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紐約COVID-19疫苗接種經驗談

因為武漢肺炎病毒的傳染速率太快,影響層面太廣。短時間內對廣大群眾施打疫苗讓民眾體內產生抗體而形成「群體免疫」是現在抗疫的主要方向。台灣民眾有幸在國內疫情控制相當好的情況下可以等待與觀察其他國家的疫苗接種情形。但在其他疫區較嚴重的國家,除非身體有不適合施打疫苗的狀況,最好盡量去打。雖然可能會有幾天不是太舒服的副作用,但絕對是保護自己免於感染的最好方法,也是朝達到「群體免疫」來控制疫情的最佳途徑。

NYDECO

紐約州從去年12月中旬正式開放COVID-19疫苗接種後,其實出現狀況連連的窘狀。州政府主導的疫苗分配與民眾施打的優先順序顯然出現問題,導致在一月中時紐約市裡幾個用來做大規模疫苗施打的據點無疫苗可用,必須暫時關閉等待新的疫苗運送進來。然而在一月初時,紐約州卻出現有些機構的疫苗因為沒有被使用,而那些機構沒有長期保存疫苗的設備而出現變質必須丟掉的狀況,迫使州長郭謨必須兩度鬆綁先前所訂下的施打疫苗優先順序,放寬可接受疫苗施打的標準,才不至於再有疫苗浪費的情況出現。

筆者因為服務的單位屬於州立醫學中心,在醫院部份與病人接觸的最前線醫護人員以及院區清潔人員成為第一批接種COVID-19疫苗之後,包括教職人員,學生以及同屬醫學中心的所有職員也成為第二批可以接種疫苗的對象。當筆者在1月5日施打第一劑前,收到學校的e-mail指出全醫學中心約四千名員工已經接近半數都接受第一劑的疫苗,鼓勵還沒打的盡快安排時間去打。

筆者在服務的醫學中心接種輝瑞藥廠的兩劑COVID-19疫苗。(圖:作者提供)

簡單填妥個人基本資料和醫療病史後,院方發一張由美國疾病管理局(CDC)所印製的疫苗施打紀錄單,上面會填寫第一劑與接下來第二劑的日期以及疫苗批號。有美國目前正在使用的兩種疫苗,輝瑞以及莫德納兩家藥廠的可以選擇。這兩種疫苗的施打程序略有不同,輝瑞疫苗第一劑與第二劑之間必須相隔三個星期,之後所產生的免疫效力才能達到最大值。而莫德納疫苗則是要相隔四個星期再打第二劑,才算完成整個疫苗接種手續。因爲莫德納疫苗數量較少,當天已經用完只剩下輝瑞藥廠的,所以就施打輝瑞疫苗。

每位接受疫苗施打的民眾都會有美國疾病管理局所印製的接種紀錄卡,記錄施打疫苗的廠牌與時間。(圖:作者提供)

筆者一直是疫苗的相信者,加上因為服務於醫學中心,其實每年秋冬流感季節開始之前,學校是強制規定所有教職員工都必須施打流感疫苗,並在識別證上貼上打過疫苗貼紙,才能進入校區,所以對於打類似疫苗之後的可能副作用並不陌生。COVID-19疫苗和流感疫苗一樣,臨床試驗結果就知道施打後會出現類似流感的副作用。而筆者在打完第一劑後,除了接種疫苗的那隻手臂酸痛了3天之外,並沒有任何頭痛,發燒或畏寒等類似感冒徵狀。不過卻聽到一些已經打完第二劑的同事說,真正的副作用是會出現在第二劑之後。

不同藥廠的COVID-19疫苗施打程序略有不同,民眾可以自行選擇。(圖:作者提供)

三個星期後回到醫院打第二劑疫苗(中心已經超過九成五員工有施打第一劑),其實心裡還暗暗祈禱著,希望能和第一劑一樣沒什麼副作用。結果在電梯裡遇到幾天前打過第二劑疫苗的同事,問她有沒有什麼副作用,她說她打完當晚出現非常嚴重的畏寒,以及間歇性頭痛。隔天早上吃了止痛藥後,到了晚上就沒事了。聽到這樣經驗至少讓我心裡有個底,可以期待副作用來時不用太緊張。

筆者於一月二十六日完成輝瑞疫苗第二劑的施打。(圖:作者提供)

