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陰錯陽差的「船中八策」和後藤象二郎(上)

一個缺乏政積的人,卻能留名後世,或許最主要的原因正是「識時務」,緊盯時代脈動,在必要的時候,和位階不如自己、但有能力的坂本龍馬見面,逸聞說甚至有龍馬的脫藩罪名得以特赦,是後藤努力的結果,為時代留下一個豪傑,也就確保了自己的歷史定位。

李拓梓

維新前的土佐,是全日本階級最分明的地方。所有的武士被分成上士跟下士,在關原之戰中,跟著山內家打勝的東軍一族,叫做上士,而戰敗的長宗我部一族人,則是下士。

上下兩級武士階級分明,從住宅、衣裝、禮儀、職務,通通都不一樣。上士如果砍了下士,處罰最重就是自行切腹,但多半不了了之;下士如果砍了上士,那可能就非處斬不可。

由德川家康率領的東西拿下關原之戰後,武士們從此分為上士和下士,階級分明。(圖:維基共享)

後藤象二郎就是這樣環境下出身的上士。

他家境優渥,叔叔是掌握藩內大權的參政吉田東洋,雖然曾經一度失勢,但時間短暫。他年紀輕輕,就參贊藩政,在吉田東洋被暗殺後,更備受重用,成為藩內主要決策高層。

土佐藩最重要的信念,就是支持幕府。從關原之戰獲勝起,山內家受封在四國土佐地區,就是因為德川家的恩典。這個信念從第一任藩主豐信,一直到幕末被稱作「四賢侯」之一的容堂,都沒有改變過。

但像山內容堂這麼聰明的人,當然也知道在內憂外患紛擾下,幕府真的快垮了。因此他一直在努力追求幕府跟皇室雙贏的主張,或者至少,不要讓幕府受傷的主張。從一開始支持「公武合體」,一直到後來推動「大政奉還」,山內容堂的信念,都很一致。而後藤象二郎,就是山內容堂主張最重要的執行者。

後藤象二郎出身上士,年紀輕輕就參贊藩政,是山內容堂主張最重要的執行者。(圖:維基共享)

這位後藤象二郎的政績並不突出,在他任內,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彈壓武市半平太的「土佐勤王黨」。他彈壓勤王黨,除了是忠實執行容堂的指令,也參雜了勤王黨是暗殺他叔叔東洋的兇手這樣的個人情感。在他指使的嚴刑拷打下,半平太被要求切腹,勤王黨解散,這個判決被認為是複製了土佐長年以來的上下士之別,也讓許多以半平太為偶像的下士懷恨在心。

整個政局當然不會因為勤王黨解散就有好轉。幕府日漸衰弱已經是事實,在原先大力支持公武合體的薩摩,突然倒向主張攘夷的長州後,情勢更加清晰。山內容堂如此聰慧之人,知道「公武合體」路線走不通了。

同時,由於貿易開啟,土佐藩也開始在長崎成立商會,在象二郎力薦下,商會由後來叱吒風雲的三菱財團創始人岩崎彌太郎掌管,向外國人兜售樟腦等土產。日本的情勢已經改變,所有的人都看得出來。

位於高知縣的土佐勤王黨三志士像,分別是武市半平太、坂本龍馬和中岡慎太郎,其中武市半平太由後藤彈壓,之後解散,坂本龍馬外另組「龜山社中」從事「商業活動」。(yuuseijinn.cocolog-nifty.com/hosinikki/2012/02/post-f188.html)

現在,對山內來說,如何讓德川家安全下莊,變成了重點中的重點。後藤象二郎就在這時站上了幕末風雲兒的舞台,他前往長崎,一方面是要視察商會,一方面也是為了要跟前勤王黨的「龜山社中」浪士坂本龍馬見面,讓土佐能夠跟當時當紅的薩長搭上線,買個新時代保險。

龍馬的「龜山社中」,是在神戶海軍學校遭到解散之後,於長崎成立的,社中有點像是貿易公司的概念,因此被認為是日本第一家貿易公司。當時的貿易公司本身就擁有武力,所以武士來組公司也不違和。

不過龍馬的武力,並不是賺錢賺來的,而是依賴薩摩人的支持而來,在第二次長州征伐中,海援隊支持薩長方,也對陸上的幕軍開了幾炮。不過在航海技術上,海援隊內鬥內行還行,跟洋人相比,就差了一截,經常在海上遭逢意外。

因為不隸屬任何藩,完全都依賴薩摩人以及跟薩摩交好的長崎商人支援,「龜山社中」的財務經常出現困境。現在繼薩摩人之後,土佐人也想支持社中,基於開源,龍馬當然不會反對。不過龍馬自己是土佐人,也是下士組成的勤王黨出身,雖然已經脫藩,但代表下士們要跟老鄉的上士仇人後藤象二郎見面,還是有點彆扭。

高知縣在後藤象二郎的出生地立碑紀念。政績並不突出的他,除了彈壓武市半平太,最重要的作為或許是逸聞中「說服山內容堂特赦了坂本龍馬的脫藩罪名」。(www.attaka.or.jp/kanko/dtl.php?ID=98)

據說兩人要見面,也引起了內部陣營的一些爭執。上士陣營的人覺得後藤紆尊降貴,和下士、浪士見面,簡直莫名其妙。而社中方面的人,聽到後藤來到長崎,心心念念只有刺殺後藤,豈有要頭頭龍馬去向後藤朝拜之理?不過後藤的了不起之處,就在於他的大開大闔,他認為時代既然已經改變,見有能力的浪士並不奇怪。而龍馬也非記恨之人,他知道此時如果薩長之外,倒幕陣營又加入土佐,改革的推動就會更為穩妥。

1867年,雙方終於約在長崎的料理店「清風亭」會談,兩人盡棄前嫌,後藤承諾將免除龍馬的脫藩罪名,而龍馬也承諾將社中改名為「海援隊」,正式成為土佐藩的外圍組織,「海援」的意思,在於「從海上援助」。龍馬拒絕了當藩吏,但同意接受土佐的財物支持,為「海援隊」爭取來穩定的收入。土佐藩立刻花了錢,買來蒸汽船「伊呂波丸」,做為海援隊的禮物。

(未完待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