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要開牌了嗎?

過去伊沙的友好,是在美國的影響之下,而關係轉為惡劣,同樣也是因為美國。國際輿論著眼於討論沙伊兩國是否能恢復友好,或兩國是否開戰,但這樣的命題就和伊朗與美國是否會改善關係、伊美是否會開戰?一樣的沒有意義。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外交部近日對伊朗喊話:「我們會伸出雙手與伊朗共創和平,但伊朗不見得想要降低緊張局勢。」隨後,伊朗外交部也回應道「看起來沙烏地近期與一些波斯灣國家互動,應該已經知道流血的戰爭對自己不再有幫助了」,也順勢對沙烏地心戰喊話,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絕對會是第一個歡迎這種改變的國家,「希望能夠沙烏地進行區域性質的合作來解決區域問題。」從這些互動來看,自上個世紀80年代之後就交惡的兩個西亞大國,持續對峙的機會仍相當高。

多數人都知道伊朗與沙烏地兩國關係惡劣,而且帶有濃厚的宗教衝突味,即什葉派(Shiite,伊朗)與遜尼派(Sunni,沙烏地)的對抗。然而兩國的關係好壞,從本質上來看並不具宗教意涵。伊朗自16世紀以來就是什葉派國家,而同一時間的阿拉伯半島則是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領土。18世紀之後,半島上的紹德(Saud)家族勢力崛起,其目的之一便是挑戰鄂圖曼的權威。儘管紹德隨後也曾遭到其他勢力壓制,但在20世紀又重新稱霸半島,建國沙烏地阿拉伯。享有亞洲海域優勢的英國,在半島周邊區域,如科威特(Kuwait)、卡達(Qatar)、亞丁(Aden),身兼「保護」這些區域的任務。沙烏地在建國之後,較積極與美國接觸,雙方有石油方面的合作,用意便是為了抗衡英國在阿拉伯半島的影響力。在這時期,伊朗與沙烏地其實沒有什麼交集,儘管雙方分屬不同的伊斯蘭教派,也不至於看對方不順眼。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取代了英國在伊朗與西亞地區的地位。美國主要是為了圍堵蘇俄的共產勢力,但掌握伊朗的石油利益也是原因之一。不過美國取得的優勢仍不夠穩定,畢竟在60年代之後,美國深陷越戰(Vietnam War)泥淖,此外,1971年英國正式退出波斯灣(Persian Gulf)之後,伊朗巴勒維國王(Pahlavi Shah)認為維護波斯灣安全捨我其誰,也得到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的支持,畢竟伊朗在圍堵蘇俄上仍有利用價值。近年來,學者阿勒凡迪(Roham Alvandi)對於巴勒維的研究中,主張的就是伊朗並非美國的代理人,在部分議題上仍具有主導權。沙烏地與伊朗成了美國在西亞「雙柱政策」(Twin Pillars Policy)的兩根柱子,重點就是石油方面的合作。到了此時,沙伊之間的關係仍沒有對峙,顯見教派不同並非決定兩國關係的友好與否的主因。

自上個世紀80年代之後就交惡的伊朗與以色列,持續對峙的機會仍相當高。(REUTERS)

不過,美國享有這兩根柱子的時間並不長。1978年之後伊朗巴勒維政府陷入動盪,翌年垮台,向來持反美立場的宗教人士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趁隙掌握政治權力,建立了伊朗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 of Iran),至此伊美關係開始翻轉,到了1979年11月,伊朗的美國使館被伊朗人包圍、使館人員遭挾持,伊美關係豬羊變色。對美國而言,這當然是極震撼的轉變,畢竟伊朗革命的本質並非反美,最後卻演變成與美國徹底撕破臉。此後伊朗開始公開譴責美國陣營的盟友,尤其是西亞地區的以色列(Israel)與沙烏地。換句話說,伊朗與沙烏地開始出現對峙,關鍵因素在於兩國對美國的態度。

過去伊沙的友好,是在美國的影響之下,而關係轉為惡劣,同樣也是因為美國。國際輿論著眼於討論沙伊兩國是否能恢復友好,或兩國是否開戰,但這樣的命題就和伊朗與美國是否會改善關係、伊美是否會開戰?一樣的沒有意義。關係已經惡化的國家,該如何友好?除非當事國之一的政局發生重大變化,才有改變的契機出現。或者外在局勢產生變化,迫使敵對對手不得不握手言和以維護自身利益。然而,這樣的情勢變化又有誰能料得準?伊朗對抗美國即將進入第四十二年,代表伊朗對抗沙烏地的時間一樣長,此時若要伊沙握手言和,並非易事,首要之務是解決某些課題。

葉門問題就是其一。在早期紹德家族的擴張之中,一直沒能取得葉門這區域,更何況南方還有英國在亞丁的勢力。即使在冷戰時期,英國已經退出亞丁,轉而由蘇俄的共產勢力滲透成功,沙烏地也沒能順利全面取得葉門區域的主導權。1990年之後的葉門內戰,沙烏地藉機介入,而伊朗也開始將手伸入葉門,為的只是和沙烏地唱反調。對伊朗而言,葉門境內的沙烏地勢力壓迫,等同是美國的壓迫。在葉門反沙烏地的勢力中有什葉派、也有遜尼派,伊朗若有協助,就有了「反沙抗美」的意涵。

1990年之後的葉門內戰,沙烏地藉機介入,而伊朗也開始將手伸入葉門,為的只是和沙烏地唱反調。對伊朗而言,葉門境內的沙烏地勢力壓迫,等同是美國的壓迫。(AP)

近期沙烏地與卡達的大和解,讓伊朗多了一點嘴砲的空間。沙烏地的政策是否會因為美國情勢的起伏而出現調整?假使美國往後國勢一路走衰,沙烏地在阿拉伯半島與整個西亞地區的優勢將可能不再如以往。但儘管如此,也不存在美國勢力衰頹,沙伊就可能言歸於好的結論。除了兩國在部分議題上難以達成共識之外,過去曾與沙烏地競爭阿拉伯領導地位的國家,例如冷戰時期的埃及,是否將藉由其他方式再次成為沙烏地的對手?伊朗有沒有可能在這樣的情勢變化下,順勢對沙烏地落井下石?

相較之下,伊朗看起來沒有什麼包袱,畢竟這四十一年來都走在反美路線上,若死對頭一路衰頹,肯定更樂在心頭。上述伊朗外交部的發言,聽起來就像是對沙烏地喊話:「希望沙烏地可以重新做穆斯林,而不要做為美國的走狗。」沙烏地方面當然不可能讓伊朗主導西亞局勢發展,而且看來雙方都無意信任對方。兩邊的說法一如周星馳賭片裡的對話:「要開牌可以啊,但你開先!」。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嘴上你來我往,但沒人願意開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