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總統的災難(二): 土耳其和歐盟為總統制翻臉

當一個總統制的總統而不是強烈傾向內閣制制下的總統,是土耳其強人埃爾多安的政治大夢。為了讓他圓夢,土耳其將在4月16對總統制修憲舉行公投,但是難以想像的是,歐盟竟然管起了來,反對土耳其修憲成總統制。入歐是土耳其的百年大夢,而這個民族大夢眼看著在4月16日將面臨一夕幻滅的危機。

林濁水

入歐是土耳其的百年大夢,這個民族大夢眼看著在4月16日將面臨一夕幻滅的危機。

理由很神奇,當一個總統制的總統而不是強烈傾向內閣制制下的總統,是土耳其強人埃爾多安的政治大夢。為了讓他圓夢,土耳其將在4月16對總統制修憲舉行公投,但是難以想像的是,歐盟竟然管起了來,反對土耳其修憲成總統制,假使修憲公投通過,歐洲議會土耳其關係負責人卡蒂.丕理說「歐洲議會將必須評估土耳其的新政制是否符合加入歐盟的標準」。然而,總統制對埃爾多安真是魅力無法擋,所以一點也不客氣地還以顏色,嗆聲說「什麼?4月16日公投通過,他們就不讓我們進歐盟?哇,真巴不得他們就這麼決定!那樣的話,我們反而好辦事。」

在稍早前,土耳其總理、部長紛紛銜命出國向居留在德、荷、丹麥等國數百萬土耳其公民拉票,但是西歐國家紛紛待之以閉內羹,土耳其修憲這家務事竟惹來這樣的外交大風波,真是稀奇古怪。不入歐對土耳其真的像埃爾多安講的那麼好辦嗎?

土耳其入歐的百年大夢且話說從頭

就像上上個世紀,脫亞入歐是明治維新的建國使命一樣,上個世紀初,脫亞入歐是凱末爾將軍為土耳其共和國立下的建國使命。此後,土耳其世俗政府都不敢忘了建國之父留下的這一個使命,只是,儘管土耳其努力要圓入歐夢,成為西歐的一員,為了這一個目標,百年來持續進行文化、價值觀、制度全面性的改造,工程浩大非凡,艱難無比,不幸的是,伊斯蘭世界和西方文明的差距實在巨大,歷經百年努力,到現在仍然不被西歐接受成為他們自已的一員,土耳其的入歐夢做得辛酸無比。

加入北約是二次大戰後土耳其圓夢的起首第一步,這一開步就不順暢。

1949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立,土耳其控制蘇聯黑海艦隊進出地中海的唯一出口,地緣戰略位置重要無比,但是一開始土耳其還是因為信奉伊斯蘭教被排除在外,一直到1952年才被接受入約。

和歐洲的經濟整合是圓夢的第二步

1957年西歐簽訂的《歐洲經濟聯合》,土耳其1959年申請加入,也拖了4年才在希臘之後完成簽署加入。

渡過了國際經濟動盪的1970年代,1980年代進行一連串的經濟改革以便和歐洲接軌,1987年申請加入歐洲各共同體。 除了軍事、經濟整合外,還有國家政治體制和西歐國家的趨同,而政治體制是合符合民主自由人權保障正是西歐檢驗土耳其能不能入歐不可或缺的條件。

於是1990年到2001年之間,土耳其一再對憲法進行修改,還跟隨著一連串的民、刑法修法,以迎合歐盟的要求。

終於,1996年和歐市建立了關稅同盟。1999年成為歐盟正式候選國。

土耳其將在4月16將對總統制修憲舉行公投,但是難想像的是,歐盟竟然管起了來,反對土耳其修憲成總統制。(AP)

