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全球化與新冷戰的十字路口

向來,西方有一種「迷思」: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對俄羅斯,亦復如此。這是一種奇怪的「不對稱性」:習近平、普廷意在顛覆普世價值,西方卻容忍中俄特殊國情,任其權力/利益集團繼續專政,並嚴重威脅國際秩序。圖為北京冬奧「習普會」。(美聯社檔案照)

拜登與習近平視訊,新華社報導︰「美國不尋求與中國打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不支持台獨,無意與中國發生衝突」,刻意不談拜登強調的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接著,布林肯聲明︰對中國境內外壓迫宗教人士、少數民族、異議人士、維權人士、新聞記者、勞工組織者、公民社會組織者,以及和平抗議人士的官員實施簽證限制措施。拜登還可能在近日與北約盟友會面之際,宣布對超過三百名俄國國會議員實施制裁。

今年初,俄軍集結於烏克蘭邊境,西方領袖則熱中於外交斡旋。結果,中俄結盟,普廷出兵。西方頓時驚醒,軍援烏克蘭,制裁俄羅斯。拜習視訊,拜登力促習近平對俄國施壓,並警告若中國幫助俄羅斯將付出「代價」。習近平則「反恐嚇」有備而來︰「如果台灣問題沒有獲得妥善處理,將對兩國關係造成破壞性衝擊」。西方與中國打交道,必須慎防一種陷阱︰中國的承諾還沒到手,自己便先兌現對方勒索。尼克森想要的和平解決兩岸歧見根本未獲承諾,毛周便白白撈到美國從台灣撤出全部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這是五十年前的無本生意。如今,入侵前,普廷宣稱北約繼續東擴、烏克蘭加入北約皆無法接受,德國總理蕭茲即回應︰烏克蘭加入北約在「可預見的未來」沒有可能性。這都叫綏靖政策。綏靖政策的一大特色,在於價值的自我否定,而對立的價值更加囂張。

向來,西方有一種「迷思」︰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對俄羅斯,亦復如此。這是一種奇怪的「不對稱性」︰習近平、普廷意在顛覆普世價值,西方卻容忍中俄特殊國情,任其權力/利益集團繼續專政,並嚴重威脅國際秩序。西方不尋求改變中俄體制,那麼,即使習近平、普廷垮台了,從權力封閉系統來的接班人,依舊是同一本質的統治者,於是風險仍然存在,只是未來在什麼時間、什麼人引爆而已。促使中國、俄羅斯體制變革,必須列入西方的重要議程!

西方政府,抽象價值之外,還有經貿需求、能源需求、定期改選、企業與選民壓力,經常必須向中俄專制政權妥協,彷彿選票操之於專制統治者。各取所需,專制統治者如願得到他們所需要的資金、技術、軍備,以及戰略讓步,用來對內鎮壓、對外擴張,甚至介入西方民主運作。而西方政府,價值與行動往往存在落差。現在,中俄更進一步集團化,利用全球民主退潮挑戰普世價值,改寫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定義。可以說,烏克蘭只是前菜而已,主菜是徹底重構國際秩序、重劃世界地圖。

俄侵烏之前,習普聯合聲明,其中,第一部分談到共同價值觀,似乎比較不受重視。其實,此一內容正是中俄的山盟海誓。包括︰國際上少數勢力繼續頑固奉行單邊主義,訴諸強權政治,干涉他國內政,損害他國正當權益;民主是全人類共同價值,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各國人民有權選擇適合本國國情的民主實踐形式和方式;一個國家是否民主,只能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個別國家企圖以意識形態劃線,強迫他國接受這些國家的民主標準;中俄深厚民主傳統根植於千年發展經驗,體現了公民的需求和利益。中俄帶頭反西方有志一同,與去年阿拉斯加會談、天津會談,中國對美國之氣焰一脈相傳。

這樣的價值共識說明,民主是中俄終極的共同敵人。英國首相強森便指出︰對於俄羅斯傳統勢力範圍可能爆發「顏色革命」,普廷感到非常恐慌,這就是為什麼他決定殘忍地撲滅烏克蘭的自由之火。習近平之於香港,何嘗不是如此?這也預示了,即使烏克蘭已經成為普廷的滑鐵盧,習近平也不會對他切割、倒打,甚至會不計明助暗助俄羅斯的後果,遭到西方制裁也在所不惜。因為,全球經濟榮枯、糧食安全亦將池魚遭殃,最後的贏家是誰還說不定。所以說,民主、專制兩個集團的相互倚賴程度,雖迥異於當年民主、共產兩個集團的不相往來,西方的經濟、科技、軍力及創新能力終究仍佔上風,必須善用優勢拆除所有鐵幕。

川普到拜登,美中關係大船調頭。同時,全球陷入兩年新冠疫情。疫情稍緩,又爆發了圍繞著烏克蘭的兩個集團對峙。五年來,還穿插著其他的次級麻煩,世界不停地進行著深刻變化。也許未來驀然回首,此刻的烏克蘭現場,正是全球化與新冷戰的十字路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