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瞭望之窗》拜登銳不可擋,桑德斯離民主黨總統提名愈來愈遠?

桑德斯的獨特魅力,在於他自詡是「民主社會主義」者,主張全民健保、大學免學費、以及課徵富人稅等旨在彌平社會正義與貧富差距的「左傾」議程,也因為如此左傾的價值政見,讓民主黨黨內溫和派不敢恭維,深怕嚇跑中間選民。因此在民主黨內形成「反桑德斯」的勢力。4年前川普面對共和黨內部反對力量,依然取得過半數黨代表選票,甚至最終還帶領共和黨重新執政,今日的桑德斯面臨民主黨內的抵制力量,卻似乎很難複製「川普模式」,原因何在?

托克維爾

繼3月3日贏得「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民主黨10個州的初選之後,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民主黨主流「制建派」鞏固力挺下,於10日舉行的初選再拿下關鍵性的密西根、密蘇里、密西西比等州初選勝利。根據最新開票結果,初選迄今拜登總共已囊括超過700張黨代表票,將他與桑德斯的差距擴大到百餘票。

這個結果並不令外界太感意外,但對拜登而言卻深具意義。拜登的選票基礎原本就來自非洲裔、年長、教育程度較高、白人女性以及郊區選民,上述這幾個州多是非洲裔主要選區,拜登甚至在密西西比和密蘇里州以懸殊票數拿下應該支持桑德斯的較低教育程度白人選民。至於密西根州傳統上更被視為大選時的兵家必爭之地的關鍵「搖擺州」,拜登在此州的得票率比4年前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還高,桑德斯的得票率則少了兩成。桑德斯最大的夢魘,是4年前所向披靡的年輕選票,這次卻大幅滑落,指標性意涵不可言喻。

這不僅是拜登個人的重要勝利,讓他從初選起步的跌跌撞撞到步入正軌,甚至劍指民主黨總統提名,對於民主黨「建制派」也是一大鼓舞。

反觀初選起步氣勢如虹的桑德斯,在「超級星期二」之前還獨領風騷,全國性民調還領先拜登和其他民主黨競爭者多達20%,如今聲勢被拜登取代,證實先前民主黨人的憂慮,就是桑德斯的選票「天花板」界限是否僅止於其基本盤、無法於大選時有擴大支持群的能力?

初選起步氣勢如虹的桑德斯,在「超級星期二」之前還獨領風騷,全國性民調還領先拜登和其他民主黨競爭者多達20%,如今聲勢被拜登取代。(AFP)

桑德斯的獨特魅力,在於他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政治哲學,那就是自詡是「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t)者,主張全民健保、大學免學費、以及課徵富人稅等旨在彌平社會正義與貧富差距的「左傾」議程,成功吸引拉丁裔和年輕選民青睞。但也因為如此左傾的價值政見,讓民主黨黨內溫和派不敢恭維,深怕嚇跑中間選民。因此就像4年前共和黨主流派擔心高舉「反建制」旗幟的川普(Donald Trump)贏得初選,自動集結「絕不川普」(Never Trump)勢力,如今在民主黨內也形成「反桑德斯」(Not Sanders)的勢力。

問題是,4年前川普面對共和黨內部反對力量,依然取得過半數黨代表選票,讓「絕不川普」無可奈何,甚至最終還帶領共和黨重新執政,今日的桑德斯面臨民主黨內的抵制力量,卻似乎很難複製「川普模式」,原因何在?

除了上述桑德斯具爭議性的政策主張之外,還有幾項結構性因素。

4年前共和黨急於拿回執政權,但最後冒出特異獨行的川普這號人物來成就全黨的目標,川普的選戰策略固然是主因,但在整個初選過程中,共和黨建制派原本也是希望推出贏面較大的候選人。但2008年共和黨失去政權時,當時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卸任得不甚光彩,一來以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發動反恐戰爭被揭露為一場騙局,二來2007年爆發金融海嘯,都有助於民主黨的歐巴馬(Barrack Obama)趁勢而起。

2016年歐巴馬卸任前,美國沒有出現大危機,經濟開始慢慢復甦(現在被川普收割)。歐巴馬的執政成績各有褒貶,但多數民主黨人仍然與有榮焉,這也讓民主黨溫和派選民藉著拜登緬懷「歐巴馬情結」。對於桑德斯較為極端的主張,民主黨多數選民寧願選擇「安全牌」,他們認為拜登縱使不是最好的候選人,但至少是檯面上最具實力可以拉下川普的民主黨選項。

歐巴馬的執政成績各有褒貶,但多數民主黨人仍然與有榮焉,這也讓民主黨溫和派選民藉著拜登緬懷「歐巴馬情結」。(AP)

一項全國性民調顯示,桑德斯與另一位已退選的麻塞諸塞州參議員華倫(Elizbeth Warren)的政見主張較接近,但兩人加起來只獲得35%民主黨選民的支持。反觀拜登加上已退出初選的前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長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羅巴查(Amy Klobuchar)、前紐約市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和其他人,就擁有相對多數的45%的民主黨力挺。

民主黨「建制派」的團結,正是桑德斯無法突破選票「天花板」的主要障礙,這也是「反桑德斯派」可能能夠達成「絕不川普派」政治目標的關鍵因素。

桑德斯也不是沒有最後一搏的機會,那就是在避免在3月17日舉行的佛羅里達(219張)、伊利諾(155張)、俄亥俄(136張)以及3月24日的喬治亞(105張)等州初選,被拜登進一步拉開差距。而且華倫雖然退選,目前尚未背書桑德斯或拜登。如果桑德斯能夠爭取到華倫的支持,或許還可將戰線延長。此外,如何有效激發出年輕選民出來投票,也是現階段桑德斯念茲在茲的課題。

銳不可擋的拜登,會否讓桑德斯離民主黨總統提名愈來愈遠?由於新冠疫情在美國快速蔓延,導致拜登和桑德斯取消部分競選造勢活動,不約而同將選焦轉向川普政府控制疫情不利,以及疫情對經濟的可能衝擊,這對以逸待勞的拜登更有助益。如果拜登能夠在日後的初選州成功爭取到更多女性、低教育程度白人、以及非洲裔選民的力挺,形成穩定多數聯盟,對於獲得過半1,991張黨代表票,將是最強而有力的利多。過了提名這一關,再來進一步擴大基本盤,吸引討厭川普的獨立選民與年輕選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