約中午一點打完第二劑後,一直到晚上都沒有感到身體任何不適,甚至連手臂的痠痛也沒有第一劑那樣明顯。心想,難道我會是屬於幸運的百分之四十那一群沒有明顯副作用的疫苗接種者嗎?還沒高興太久,晚上睡覺時就因為身體關節開始出現些微酸痛而睡不著,隔天起床後這症狀沒有減緩,身體卻開始畏寒起來。量一下體溫,是37.3度,接近低燒(37.5度)的標準,整個人也感覺越來越疲累,是很典型的快要感冒的徵狀。於是吃了一次止痛藥,繼續休息。到了晚上,也就是打完第二劑的36小時之後,真的發燒了,體溫升高到38.3度。睡前再吃一次感冒藥,隔天起床後燒退了,僅剩下身體覺得一點疲累之外,沒有其他不舒服的現象。48小時之後基本上一切恢復正常。

這兩天所發生的身體反應基本上與院方所提供的施打疫苗須知說明一樣:打完針24-48小時間會出現類似流感的副作用,副作用會在兩天內消失。這也和其他打完第二劑有出現副作用的人所經歷的時間表差不多。武漢肺炎疫苗接種正式完成。

施打疫苗前工作人員會提供接種疫苗後的相關資訊,如可能產生的副作用等。(圖:作者提供)

不過有幾項事情要注意的是,有些人因為擔心打完疫苗會產生副作用,會想在打疫苗前先吃感冒藥或止痛藥來減輕副作用,這是醫界所不建議的。原因是擔心那些感冒藥如果是在打第二劑疫苗前服用,恐怕會減弱疫苗本身激發起身體產生免疫抗體的能力,降低疫苗效果。但是如果是在第二劑打完之後因為有類似感冒徵狀,就可以服用那些感冒藥來緩解。因為副作用的發生正是身體對疫苗產生反應的最好證明。也就是,除非是特殊情形,平常必須固定服用止痛藥,一般人在施打疫苗(完整兩劑)前不要服用止痛藥與感冒藥。

再來是有許多接種完疫苗的人會好奇身體是否已經產生所謂的抗體而想去醫療診所抽血檢驗體內是否已經有COVID-19的抗體。美國疾病管理局同樣是不建議打完疫苗的人去做這樣的的抗體檢測。因為施打疫苗之後約兩個星期左右,體內會開始生產對抗新冠病毒的「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抗體,這與現在坊間一般醫院或診所要檢測民眾如果曾經感染過新冠病毒後身體所產生的抗體是屬於對抗病毒不同部位的「核衣殼蛋白(nucleocapsid)」不同。因此去檢測抗體的結果可能會是陰性而造成混淆或不必要的擔憂。至於專門做這種「棘突蛋白」抗體的檢測,目前並未廣泛在美國進行。或許等更多美國民眾都接種疫苗後,才會鼓勵民眾去做檢測。

因為武漢肺炎病毒的傳染速率太快,影響層面太廣。短時間內對廣大群眾施打疫苗讓民眾體內產生抗體而形成「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是現在抗疫的主要方向。但是要對抗每種流行病所需「群體免疫」的人數比例並不一樣。目前世衛組織認為當百分之七十左右的民眾體內都有COVID-19抗體時才有可能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而美國防疫首席顧問安東尼佛奇則比較保守的認衛會需要更高的比例。

另一方面,美國現在施打輝瑞與莫德納這兩種主要疫苗所產生的免疫力能維持多久還是未知數。一般認為如果經由感染病毒之後痊癒而產生的自然抗體免疫力可以至少維持6個月以上。而藉由疫苗施打所產生的免疫力是期待至少與目前流感疫苗一樣有一年的效力或更久。因此國際間希望能夠在2021年控制疫情的話,勢必要有足夠的疫苗讓足夠的人接種才可能達成。許多人對於是否要接種疫苗還是抱持觀望態度,畢竟這是在前所未見的速度下發展出來對抗新種病毒的疫苗,的確有許多未知。

總部在紐約市的輝瑞藥廠是全世界最早量產COVID-19疫苗的藥廠之一。(圖:作者提供)

台灣民眾有幸在國內疫情控制相當好的情況下有條件可以去做這樣的等待與觀察。而在世界其他疫區較嚴重的國家,如果有機會可以去接種疫苗,除非身體有不適合施打疫苗的狀況,不然就盡量去打。雖然可能會有幾天不是太舒服的副作用,但絕對是保護自己免於感染的最好方法,也是朝達到「群體免疫」來控制疫情的最佳途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