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黃文局/金融巨鱷的一生 《索羅斯談索羅斯》讀後感

《索羅斯談索羅斯》

黃文局/GTI共同創辦人

書名看來有趣,是索羅斯用對話式寫的自剖性的自傳。但是,事實上,是一本難以咀嚼的硬書。

內容分成三段,只有前面三分之一談「投資家」的我,其他三分之二則細數「政治家」與「慈善家」的我。

他的投資事業,主力在對沖基金(Hedge Fund),這對一般人艱深難懂。第二、三段,談論他的慈善事業與哲學思想,更難理解。

但是,能在廿年間,捐出八十億美元的人,絕對不是普通人。

你不一定要了解他的專業,至少,他這個「人」及他的成長與成功過程,是值得花時間去了解的,尤其是,正值畢業或想創業的年輕人。

索羅斯是出生在匈牙利布達佩斯的猶太人,人稱「金融大鰐」,這是一般人對他,甚至是對所有猶太人的印象。

其實,這並不完全正確。他也知道外界對他的評價,是個投機分子,靠金融操作,大賺黑心錢,如一九九二年放空英鎊,大賺十億美元而聲名大噪的案例。關於此案,他有精彩且詳盡的闡釋。

他的辯解,由讀者判斷。不過,他談到創造垃圾債券(Junk Bond)的金融界天才,猶太人米爾肯(Michael Milken),令我對他的看法改觀。

他聘人的最重要原則在「人格特質」。可以「信任」的人,他想招攬成為夥伴。有些非常會賺錢的人,卻無法獲得他的「信任」,他不會和他們合作。

米爾肯倒閉入獄,這個產業出現空缺,是賺大錢的機會。

索羅斯面試幾個曾在米爾肯手下工作的人,發現他們都很有能力,聰明而積極,但是,都有「無視道德」的態度。也許,有什麼老闆,就有什麼手下吧。

有些人走到懸崖邊緣,不會越線,有些人則不時越界。索羅斯不用越界的人,加上他投入那麼多錢作慈善事業,稱他為「金融大鰐」,好像不太公平。

事實上,他並無背景,在倫敦政經學院主修(蔡英文的學長) 是「哲學」,與他後來的專業,幾乎無關。畢業之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作雜貨公司的銷售員,後來跳到另一家批發商,並不得意,也不受重用。

運氣關係,轉到一家金融機構實習。因緣際會,靠另一實習生移民美國紐約。

也是坎坷不順,什麼都不懂,慢慢累積實務經驗,加上過去的訓練及好學精神,終於成為一方之霸。成長過程,碰到很多困難與危機,尤其是一九六二年的失敗,差點破產。那次的經驗,讓他深刻體會,賺錢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沒有錢,什麼都不可能。」

他說,他的成功,直覺(Intuition)扮演重要角色。不過,那是後期。他工作初期,極為拚命,全力研讀各種資料,累積雄厚的分析基礎,公司上了軌道,掃描一眼,就能輕鬆靠直覺作投資判斷。

年輕人不要誤會,必須先有雄厚的分析能力,才有精準的直覺。

有這功力,就沒有特定的投資風格,可以依據情勢,隨時調整風格。有如武俠高手,內力深厚,才能看似無招。

索羅斯說:「富裕讓我得以投入一些自己真正在乎的事。」

賺錢是手段,理想才是目標。沒有手段,完成不了目標。因此,賺錢第一。當然,有錢也不一定可以達到目標。因為,還要有很多因素及條件的配合。

很少人可以賺到超過一輩子需要的金錢,他是其中之一。「到了某個程度,財富累積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我想把財富,運用在讓這個社會更美好上面。 」

一九八九年,他對東歐革命涉入太深,無法每天經營基金,就把主導權交給年輕人的團隊。

一九八四年,先在匈牙利設立基金會,每年捐贈三百萬美元,基金會幫助想要改變社會的老師、教授、研究人員等。這些人,幾乎都是義工,基金會僅提供一些物質如影印機,結果非常成功,士氣高昂。他再度強調,因為有錢,這一切才可能發生!匈牙利的成功,鼓舞他把這模式複製到俄國、中國、南非等,不過,主要在東歐,如捷克、波蘭、烏克蘭、馬其頓、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斯洛伐克、阿爾巴尼亞等,共廿五個國家設立基金會,重點放在教育,法律,媒體,網路等。

這些基金會的目的在推動「開放社會」上,即自由民主的社會。企圖打破極權,封閉,守舊的傳統與法則。

林肯說:「你可以欺騙多數人於一時,也可欺騙少數人於永遠。但是,不可能欺騙所有人於永遠。」

同理,你可以改變少數人於永遠或多數人於一時,不可能改變所有人於永遠。

個人的力量,可能可以改變社會中的少數人於一時,但是,社會整體的改變,尤其是體制的改變,需要更大的社會力量。甚至,國家的力量,也無法做到,需要多數人民的覺醒與時機等條件的配合。

由此看來,索羅斯的理想,確實崇高,但也太不自量力。因為,他想達到國家力量都達不到的目標。

有些地方成功,尤其是中歐大學,可能可以永續經營。其他基金會,可能隨他去世就煙消雲散。很簡單的道理,沒有錢進來了。

像俄羅斯基金會,光是國際科學基金會投入超過一億美元,可能都巳泡湯了,因為用人與管理不當。

雖然他要求基金會必須精實和清廉,時時檢驗人事行政費用,並確定工作人員不是為錢而來, 獲得他的「信任」, 他才會繼續撥款。

一九八七年籌組的俄羅斯基金會,是不成功的案例之一。這基金會,後來落入共產黨青年團組成的改革派小團體手中,他不得不策劃一場「政變」來拔除這些人, 而負責這場「政變」的人,是他在莫斯科的律師,後來基金會卻被律師占為已用,因此,他又得再發動一次「政變」來拔除他。

「蘇聯解體的事件,可以了解開放社會不能視為理所當然。封閉社會的崩解,不會自動導向開放社會的建立。開放社會是一套非常複雜的架構,奠基於法律和制度。需要特定思維模式和行為準則。 在封閉社會中,威權機構的角色無所不在,過去的經驗,已經彰顯創造一個開放社會有多麼困難。」

「美國 一度是世界強權,領導著自由世界。但是,蘇聯的瓦解,改變了一切。我們可以是世界強權,也可以是領導自由世界的國家,但無法同時兼任兩者。

我們並沒有那麼強大的經濟實力和經濟利益來維持這樣的主導地位。我們不再是國際貿易和金融體系的主要受益人,我們承擔不起世界警察的身份。」

「我們需要一個國際組織來維護和平與秩序,因為世界警察不該由我們擔任。」

因為基金會沒有達到理想,他抱怨西方國家,如英國、法國、德國,尤其是歐盟,沒有付出足夠的力量。

事實上,西方國家也有各國的困境,他的抱怨並不合理。但是,他的唐吉訶德的精神,與已經達到的一定程度的改變,已足以令人佩服。

他的一切作為,基於他的哲學理念。他的成就與格局,幾乎前無來者。

他說,他從事的活動包羅萬象,但這些活動,都緊扣著他的思想,反射性理論,投資理念和開放社會這三根支柱。而他的哲學思想,受波普(Karl Popper)的影響最大。

要了解波普與索羅斯的思想的三根支柱,請直接細讀該書。

此書深奧,希望年輕人多看幾遍,必有收穫。

註:《索羅斯談索羅斯》作者:喬治.索羅斯 譯者:李立心、陳品秀 出版社:堡壘文化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