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魔幻拉美》馬帝:高舉星辰的革命家

從十六到四十二歲,馬帝除了將人生精華獻給古巴獨立運動之外,也致力於文學創作。在文壇,馬帝是現代主義先驅;在政壇,他是古巴民族英雄。馬帝並非古巴國父,但他喚起拉丁美洲各國的文化認同與團結精神,其功勛鏤刻於時空之中,無人能及。

陳小雀

喜歡古巴音樂的朋友,應該對〈關塔那美拉〉(Guantanamera)這首歌不陌生,即便不熟悉也能隨著旋律哼唱兩句。這首曲調於1940年代譜成,歌詠古巴東南部關塔那摩(Guatánamo)地方的小姑娘,曲調旋律很適合即興填詞,後來在1950年代填上了馬帝(José Martí,1853-1895)的〈樸實詩篇〉(Versos sencillos)之後,更讓這首曲子揚名海外。

〈樸實詩篇〉正如其名,詩句平易,以八音節方式書寫而成,字字蘊藏鄉愁,也滿懷理想與希望,反射出馬帝顛沛流離的一生,是典型的現代主義風格,充滿象徵意義:

我是真誠樸實之人(Yo soy un hombre sincero)

來自棕櫚生長之地(de donde crece la palma)

我想在我臨死之前(Y antes de morirme quiero)

歡唱心靈句句詩篇(echar mis versos del alma)

古巴各地廣立馬帝雕像,無數的公園、廣場、學校、機關、紀念館、圖書館都以馬帝命名,不僅哈瓦那國際機場不例外,古巴中部和東南部亦有小城獻給馬帝。古巴共產黨除了帶有馬克思主義色彩之外,並兼具馬帝思想。甚至反卡斯楚政權的古裔美人廣播電台和電視台也取名「馬帝」。到底馬帝是何許人也?馬帝思想又是什麼?為何馬帝思想被視為凝具古巴共識不可或缺的信仰?又為何兩個敵對陣營同時尊崇馬帝?

古巴各地廣立馬帝雕像,無數的公園、廣場、學校、機關、紀念館、圖書館都以馬帝命名,不僅哈瓦那國際機場不例外,古巴中部和東南部亦有小城獻給馬帝。(www.cnctv.icrt.cu)

許多對古巴有涉獵的朋友,常誤以為馬帝是古巴的國父。其實不然,古巴國父乃西斯佩德斯(Carlos Manuel de Céspedes,1819-1874),一名出生於古巴東部巴亞摩(Bayamo)的富裕蔗糖業主。1868年,西斯佩德斯點燃第一次古巴獨立運動,史稱「十年戰爭」(1868-1878)。戰爭期間,西斯佩德斯之子奧斯卡(Óscar)不幸落入西班牙人手中,西班牙以奧斯卡脅逼西斯佩德斯投降,西斯佩德斯不從,說:

「奧斯卡並非我唯一的兒子,我是所有為革命犧牲的古巴人之父。」

西斯佩德斯於1874年捐軀,被稱為古巴國父。古巴第一次獨立運動爆發時,馬帝年僅十六歲,才就讀中學三年級,卻因一份文宣而被以叛亂罪逮捕。起初馬帝被送往哈瓦那監獄服刑,後來改送監禁政治犯的松林島(Isla de Pinos,爾後易名為青春島),最後改判流放西班牙。流放西班牙五年期間(1871-1876),馬帝靠擔任私塾教師、翻譯英文作品、寫報紙專欄為生,生活十分拮据,以無比的毅力完成中學學業,並進入兩所大學分別攻讀法律和文學,於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學位。

古巴國父乃西斯佩德斯,一名出生於古巴東部巴亞摩的富裕蔗糖業主。1868年,西斯佩德斯點燃第一次古巴獨立運動,史稱「十年戰爭」。(www.cubadebate.cu)

1876年,馬帝持假證件,越過庇里牛斯山,離開西班牙。自此,風塵僕僕為古巴解放運動奔波,遊走於墨西哥、古巴、瓜地馬拉、宏都拉斯等地。「十年戰爭」結束後的翌年(1879),馬帝率眾起義,孰料失敗,又遭殖民當局流放西班牙。但兩個月後,馬帝再度越過庇里牛斯山,取道法國前往美國,一心只求古巴獨立建國。1895年2月,古巴點燃第二次獨立戰爭;同年5月,馬帝的軍營遭西班牙軍隊襲擊,突圍時,馬帝不幸中彈,為獨立運動捐軀,結束四十二年的短暫生命。

從十六到四十二歲,馬帝除了將人生精華獻給古巴獨立運動,也致力於文學創作,詩、散文、隨筆、小說、戲劇、論說文,樣樣精通、篇篇精彩。他是一個孤寂的現代主義詩人,詩句中卻沒有萎靡不振的無病呻吟,反而流洩出絢爛的青春活力,在唯美意境中雕琢語言,賦予詩句行雲流水般的韻律。他是憂國憂民的革命先驅,以春秋之筆為大地母親謳歌,書寫政治思想,闡述美洲主義。無論詩句抑或隨筆,馬帝的文字是撫慰人心良藥。他落實人種平等觀念,於是寫道:「無論黑人白人都有極為高尚的品格。」對於國家的定義,他說:「祖國就是平等,尊重各種意見,並能安慰悲傷者。」他似乎預測到自己看不到古巴獨立而寫下:

「我希望來日身亡後,雖無祖國也無主人,但能在墳前有一束,香花以及一面國旗。」

1876年,馬帝持假證件,越過庇里牛斯山,離開西班牙。自此,風塵僕僕為古巴解放運動奔波,遊走於墨西哥、古巴、瓜地馬拉、宏都拉斯等地。(www.radiohc.cu)

他將古巴的悲慘命運比喻為「軛與星辰」,勾勒出古巴人有面對苦難的堅毅性格,不願戴上「軛」而苟且偷生,寧願高舉「星辰」,在黑暗中負起照亮他人的使命:

「給我軛吧!哦!我的母親,我要將它踩在腳下,讓那既璀璨又帶著犧牲的星辰,在我額前更加熠熠閃亮!」

在文壇,馬帝是現代主義先驅;在政壇,他是古巴民族英雄。馬帝思想即以美洲主義為核心,賦予拉丁美洲尊嚴,喚起拉丁美洲各國的文化認同與團結精神,提防美國南侵的野心:「一排排緊密的樹林可以抵擋七里高的巨人啊!」

換言之,馬帝思想承襲自玻利瓦(Simón Bolívar,1783-1830)的解放思潮,代表拉丁美洲各國的反殖民主義。馬帝的功勛鏤刻於時空之中,其歷史地位無人能及。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