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hinac》《弦音》ー在冷冽的長野,玩起了「大地遊戲」

弦音或許比另一部同是京都動畫出產的女性向作品《Free!》關注度低,但弓道的描繪上有著極微細膩的刻畫,也就讓人甘願為了這部戲,千里迢迢的從東京搭新幹線到長野。

hinac

「這部是不是因為不是妹子當主角所以討論度很低啊?」。

在聊到《弦音-風舞高中弓道部- 》這部以男子高中生參加和弓社的作品時,一位業內人士這樣對我說著。

古云君子六藝中就包含弓(即:射),只是在儒家文化圈中,仍將弓道作為一項身心一致技藝傳承的,目前唯有日本較盛行。弦音或許比另一部同是京都動畫出產的女性向作品《Free!》關注度低,但弓道的描繪上有著極微細膩的刻畫(要說人物細膩也行,第一集還沒看完就明示到讓人把配對配完了…嗯當我沒說),也就讓人甘願為了這部戲,千里迢迢的從東京搭新幹線到長野。雖然外國人有節約法,但加上租車費,兩張諭吉(兩萬日幣,近台幣六千)還是跑不了的固定開支。

伺去神社裡參加合宿的主角三人眾。(圖:作者提供)

一出車站便能感受到長野名不虛傳的寒冷,難怪有跑演唱會活動的朋友說,習慣了長野的冬天後回東京會感覺東京熱如夏。

《弦音》的場景一反前作上低音號有邏輯性的塊狀安排,而是回到了輕音時代換幕後可能會離個老遠、在城市中跳來跳去的設定。雖然在地點安排上還是能發現京都動畫承前啟後的用心,或許是長野當地沒辦法如宇治般接的順暢,對我們這種「老司機」來說,也只能把場景蒙太奇一下,將整個城市切割處理了。

先從北長野站附近開始這次的旅程,站前廣場即是第九集描寫幼年時湊與靜彌的重要場所。雖然背景的百貨大樓略為平移了一番,但從車站與附近民房的位置仍能輕鬆辨認。徒步十分鐘左右的桐原站月台,則是主題曲MV中海斗坐著的地方。

利用一些地景當標的,仍可比對出第九集的感覺。(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桐原站的月台,真的好像海斗就坐在那裡一樣。(圖:作者提供)

搭乘長野電鐵回到市中心,在細雨中參拜了與台北北投有淵源的善光寺,然後穿過商店街,朝著山邊走去。看到長野西高校的指示牌後,便到了故事中同樣讓湊與靜彌牽絆(羞)很深的「往生地公園」。在動畫初始時,湊的晨跑戲,被靜彌的狗狗「小熊」撲倒的折返點便是這座小公園。

第一集就撩得人不要不要的,母湯。(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在京都動畫的刻畫下,公園也如同北長野站一般,是兩人對手戲中很特別的場所。除了晨跑以外,往公園一旁望去,溜滑梯即是兩人小時候玩耍的場所。住家雖然是虛構不存在的,但若把這個公園視作是這個配對(?)的聖地,我想挺不賴的。

小時候的戲也在這裡,後面就是上圖的公共廁所!(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弦音》的校園景建構就跳得更多了,根據曾經是「長野高校」校友的粉絲回報,校內景取材自該校,但在離開了校園圍牆這個「結界」之外,則來自長野地區另一所高中「長野西高校」。從往生地公園徒步約五分,就能來到從第一集便出現過的風舞高校正門口。

對於故事與我來說,校門空景的意義實在不大,我沿著圍牆,繼續往無人的山間前進。一個看似違建的房舍對面的即是學校側門,也就是風舞高校弓道部社員們社團活動結束後會使用的出入口,從這個出入口往山下一直線前進,便能完整體會第九集中揪團吃大阪燒的放學時刻了。

學校側門外的違建跟台灣有87%像。(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沿著校門口的路走就能跟弓道部員一起吃大阪燒囉!(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在第一日利用徒步與電車探訪後,次日我選擇駕車前往其他地方,除了好代步、速度+100外,這天從早便降雪,有台帶有暖氣的車也讓人不至於被凍到太難受,防禦也+100!

將車停妥在淺川地區的停車場,縣道是通往川端康成筆下雪國(新潟縣)的道路之一,比市區還要再更冷些。在山邊的住宅區迂迴了十分鐘,來到了「伺去神社」。與故事中不同的是,除了拜殿以外,其他建築俱不存在,十分迷你,但拜殿的一旁仍貼有海報,參道上也掛有對照圖,甚至巡禮簽到簿也沒少!

爬上山就是為了這座鳥居與參道啊!(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拜殿旁貼有作品的海報。(圖:作者提供)

就像台灣會下太陽雨,我在太陽「雪」中成了第一位在簽到簿上留下筆跡的外國粉絲,然後開著車,前往故事中最重要的場景之一,長野運動公園弓道場。

在長野運動公園中有佔地不小的弓道場,足見弓道在縣內的地位。鄰近的則是綜合體育館,體育館接鄰弓道場的小路與出入口,即是風舞高校在參加大賽時的休憩場。湊、靜彌與愁再會面、海斗被菅原兄弟激怒的地方也是這裡。

出征前的集合場所在弓道場旁的體育館。(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弓道場即使在平日依然有人練習著,為了不打擾弓道少年少女的練習,我選擇不進場,只是靜靜的在場外看著箭上靶→取箭→再將箭射上靶,不知為何,在暖陽高照下,我見得入迷,而且其實還挺紓壓的。

跟河童像照張合照吧!(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將市區的幾個零散場景走了一圈後離開長野,在新幹線中看著日落回到東京。想著這群大男孩們總是在暖陽步行,反觀這趟則是常在接近零度的「霙」(雨+雪)中進行,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心酸。但是想到《利茲與青鳥》裡面的女主角也叫做霙(Mizore),似乎也沒那麼讓人提不起勁了。

阿宅或許就是如此單純的生物吧!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