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hinac》《Wake Up, Girls!》ー因為WUG,仙台從異鄉成了第二故鄉(下)

仙台不是他鄉,而是成為了許多WUGner心中的「第二故鄉」。故事結束了,但與這塊土地的牽絆,或許還會持續到永遠永遠吧。

hinac

續上篇

東北的仙台是《Wake Up, Girls!》(以下簡稱WUG)的故鄉,在那裡,永遠有無限的驚喜等待著。

新章預告片推出時即被肉搜的「家」。(圖:作者提供)

仙台車站在故事中出現過無數次。外頭的人行平台從一開始真夢回鄉、WUG成員們望著架在正對面LOFT大樓的電視牆,一路到車站一角的對手i-1 club的北澤志保與真夢的對手戲,只要是WUGner(WUG粉絲的通稱),很難不在這個東北最大交通樞紐找到自己熟悉的景色。

仙台站外的人行平台,LOFT的電視牆目前已拆除。(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人行平台往車站方向看去也有幾個橋段。(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搭上只要五百元日幣銅板即能暢遊市區的復古觀光巡迴巴士,往獨眼龍伊達政宗的城堡青葉山城遺址而去,從車上也能瞥見的超市AEON多次與WUG聯名,除了推出限量結帳卡外,甚至連店內廣播也常與WUG合作錄製。令人感動的是,在聲優進行Live時,AEON每每送來感謝花籃或看板,足見WUG團隊與地方共生的好交情。

WUG與AEON合作的店內廣告。(圖:作者提供)

米果商「三幸製菓」與仙台AEON合作的WUG聯名活動,策劃者其實也是WUGner。(圖:作者提供)

青葉山城在仙台市郊的小山丘上,目前只剩遺跡,來這裡不僅攬勝,也為了尋找WUG的宣傳圖(Key Visual)的場景,以及WUG故事中的諸多畫面。巴士經過的仙台市八木山動物園,除了在《Wake Up, Girls! 新章》中出現,也是系列作外傳《Wake Up, Girls! ZOO》影射的地方。 仙台近郊的場景,就要多費點力氣了。除了青葉神社,我也曾多次前往旭之丘的「日立System Hall仙台(日立システムズホール仙台)」,沿山而建的格局,有個挑高的大廳,沒有活動時開放給公眾免費使用。WUG隸屬於一個弱小的經紀公司,因此這裡就像是台北地下街般,成為了沒錢的WUG練舞的場所。

青葉神社的痛繪馬。(圖:作者提供)

日立System Hall的挑高大廳小舞台。(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MV也在這邊拍過

破碎的地形是仙台郊區的特徵。西北西方丘陵地住宅區上,一棟喚做「中山 Modern House」的木造兩層透天厝是我的目標。這裡的屋主是三位當地人,各自居住於附近的公寓大樓中,因為迷戀日式平房的味道,接收了這間房,假日偶會舉辦些小型活動,對於WUGner來說,這裡是故事新章中,成員們一起住宿的「家」。

新章推出時被吐嘈到爆的一幕,不符合地心引力的廂型車。(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事先聯絡了屋主之一的岩間小姐,我在約好的時間抵達。她非常熱情的招待著,除了拿出聖地巡禮的定番簽到簿外,也找出了跟故事一樣的湯鍋讓我拍攝。不免俗的,我問了問當時劇組取材的狀況,她也娓娓道來當時取材時,劇組是多麽用心到連柱子的雕花都一一拍下的往事。

屋內的一小塊WUG展示區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個數量與珍稀度太過異常,連聲優使用過、簽名版的劇本都有,實在令人吃驚,岩間小姐接受了我的詢問,並說出了一個很悲傷的事實。

「這些,原本是一個之前過世的WUGner的收藏品。」

「我記得他」我道。

「過世之前的他不僅喜歡WUG,也很樂於與大家交流,所以他的內人決定將這些藏品捐到我們這裡來。」

她停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 「跟WUGner分享才是這些珍藏該去的地方。」

我翻著那些珍藏,在陽光灑落的日式房屋特有的縁側(走廊)坐著好久一陣。 WUGner們常常親同家人般的支援彼此,或許在「家裡」分享藏品,也是那位同好身後的願望之一吧。

珍貴的簽名劇本。(圖:作者提供)

一次東北之旅結束前,我搭著公車蜿蜒上山,來到了一個叫「望洋台」的住宅區裡。這裡是主角島田真夢的老家,還有個跟經紀人松田有過許多對手戲的小公園。

嚴冬中的仙台,溫度計在零度上下打轉,沒有攜帶手部防寒裝備的我,雙手漸漸失去知覺,但仍努力將畫面拍完。畢竟這是一個對於故事裡相當重要的場景,沒有了松田與真夢的這段對手戲,就沒有後面七人一起綻放的青春活力,我拿出真夢的黏土人模型,讓她站在公園的入口,拍下了真夢回鄉的一幕。

電影版的BD封面就在望洋台公園外的斜坡上。(圖:(左)作者提供、(右)截自網路)

真夢與望洋台公園。(圖:作者提供)

回程的公車上碰到的五級餘震,讓我大傷後續的行程外,也將我拉回了這個故事的初衷,一個以災後復興為開端的動畫。我曾經因為這個故事的關係前往了氣仙沼,海嘯後的大火將這裡幾乎化為人間煉獄與灰燼。「對啊,幸好我與家人都逃出來了,雖然我失去了一切,但WUG也給了我很多重建家鄉的力量」我碰到的氣仙沼WUGner,曾這樣對我說著。

出現在故事中的氣仙沼旅館大鍋屋,今已改建。(圖:作者提供)

大鍋屋內的巡禮留言本。(圖:作者提供)

與那位氣仙沼同好在解散演唱會時,於故事中也出現過的埼玉超級巨蛋再度相遇。我突然想起了解散巡迴中,兩位出身於東北的聲優、飾演林田藍里的永野愛理,以及飾演菊間夏夜的奧野香耶的兩句話:

「請繼續把東北、把仙台當作自己家!即使企劃結束了,也希望大家偶爾回來看看!」

「謝謝你們在眾多動畫中,選擇了我們!」

「這還用說嗎!」那時不只我帶著淚喊著,旁邊很多WUGner也一樣的道出了這句真心話。

會場外的人形立牌。(圖:作者提供)

會場外的大型感謝告示。(圖:作者提供)

六年來,不知不覺中,當我踏出新幹線車廂、踏出機艙門時,總是有著回家的安心感,仙台不是他鄉,而是成為了許多WUGner心中的「第二故鄉」。故事結束了,但與這塊土地的牽絆,或許還會持續到永遠永遠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