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總統制的災難美國並不例外

台灣憲政體制是個災難,這恐怕是新政府人士之外的社會共識,甚至連新政府在內心大概也不敢太否認,而如今要解脫之道,新政府的想法和做法很明顯-不修憲,並在不修憲的前提下一頭熱地向總統制挪動,形成一種非常扭曲的體制。

林濁水

「美國例外」是法國貴族出身的保守主義思想家托克維爾經典著作《民主在美國》這本書的核心概念。

依托克維爾的看法,美國無論是自然資源條件或社會文化價值觀,如:道德理念、階級態度、反文雅風氣、平等理念、激進的個人主義和資本主義、繼承制度、分權理念等等,在在和美國移民的祖居地西歐相比都屬於例外,這一大堆的例外又形塑了和歐洲大不相同的例外,而總統制的民主政治體制,更進一步帶來了美國的進步和繁榮。

從此,「美國的例外」除了是說美國的與人不同之外,更意味著美國特別的傑出:政治民主穩定,經濟富足國力強大。

托克維爾回到法國後參與了革命後第二共和憲法的起草。這一部憲法就參考了美國人的做法,是歐洲第一部總統制的憲法。不過第二共和壽命很短,從1848年到1852年,只有4年。此後,歐洲在民主浪潮下,王權受到根本性衝擊,雖然陸續建立共和國,而所謂君主立憲,其政治權力運作的本質仍然也是共和國;但是到了現在,西歐並沒有總統制國家,於是美國總統制就真的成為西方世界唯一的例外制度。

「美國例外」是法國貴族出身的保守主義思想家托克維爾經典著作《民主在美國》這本書的核心概念。(http://mag.uchicago.edu/)

這一個被托克維爾點醒的美國例外,美國人十分自傲,到了二次大戰結束,美國正式宣告對西歐強烈防衞心態的門羅主義已經成為遙遠的過去,開始領導西方世界,同時帶著使命感向外推銷美國民主。

美國的分權理念本就來自西歐,在美國建國的衝擊之下,從法國開始,分權理念在西歐進一步擴張;但是總統制在西歐除了法國短暫的試驗外,各國迄今興趣缺缺。在西方世界之外,曾經在門羅主義之下和美國「共同抵制歐洲殖民主義」的拉丁美洲以及美國曾統治過或託管過的亞洲國家,就成了美國總統制的跟隨者。

不幸的是,這些國家中,在拉丁美洲方面實施的結果,除了少數如智利、哥斯大黎加之外,政治幾乎都非常不上軌道,而亞洲國家看來也實施得並不靈光。最近幾個月來學美國的總統制幾個重要國家狀況接二連三,有的是現任總統遇到災難,有的是新總統在舉世震撼的鬧劇中上台。

先是8月31巴西參議院表決通過總統羅賽芙彈劾案;接著,深陷閨蜜干政醜聞的韓國總統朴槿惠處境愈來愈困窘,下台壓力與日俱增。11月中,她為解決危機所提出的分享權力提議被否決,並被要求組成看守政府,確保新總理不受任何干預,而目前,她的支持度竟然已經跌到5%。

於是,所謂的「美國例外」又有了一個新定義:就是除了美國,其他國跟著學總統制,大概都免不了失敗,或者至少很難運作得順利。

深陷閨蜜干政醜聞的韓國總統朴槿惠,下台壓力與日俱增。11月中,她為解決危機所提出的分享權力提議被否決,並被要求組成看守政府,確保新總理不受任何干預,而目前,她的支持度竟然已經跌到5%。(AP)

在眾多失敗總統中,尼加拉瓜的左派總統奧蒂嘉倒是真是個例外,在他任期內尼加拉瓜經濟穩定成長,社會福利政策深得民心,但他的連任選舉卻成了鬧劇,副總統居然是他的妻子羅莎里奧.穆里歐。原來奧蒂嘉已是一步步走向專權,接下來,他妻子將自然接班,演出的戲碼是家族政治王朝,儘管施政成功,但卻毫無疑問的是民主的失敗。

另一頭,在拉丁美洲遙遠的西方,菲律賓總統更是令人目瞪口呆,在5月上台前擔任達沃市市長25年期間,就縱容法外追殺罪犯,更指示行刑隊殺死約1000人罪犯,現在挾狂熱民粹風,魅力十足地當上總統,上台才兩個月,死於緝毒行動的人已經2400人,而其中900人是當場射殺。行動猛爆駭人,狂言更是罄竹難書:

