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開講》香港大學還有蔡元培?

2015-07-31 12:26

◎溫仲然

香港大學這所百年老店,到底還剩下多少自主性,抑或已變成甘願被專權玩弄的學店?百年前,政權一樣都是專制,自由一樣被侵蝕,民主一樣遙遙無期,但可幸的是當年有蔡元培帶領學生。百年過去,反觀今日的香港大學,其自主不但一步一步被侵蝕,甚或已變成專權下的附庸品,一間學府應有的自主已經蕩然無存,甚或已變成有強權,無公理的學店。

蔡元培。(圖:網路)

一間學府要受各界尊重,除了於學術上的成就,最重要是學校的自主性。即使是受公帑資助的大學,都應該保持其自主性,及學術獨立性。作為政府,亦不應干預其院校運作,及學校的人事安排。其實回歸前的大專院校,還可以做到院校獨立,即使港督是各大專院校的校監,但其仍然可以知所份劑,有權但不用,尊重院校的獨立性。反觀今日的香港,特首有權必用,不但委任親信擔任校委會成員,甚至做一些小動作,干預大學的人事安排。其實香港有這位喜歡弄權的特首,香港的大專院校尚可剩下多少自主?

大學的人事任免應該由學校內部決定,而且應該是能者為先,政治立場或個人因素應摒除於考慮因素之外。大學的管理團隊如有任何從缺,應該儘早委任,因為會影響學校的運作,尤其同一時間首席副校長,及副校長都同時岀缺,就更加應該儘早任命,以免影響大學運作。這其實只是普通人事管理的常識,但香港大學校委會仍然選擇刻意拖延,指需等待首席副校長上任後,才會處理副校長委任一事,筆者認為這絕對是毫無道理。首先,首席副校長,與副校長沒有從屬關係,副校長的任命亦不需等待首席副校長批准,那又為何要等待首席副校長上任後,才會處理副校長委任。

香港大學,百週年校園。(維基共享)

另外,校委會又指等待首席副校長上任後,才會處理副校長委任,是尊重首席副校長的安排,及維持管理團隊的合作性,這亦是無稽。維持管理團隊的合作性,就更加應該先委任副校長,根本無需要令管理團隊中出現兩空缺,延遲委任才是真正影響管理團隊的合作性。及等待首席副校長才委任副校長,這不是尊重,而是費時,難道現在先委任副校長,首席副校長上任後,會因為與副校長不合,而解僱副校長?那不如整個大學管理團隊由內閣制選出,每當校長出缺,全部副校長都要落任,由新校長上任後再作委任,故這原因根本是無稽,而且是不尊重大學管理團隊的專業。

歸根究底,香港大學今日竟然有如此荒誕無稽的事情發生,根本是香港有一個喜歡弄權的特首,不但不知院校自主是何物,只知有權就用,委任親信破壞香港大學這塊百年老店的招牌。大專院校是香港未來的搖籃,院校自主就是香港的最後堡壘。筆者不奢望今日的香港有當年的蔡元培,帶領學生對抗專權,但至少希望香港的大學校長有蔡元培的風骨,守著香港的最後堡壘—院校自主。

(香港自由撰稿人)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