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私校停辦讓我們學到了什麼?

李圓恩

近幾年私校退場的問題,屢屢成為注目的焦點。近日「台灣首府大學停辦!「稻德國真遠」全劇終,學生茫然:想留到畢業」的新聞,令人想探問「為何台灣專科學校十多年紛紛升格大學或管理學院」,導致「不少科系錄取分數偏低,2008年還寫下「7分上大學」傳奇」、被「KUSO出「稻國立真遠」、「稻德國真遠」等流行語。」、「隨少子化影響,如今這五間不是停辦、停招,就是轉手,全走入歷史。」,進而導致師生權利受損、學生求助無門。

1994年4月10日的410教改大遊行,提出四項主要訴求,包括:一、落實小班小校;二、推動教育現代化;三、廣設高中大學;四、制定《教育基本法》。雖然這些訴求,日後也成為台灣整體教育政策發展的目標、基調,卻是被官僚、政客扭曲,而失卻當時這些訴求的真義,以至於現下必須承受諸多的教育困境。

其中「落實小班小校」,小校被以校地取得不易為由搪塞,後續政府卻是將精華國有地賣給建商蓋豪宅,近幾年來,則隨著少子化小校已不是問題,反而是偏遠小學面臨存廢,小班教學仍需努力.卻被政府作為「已經實現」、「真的進步許多」的自我合理化安慰。 「廣設高中大學」的訴求,《學校在窗外潮本》提及是希望可以「讓學生有自由選擇進高中/大學,或進入技職系統的權利。」,且是廣設「公立」高中大學。但1996年6月上任的教育部長吳京卻便宜行事地「宣布開闢「第二條教育國道」,要將現有職校與專科大量升格為技術學院。讓技職學生也可以得到四年制大學的學位。」而當面臨大學招生不足,紛紛被迫退場的衝擊時,相關人士卻又推給「少子化」導致當年廣設高中大學的理想,變成難以收拾的殘局的「意料之外」。

私校退場的問題,屢屢成為注目的焦點。圖為近期停辦的台灣首府大學。(本報資料照)

黃武雄老師在〈廣設大學有什麼錯?〉一文開頭中指出,「廣設大學沒什麼錯?若有錯,錯在浮濫升格;教改沒什麼錯?若有錯,錯在沒有面對關鍵問題。」並述及「今天面對大學浮濫的現實,我們必須釐清過去發生的事實與功過,但一味譴責過去並無濟於事。平心而論,許多技術大學雖然粗糙,但能讓我們的青年都有大學可去,也是好事。只是如何提升大學品質,才是未來要努力的目標。不夠水準的私立大學應該回歸巿場機制,政府有責任找較好的大學收容那些停招學校的學生,甚至藉這機會創辦有水準的公立大學。(後者一點都不難,詳見我寫過的《台灣教育的重建》一書。)不要嘲笑我們的大學生程度太低,他們沒有在中小學受好的教育,也是國家的責任。教育的目的不只是培養人力,而是讓每一個人得到最好的內在發展。如果我是大學的辦學者,我會努力讓這些程度偏低的學生,在進入我的學校四年之後脫胎換骨,變成一個能思考、有視野的知識青年。這是辦學者與教授者的責任。」

離410教改已近30年的時間,黃武雄老師在文末提及「台灣的教育一直深受政治介入,甚至被嚴重扭曲。教改只為了還原,讓教育回歸教育。不要美化過去。戒嚴時期,台灣教育極端變態。解嚴之後,經過二十多年教改的衝擊,比起威權統治的年代,教育環境是有鬆綁。」隨著私校停辦等教育的盤根錯節問題不斷浮現,至少我們可以看著問題,選擇一點一點面對,為了下一代,誰都沒有對教育灰心的權利!讓我們透過這樣的危機,看見台灣教育重建的轉機!

(大腳小腳親子共學團中區助教)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