凱末爾脫亞入歐在政治上的最重要內涵就是建立非伊斯蘭主義的世俗政經體制,這努力使得土耳其成為中東最現代化的民族國家,在伊斯蘭世界建立世俗民意國家有多困難,看看過去伊朗巴勒維政權、顏色革命的埃及和現在敍利亞利亞民族主義世俗政權的下場就知道了,這對土耳其一樣不輕鬆,雖然在中東伊斯蘭世界建立世俗政治體制,土耳其是幾乎是唯一成功的一個了。但是採用的手段卻非同小可:由軍隊扮演「監國」的角色,用專制的手段由上而下地壓制、阻擋社會主流的伊斯蘭主義由下而上地撼動世俗化的政治體制。換句話說,凱末爾主義政權並不是以政教分離取代伊斯蘭主義的政教合一的,而是以政治管控宗教來取代政教合一的。於是對維護這個體制的司法體系和軍人來說,世俗主義已經成了他們的「宗教信仰」,唯有當成宗教信仰,他們才有力氣抵擋社會主流政教合一的力量。土耳其在這樣的體制下,上層西方世俗權力精英和下層東方伊斯蘭主義的社會間便持續處在高度緊張的關係之中。

於是,二次戰後的土耳其便一再重複了這樣的古怪歷程:當伊斯蘭主義政黨透過民主選舉手段取得政權要進行體制再伊斯蘭化後,信仰凱末爾世俗主義的軍人便發動政變,成功後再把政權交還給文官;然後伊斯蘭主義者再透過民主選舉程序捲土重來。在這様背景下,1982年軍事政變制定了軍人監國的憲法-這當然算不得自由民主的憲法。伊斯蘭主義政權和軍事政變都不符合西歐的價值觀,因此,土耳其這反反覆覆的歷程無疑令歐盟尷尬不已,也因此不能接受土耳其進入歐盟。

如今強人埃爾多安就是一個捲土重來的伊斯蘭主義者-1999年他曾經因為伊斯蘭行動而被捉去關在牢裡。但是,他被認為是一個不一様的溫和伊斯蘭主義者而不是基本教義派。這使得在他2003年當上總理的時候,土耳其政VS.教,世俗主義VS.伊斯蘭主義,西化VS.東方傳統的緊張關係,很神奇地出現了緩解的情勢。

凱末爾脫亞入歐在政治上的最重要內涵就是建立非伊斯蘭主義的世俗政經體制,這努力使得土耳其成為中東最現代化的民族國家。(圖:網路)

做為所謂的溫和伊斯蘭主義者,他的再伊斯蘭化政策溫和漸進。他主張民主化世俗化和伊斯蘭主義可以並行不悖;當然,他在剛崛起時,主張民主有也是權力運作的必要:讓民主化成為他面對專斷的軍人鎭壓討生存和奪權的憑藉。他民主化的努力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倍受歐盟肯定,認定他是繼凱末爾後最了不起、最親歐、最開明的土耳其超級巨星。直到2010年,他在民主化上的努力,紀錄多多,豐功偉業簡介如下:

1994年當選伊斯坦堡市長

1999年入獄

2001年創正義發展黨,提倡溫和伊斯蘭主義

2001年土耳其經濟崩潰

2002年正義發展黨提競選綱領:「起草反應民眾,根據民主原則的新社會契約」。選舉結果正義黨大勝。

2003年埃爾多安任總理

2004年,推動修憲強化人權、民主、法治精神,增加性別平等、廢死、弱化軍人干政等規範,又承認國際條約優先於國內法,並陸續簽各項國際人權公約,歐盟大加稱讚。

2005年,歐盟接受土耳其入盟談判,這時,他放寬對庫德族文化權壓制,歐盟媒體稱土耳其正進行「阿拉圖克二次革命」。

2007年,擱置伊斯蘭教法新憲法草案

2007年國會選舉總統選難産,5月提總統直選修憲。但被總統否決,7月解散國會,10月修憲公投通過總統直選修憲,體制成為凖內閣制(或者是傾向總理的雙首長制)。

2010年,以「加入歐盟,促進民主」訴求修憲,擴大人權與自由。廢除國安、軍人司法豁免特權,弱化軍人對政府的「監護權」,提升取締政黨門檻。

這一些進步的修憲內容大受西方世界肯定;但是埃爾多安在政治上性格倒退的另一面也同步在這一個憲法草案中浮現,如,擴大總統憲法法院任命權,設「議會督察專員」鞏固一黨獨大,又打破高等法院對司法人事的壟斷權的名義下弱化了司法獨立性。土耳其體制權力分立原則開始出了問題。警覺到了危險性的國會沒有讓修憲案通過,但是埃爾多安挾著民粹魅力,透過公投通過修憲。