「希特勒殺了3百萬名猶太人...菲律賓有3百萬隻毒蟲,我很樂意消滅他們。」

「遇到毒販請和我們或警方聯繫,不過如果你們隨身有攜帶槍枝,請自行解決。」

「IS敢來菲律賓,我比你們野蠻10倍!」

「你們知道我可以吃人的。我會把你們的身體剖開,只要給我白醋跟鹽,我就把你們吃了。」

他還為人權問題怒罵歐巴馬「婊X養的」。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出狀況的總統還不只是這些新興民主國家,老牌的民主國家也有問題。例如,法國總統歐蘭德民調滿意度就低迷到剩下4%,然而他卻還得在總統位置上坐到明年年中,這鐵定是法國人的不幸。法國當然不是純總統制國家,但是做為一個雙首長制國家,法國總統的權力是西歐北歐6國中最大的。

奧蒂加任期內尼加拉瓜經濟穩定成長,社會福利政策深得民心,但他的連任選舉卻成了鬧劇,副總統居然是他的妻子羅莎里奧.穆里歐。(http://www.naijaqueenolofofo.com/)

是不是不管是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國家,只要是總統權力愈大,國家就愈會出問題?

答案非常不幸,從世界銀行的評價統計上看來正是如此。

目前除台灣之外,在第三波民主化過程中成為民主國家的有37國,其中總統制8國,傾向總統制的雙首長制9國,這兩樣加起來共17國。在世界銀行(2012年)對各國政府效能、清亷、穩定的年度評比中,這類總統權大的國家絕大部分表現得實在糟糕透了。

37國中,總統權大的國家,名列穩定度前10名的0國,最後10名的有9國;名列政府效能良好前10名的,只有兩國,最後10名的有7國;名列清廉前10名的兩國,最後10名的9國。 總統權力大的國家,屬於好的是竟然是例外,車尾10名幾乎都被他們全都包辦了。

記錄是這樣,難怪過去學術界的通論是:總統權力大的制度,雖然在西方國家之外大有跟隨者,但是把總統制實施得好,美國仍然是個例外。然而,經過美國這一次把整個世界都嚇壞了的總統選舉之後,美國還能說,總統制雖然在各地都伴隨著政治災難,但是美國仍然是例外嗎?

的確,美國在天然秉賦上仍然是得天獨厚、無與倫比;美國在文化和産業創新能力上仍然傲視全球;美國在國力上仍然是唯一超強;但是它的政治制度,做為解決尖銳社會價值衝突的工具,現在還仍然像過去一樣管用嗎?

這種令候選人歷經近兩年耗費幾十億美元,甚至將來突破百億可能也不稀奇,和動員龐大無比的人力物力互相辱罵,而愈選社會裂痕愈擴大的總統的競選模式非得繼續下去嗎?在法國人短暫的實驗後,總統制就在歐洲絕跡只是偶然嗎?

一個非常流行的奇怪說法是,歐洲的傳統是內閣制不是總統制,所以難以接受總統制,但是美國建國時有什麼總統制傳統?假使美國移民以英國為主,美國建國時英國内閣的傳統不是已經確立了嗎?這傳統為什麼一到美國就斷了,這些問題難道只是「美國例外」一句話就可以完全解釋得通的?

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中對美國的總統制批評得非常嚴厲,說它是一個非常無效率,不能因應當前世局的制度,福山這本書出版在狂人川普參選總統之前的2014,如今歷經2016大選之亂,我們發現美國的總統在網路時代產生的問題很明顯遠比福山當年批評的嚴重得多。

台灣憲政體制是個災難,這恐怕是新政府人士之外的社會共識,甚至連新政府在內心大概也不敢太否認,而如今要解脫之道,新政府的想法和做法很明顯-不修憲,並在不修憲的前提下一頭熱地向總統制挪動,形成一種非常扭曲的體制。

不錯,如果能走上美國式總統,體制還是比台灣現制理想得多,問題是總統制在世界各地造成的困窘甚至災難,尤其美國也無法例外的現象,新政府能夠毫不受到衝擊甚至連感受都沒有嗎?掌權的新政府還是冷靜下來重新思考的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