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卡斯楚與拉丁美洲

他讓一個殖民地脫胎換骨,成為獨立國家。卡斯楚對拉美國家影響深鉅,最後卻以極低調方式告別塵世,因為他深信,包括古巴在內的拉美國家,均有自我療癒能力。

陳小雀 

11月30日,卡斯楚的骨灰自哈瓦那啟程,四天內穿越了一千多公里,最後於12月4日,與古巴國父西斯佩德斯(Carlos Manuel de Céspedes,1819-1874)、革命家馬帝(José Martí,1853-1895)一起安息在古巴東部的聖地牙哥,這個被古巴視為革命搖籃的城市。

卡斯楚謝幕,古巴島內一片肅穆哀戚,而隔著海峽的古裔美人在邁阿密則歡聲雷動。各國領袖對卡斯楚有不同的評價,無論緬懷抑或批評,發言內容考驗著政治人物的智慧,甚至一開始對於是否參加卡斯楚的葬禮也是充滿政治算計。

拉美國家現任的總統均十分推崇卡斯楚,不乏拉美重量級的政治人物,現身在這場私人葬禮上。那麼,容我再次以大時代的歷史視角,談談卡斯楚對拉丁美洲的影響。

卡斯楚的骨灰自哈瓦那啟程,四天內穿越了一千多公里,最後於12月4日,與古巴國父西斯佩德斯、革命家馬帝一起安息在古巴東部的聖地牙哥。(AFP)

1956年11月25日凌晨,卡斯楚所招募的游擊隊員個個身穿橄欖綠軍服,佩帶「七二六運動」袖章,於墨西哥委拉克魯斯(Veracruz)杜斯潘(Tuxpán)河的渡船口,登上葛拉瑪(Granma)號汽艇航向古巴,展開驚天動地的古巴大革命。2016年11月25日,卡斯楚於晚間10點29分辭世。整整六十年,卡斯楚不僅與歷史同行,改寫了古巴歷史,也改寫了拉丁美洲史。

1960年代,拉美國家除了古巴,皆陷入冷戰時期的反共迷思裡,左派思想分子被以破壞美洲區域安全而遭鎮壓。此外,貧窮逼得農民只好揭竿起義。拉丁美洲地大物博,怎麼會落入貧窮地步呢?藉用烏拉圭作家愛德華多.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1940-2015)的論述來解釋拉美的貧窮現象:

「農村創造的收益,全花費在城市或流向國外。」

的確,農村不僅是貧窮的發源地,也是起義的溫床。中美洲的瓜地馬拉、尼加拉瓜、薩爾瓦多陸續爆發游擊戰,南美洲的哥倫比亞、祕魯等地也出現游擊隊。1964年以降,在美國的運作下,拉美國家紛紛與古巴斷交。以革命譜寫抗暴史詩,是拉丁美洲二十世紀的宿命,而古巴的社會主義改革成效正是拉美游擊隊的仿傚對象。1967年,切.格瓦拉(Che Guevarra,1928-1967)在玻利維亞起義失敗而被處決。1968年,墨西哥爆發學生運動,約三百位學生、教師、知識分子遭政府當局鎮壓死亡,一千兩百名被捕。左派、貧窮和革命激起了拉美解放神學運動,一些服務於窮鄉僻壤服務的神職人員,在親眼目睹人民的貧苦之後,本著人飢己飢的精神,親自走上反抗之路。

以革命譜寫抗暴史詩,是拉丁美洲二十世紀的宿命,而古巴的社會主義改革成效正是拉美游擊隊的仿傚對象。圖左為卡斯楚,右為格瓦拉。(圖:網路)

諸多抗議運動無疑回應了古巴大革命,拉美人民口中的「菲德爾」和切.格瓦拉成了革命英雄典範。

1970年代,基於血濃於水的民族情愫,拉美國家陸續與古巴恢復邦交。然而,彼時的巴拉圭、玻利維亞、烏拉圭、阿根廷、智利、巴西等國卻為了迎合美國的反共政策,而實施恐怖軍事獨裁。據統計,約四萬人失蹤,五萬人遇害,五十萬人受到監禁與酷刑。1980年代以降,這些南美洲國家回歸民主制度後,並未以報復手段清算前朝,有些國家如烏拉圭甚至主張「民族諒解」,赦免軍政府時期軍警人員所犯下侵犯人權的罪行。

1990年代,拉美國家經歷華盛頓共識所主導的新自由經濟政策,任由美國以解決拉美經濟危機為由,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美洲開發銀干預拉美經濟,結果導致拉美社會不公,加劇貧困問題。拉美國家反過來看古巴,發現這個長期遭受禁運的島國,竟然充滿歡樂,也是拉丁美洲最公平的社會。愛德華多.加萊亞諾如此形容卡斯楚:

「一個殖民地能成為獨立國家,他那可以感染民眾的力量是關鍵。」

1956年11月25日凌晨,卡斯楚所招募的游擊隊員,個個身穿橄欖綠軍服,佩帶「七二六運動」袖章,展開驚天動地的古巴大革命。(www.lavanguardiadigital.com.ar)

拉美革命分子漸漸反思武裝抗義的負面結果,改以民主體制的現代革命迎接千禧年。2005年,古柯農出身的莫拉雷斯(Evo Morales,1959-)當選總統,為玻利維亞第一位原住民總統。智利的蜜雪兒.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1951-)走過軍政府的迫害與流亡後,於2005年首度當選總統,更於2013年第二度當選總統。2010年,荷西.穆希卡(José Mujica,1935-)當選烏拉圭總統,他曾加入「圖帕馬羅斯國家解放運動」(El Movimiento de Liberación Nacional-Tupamaros)游擊隊,因此被捕入獄十四年。同樣,巴西前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Vana da Silva Rousseff,1947-)也曾因加入反獨裁的左翼地下組織而入獄。尼加拉瓜的奧爾特加(Daniel Ortega,1945-)投入桑定民族解放陣線(Frente Sandinista de Liberación Nacional),在卡斯楚政府的暗助下,進行了十七年的游擊戰,卻以高支持率第四度當選總統。薩爾瓦多的「法拉本多.馬蒂民族解放陣線」(Frente Farabundo Martí para la Liberación Nacional),結束十二年內戰後,轉型成為合法左派政黨,有兩位成員贏得兩次大選,成為民選總統。

告別游擊戰,結束軍政府,拉美國家努力邁向民主改革之路,導正自獨立以來即被扭曲變形的社會。如果古巴未遭禁運,或許就沒有強人卡斯楚,而古巴應可早日正常化。雖然卡斯楚對拉美國家影響深鉅,但包括古巴在內的拉美國家均有自我療癒能力,強人以極低調方式告別塵世,頗有智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