埃爾多安做為所謂的溫和伊斯蘭主義者,他的再伊斯蘭化政策溫和漸進。他主張民主化世俗化和伊斯蘭主義可以並行不悖。(AP)

這時他民粹魅力的來源是這樣的:

從2003年到2013年,埃爾多安擔任總理執政期間,土耳其經濟年成長率平均達到7%,人均GDP從2,500美元增加到10,000元,成就斐然,在土耳其社會中建立難以撼動的強人地位。2010年修憲案,自由開放和總統集權的內容拚湊,成了埃爾多安從民主轉向專權的明確指標。此後民粹魅力不減,但是正面形象開始崩塌;2013年,埃爾多安所屬的正義與發展黨爆出貪腐醜聞,引起大規模示威。示威平息後,埃爾多安更明確向專制轉向,強行接管反對派報紙,並加強推行宗教政策,以強化宗教保守派的支持,並重啟對庫爾德族的戰爭,以討好軍方。2014年當選總統,人權政策開始緊縮,禁推特。並進一步提總統制修憲案,要把準內閣制改成總統制。

埃爾多安在土耳其的強勢早已經和普丁在俄羅斯或當年蔣經國在中華民國一模一樣了:當他們是閣揆時,國家是內閣制;當他們兩人是總統時,國家也不順理而成章地脫軌成了總統制。

現在表面看來,埃爾多安顯然並不滿足於做內閣體制下脫軌的實權總統,而要做真正的總統制總統-然而他要的當然不是這麼單純,他想透過總統制進行集權統治。

2015年6月大選,主宰土耳其政壇超過12年的正義發展黨失去簡單多數,一般認為這是埃爾多安強推總統制修憲造成的,接著聯合組閣失敗。11月重新選舉,正義發展黨雖然席次過半,但距離修憲需要的門檻仍然不夠。

2015年埃爾多安大規模清洗軍中反對勢力,由於埃爾多安強烈專權和進一步的伊斯蘭化傾向,2016年軍人匆匆發動政變,埃爾多安宣隨著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全面進行對世俗派和自由派人士的政治追殺。

埃爾多安顯然並不滿足於做內閣體制下脫軌的實權總統,而要做真正的總統制總統,然而他要的當然不是這麼單純,他想透過總統制進行集權統治。(REUTERS)

於是,失敗的政變替埃爾多安創造了鏟除修憲的障礙的機會,此後國會雖然打打鬧鬧,修憲案還是通過而可以交付公民投票了。緊接著歐洲議會全會在11月以壓倒性多數通過決議建議,「凍結」土耳其入盟談判。埃爾多安發出最後通牒,警告將採取全民公投的形式來決定是否繼續要加入歐盟。儘管雙方氛惡劣,但是歐盟各國和埃爾多安基本上仍然強烈希望不中斷歐盟與土耳其的合作關係,只是,埃爾多安的總統夢卻無可挽回地把雙方關係推向了無解的僵局。

演變到現在,對國家來說,假如公投通過,那麼土耳其入歐的百年大夢固然嘎然而醒;縱使公投不過,包括埃爾多安在內和早期世俗政府幾十年入歐的努力成果也都已經付諸流水,不知何時可以重頭開始;對個人來說,為了追求總統制,埃爾多安拼了洪荒之力,結果早期開明進步形象完全毀滅,於土耳其,於他個人代價都大到無可比擬。

於是在驚嘆總統制真是魅力無法擋,真是令人瘋狂之外,我們難免納悶,福山警告美國總統制是一個壞的制度,依各國實施的經驗更不能令人放心,那麼總統制對埃爾多安或「埃爾多安們」的魅力究竟在哪裏?

歐盟反埃爾多安的總統制到底在反什麼?這是本系列文章接下來要進一步探討的。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