○一○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到癌末治療公關表演期間,國際社會對釋放劉曉波、出國人道治療呼籲不斷。然而,中國當局總是讓呼籲僅止於呼籲。經過此事,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權的關注,再不採取有意義的行動,恐怕就要有人權價值受到腐蝕作用的心理準備了。一如劉曉波癌末治療公關表演期間,國際領袖關切程度的輕重緩急,背後顯然還是衡量著中國市場的得失。繼續如此,「再專制」的中國當局,必定會把中國市場作為籌碼玩得更加淋漓盡致,一旦民主、自由、人權皆以中國的低標準重新模塑世界,假使哪天諾貝爾和平獎頒給毀滅劉曉波的人,那才是反諷的災難。

台灣,真正痛惜劉曉波的人,同樣必須重新評估兩岸互動。三十多年來,民主台灣與專制中國交流,民主無法交流到中國去,專制卻交流到台灣來,遂致政治亂象叢生,民主礙難正常運作。尤其是,所謂的統派,原先的民主中國統一目標,淪落至今只要統一、專制無妨;而親中政媒也一再鼓吹,市場優先、屈服無妨。最荒唐的是,兩岸有人因「馬習會」倡議推薦習近平、馬英九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渾然不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正被他倆遺忘在深沉的黑牢。今天,奧斯陸那張等待劉曉波的空椅,象徵著缺席的中國民主化,確實是中國人民與台灣在內的民主國家應該嚴肅以對的課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