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歷史上的今天》誘騙黑人作為梅毒實驗對象?!以科學之名,行壓迫之實

塔斯基吉梅毒實驗後,可說是徹底摧毀黑人對美國公共醫療系統的信任,因此許多黑人開始拒絕器官捐贈,或不再信任醫學界,間接地,也讓黑人族群不甚願意參加正規的醫療救助。

介柔/法律白話文運動

「我們能夠注視你的雙眼,且代表著全體美國人民向你們宣布:過去美國政府的所為是丟臉、可恥的。對於非裔美國公民,我感到很抱歉,我再度為著聯邦政府實行一個帶有種族主義的實驗,向你們致歉。」

22年前的今天,美國柯林頓總統於白宮,舉行了一場紀念會,並且正式對外向「塔斯基梅毒實驗」中受害者們致歉。

22年前的今天,美國柯林頓總統於白宮,舉行了一場紀念會,並且正式對外向「塔斯基梅毒實驗」中受害者們致歉。(美聯社)

塔斯基梅毒實驗

從1932年開始,美國的公共衛生署在南方阿拉巴馬州對黑人族群,以「不治療梅毒」為主旨進行了一系列的人體實驗,目的在於觀察黑人與白人在死於梅毒時的病理變化,有無差別。該實驗藉由提供免費醫療、食物、喪葬費用補助等吸引人民參與,但計劃曾因社會經濟往下滑而致政府給予的經費中斷,參與者因此不再能接受任何由國家補助的醫學治療,也就是,先前已因實驗而得梅毒的人,政府不再負責醫治好他了。

從1932年開始,美國的公共衛生署在南方阿拉巴馬州對黑人族群,以「不治療梅毒」為主旨進行了一系列的人體實驗,目的在於觀察黑人與白人在死於梅毒時的病理變化,有無差別。(網路)

因為實驗開始時尚未發現可有效治療梅毒的解藥,直到1943年,醫學界找到青黴素,才使梅毒脫離絕症的名號。理論上來說,既然已有解藥,實驗就該結束。但實質上,實驗非但沒有結束,這些醫療人員反倒反過頭再利用一次受試者。當時負責的醫師認為,如果能記錄下這群「不接受梅毒治療病患」的症狀變化,藉此發現梅毒在黑人與白人身上,是否能引發不同的併發症,便可利用科學去證實種族的差異性。

所以,研究人員不但故意不給患者有效的藥品服用,更企圖阻止這些病患接受有效的治療。

試驗一直持續到1972年,因有實驗知情人士向外界透露案情,進而被社會批判喪失道德,泯滅人性尊嚴,這樁堪稱美國醫療史上最大污點的研究,才終於走入歷史。

因為實驗開始時尚未發現可有效治療梅毒的解藥,直到1943年,醫學界找到青黴素,才使梅毒脫離絕症的名號。理論上來說,既然已有解藥,實驗就該結束。但實質上,實驗非但沒有結束,這些醫療人員反倒反過頭再利用一次受試者。(網路)

破壞黑人信任國家的後果

塔斯基吉梅毒實驗後,可說是徹底摧毀黑人對美國公共醫療系統的信任,因此許多黑人開始拒絕器官捐贈,或不再信任醫學界,間接地,也讓黑人族群不甚願意參加正規的醫療救助。另外,在黑人社會中,更有此說:愛滋病之所以會在黑人社會裡蔓延,都是因為美國政府當年肆意地將性病(例如:梅毒)帶入而致。

在1972年實驗結束時,原本有399名的被研究者,也僅剩74位仍存活。事後,美國政府雖提供1000萬美元作為賠償,並由總統親自公開致歉。看似彌補之舉,或許也只是民意導向的不得不。

說到底,都是人類自以為而造就成的悲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