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全面真軍》林雅鋒關說疑雲已重創司法、考試、監察三院

一個甚至不確定是否屬實的關說,卻因身分特殊又不懂迴避,同時對司法、考試和監察三院造成重創,還拖一群人下水,甚至彰顯出監察院的雞肋感,有跟沒有都一樣,就算變成蚊子館,也可能因為不用拿稅金付公務員薪水、付退休金,至少還省了錢……

錫口白紙扇

華航董事長何煖軒上任後就華航人事進行改組,隨即傳出華航地勤副總余智遭降調事件,並引發「秋後算帳」之質疑,本事件屬華航內部人事安排合宜性之問題,原本不會引發如此高的社會關注度,但因於余智的妻子林雅鋒身分特殊而引爆出了關說疑雲,也應該使大眾反思我國監察院存在的必要性。

監院爆發關說疑雲,監委林雅鋒被指關切其夫、前華航地勤副總俞智的人事案。(資料照,記者林良昇攝)

依據報導,該關說事件疑似起因於監委一行人至花蓮考察交通部建設,其中包括交通部常務次長吳盟分,監察院院長張博雅等八位監察委員。報載該行中有「高層」人事向交通部官員提及此事,並希望交通部與華航溝通協調此人事派令。惟後監察院長張博雅否認其有關切此事,監委林雅鋒也表示:「時間短促,不認識賀陳旦,所以自己沒有關說。」但身為此事件主角的余智先生,卻又表示相關報導全盤接受。無論如何,林雅鋒監委的關說疑雲已經為其聲譽帶來難以計數的打擊。

我只是路過而已啊~

林雅鋒關說事件,同時重創了司法院、考試院及監察院。林雅鋒為司法官出身,曾經歷練台灣高等法院法官;基隆、宜蘭、台東、台南地方法院院長;司法院人事處處長,實則在司法界中堪稱一帆風順,亦屬人中龍鳳。惟林雅鋒既擔任過法院院長,對公部門的行為舉止知之甚詳,特別是對於關說一事,基於其法律專業及行政經驗,無論如何都應該是深惡痛絕。尤有甚者,其曾擔任過司法院人事處長,應該對於人事安排、人事決定及人事的運作非常熟稔,更不應該有任何想透過關說影響人事權的動作。這個「關說疑雲」對林雅鋒出身的司法院,已經造成嚴重傷害。

算命的說我不但是人中龍鳳,命格還是「不賭不知時運到,不滾不知身體好」!

林雅鋒亦曾在馬政府時代擔任過考試委員,考試院主管全國考試、銓敘、保障訓練等事項,林雅鋒在任內亦應對公務員之倫理規範知之甚詳,不應有任何關說之情事。就林雅鋒之現職而言,監察委員為我國具有獨立調查權者,對於公務員、公部門或國營事業而言,監察院是不能得罪的。基於這樣的前提,監察委員在行使其調查權時,應該要特別側重自身的利益迴避、調查權的中立以及客觀性,然而依據報導,林雅鋒在關說疑雲後對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就桃園機場捷運事件提出十二項違失,並進行彈劾。華航董事長何煖軒更在今年7月27日以書狀正式聲請林雅鋒應自行迴避,而監察院並無任何回應,仍於8月4號做成決議,直指何煖軒有行政上重大缺失。

方丈為人好小氣的啊!

林雅鋒身為監委,涉入關說疑雲後即應更加小心,對於利害關係人所涉之案件即應迴避,自屬上策。監察院及林雅鋒毫未顧及此一情形,逕而通過該案,對其公信力已經造成沉重打擊。實則,監察院早已經成為我國的「雞肋」院,監察委員公信力甚為低落,監察院所做出的調查報告經常也被譏為「為政治服務」,監察院於現今社會中幾乎已經毫無功能。

雞肋跟菠蘿心哪個比較慘?

監察院真的有存在的必要性嗎?其實於2004年底至2008年間,因國民黨杯葛陳水扁前總統所提出之監察院長、監察委員之人選,導致監察院長與監察委員缺位時間長達三年半。那三年半中這個國家有因為少了監察委員的存在而毀滅嗎?有因為少了監察委員的存在而吏治敗壞嗎?事實證明,監察院即使停止運作,對這個國家並沒有任何的影響。

我當院長的時候還會掃地咧,換人以後還會什麼?

當監察院已經淪為政治打手,監察委員已經淪為酬庸的機制時,我們就必須要審慎考慮是否應該讓國家運行回到正軌,跟毫無法律依據的監察院說聲再見。林雅鋒的關說疑雲,讓監察院的問題完全暴露,也造成其所出身的司法院、其所經歷的考試院重大而難以回復聲譽損害。本文除對此深表遺憾外,更誠摯呼籲新政府應逐步思考透過修憲廢除監察院,或是透過實質方式使監察院虛級化,為我國憲法體制帶來良善而正確的發展方向!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全面真軍 林雅鋒關說疑雲已重創司法、考試、監察三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