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談》違法抗爭者都移送了嗎?

2017-04-07 06:00

販毒集團喪盡天良,連高中生都被利用來運送二級毒品,使他們年紀輕輕就面臨七年以上重罪,人生尚未開始就淪為魯蛇。

毒害之惡始於吸毒,吸毒人口少,毒梟就無利可圖,但若以為抓毒就能根除毒害,那是異想天開。

上游若不做好防治,單靠中下游的警察拚命撈捕,只是夸父追日。

預防比治療重要,須從教育著手:國小認識毒品的危害,國中辨識毒品的樣貌,高中認知製毒運毒販毒的刑責與代價。十二年中小學反毒教育一條鞭,才能嫉毒如仇,將來踏入社會或軍中,才能抵抗毒品誘惑。

毒品問題不能單怪警察,但處置違法抗爭,警察責無旁貸。

當街頭抗爭激化到暴力層次,警察要意識到運動已經變質,並對違法行為斷然處置。

三二九那天,花蓮來的反年改成員將拒馬連根拔起,現場警力因而不敵,防線遭突破,群眾湧入。這種明確違法行為,若發生在太陽花學運,當天就會移送法辦,但三二九迄今已第十天,警方有沒有移送或函送任何一個涉案人?

若有,就應公告周知,向社會宣示警方嚴正執法的決心,一來警告抗爭者勿逾越法律,二來為第一線警察提供堅強後盾。

倘若迄未移送,就須交代理由何在,並和第一線警察溝通,取得諒解,否則面對下一回合抗爭,前線警力如何相信上級支持他們?

施政需溝通,溝通要適度,有時像中醫,慢火調理,有時像西醫,打針注射。但打針會痛,宜快不宜慢,短痛好過長痛。倘若針頭慢慢插,那就痛不欲生。誤把慢慢插當成耐心溝通,越溝只會越痛。

看到電視節目的兩方對話,宛如雞同鴨講,溝通淪為災難,只想轉台。

改革像打針,難免會痛。慢慢改革,就像拿針慢慢插,真是折磨人。

此事不落幕,台灣休想向前走。(莊榮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