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六四那年日本的一場遊行

◎ 張月環

中國六四學運爆發時,筆者正在日本留學。記得留日的中國學生想發起示威遊行,但是六月九日李鵬出現在電視畫面上,警告國外留學生不可示威,如有示威,嚴重後果自行負責;密告者,有重賞。消息一傳開,原本想舉行示威的學生負責人難免有所顧慮,歷經激辯後,只得打電話給警察、電視台等媒體記者說取消六月十日的示威遊行。

可是當天仍有一群人浩浩蕩蕩地來到留學生宿舍,他們主張示威應該照常舉行,李鵬的警告算什麼?這群人包括了日本人、小孩、婦女、學生,還有英、美、德、法、泰、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人等,眾多外國人都集中到留學生宿舍了。他們願意代替中國留學生示威遊行,即使不能示威,改為追悼也行。

有一位白髮皤皤的婦女義正詞嚴地說:「絕對不能讓六四的鮮血白流。日本以前也發生過這種事,但是都走過來了。民主是要爭取的,中國也不例外。現在是最重要的時刻,怎可輕言放棄?日本能,難道中國就不能?請不要讓我們失望。」

從外面陸續湧過來的媒體記者很多。為學生助威的另一群人手中拿著自製標語:「中國需要民主」、「我們支援學生民主運動」、「誰是中國民主的劊子手」、「鄧小平、李鵬應為六四下台、謝罪」等,中、英、日文,橫、直都有,彷如戰場上的旗幟。這些人的熱誠,終於感動了中國留學生,開始進行了一場無聲息的示威遊行。

遊行的路程,雖只有短短的從學校到公園兩公里,但是一路上隊伍井然有序,隨時有人加入,也有人忍不住哭起來。那些隨行的記者們,都儘量拍攝金髮碧眼或皮膚黝黑的外國人,要不,就是中國留學生的背後,避免他們曝光。當晚的電視也報導了這則消息。

每到六四時,筆者的腦海裡總浮起留日示威遊行的這一幕。在這裡我見識到了「德不孤必有鄰」的支援,也見識到民主自由的日本握有第四權的記者的自律。這些人,讓六四燭光得以繼續燃燒。

(作者為屏東大學兼任教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