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紅色實驗室:古巴社會主義的民主化改革

古巴憲法規定,除了精神疾病患和被褫奪公權的受刑人外,人民凡滿十六歲者,即享有投票權。然而,外界不免以放大鏡來觀察這紅色實驗室內的審議式民意,甚至擴大內部的雜音而強烈抨擊。

陳小雀

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的美國大選終於登場了,藉這個機會談談外界不甚清楚的古巴選舉制度。

1900年,在美國託管下,美國阿德納.查菲(Adna Romanza Chaffee,1842-1914)將軍簽署古巴選舉法。同年6月,古巴首次舉行選舉,選出全國一百一十個鄉鎮的市長、市議員、法官等職,任期一年。當時的投票限制頗多,女性沒有投票權,即便是男性必須年滿二十一歲以上,且必須識字,並擁有財產價值逾兩萬五千披索者才可投票。排除種種限制,古巴史上的首次選舉,僅約十五萬人有資格投票。

1900年,在美國託管下,美國阿德納.查菲將軍簽署古巴選舉法。(majjamesbronan.wordpress.com/)

走過獨立建國、獨裁統治、社會主義革命,選舉法也隨之歷經多次修改,1976年是古巴最具意義的一年。這一年鞏固了古巴革命,實踐社會主義的各項改革政策,並透過公民討論制定新憲法。同年2月15日,新憲法交付公民投票,凡年滿十六歲古巴公民均有投票權,占總人口98%,結果有97.6%的投票人投下贊成票,新憲法於當年2月24日生效。 1976年的憲法規定各級人民政權機構組織、行政職責與發展方針。這部憲法也制定古巴選舉制度原則,規定除了精神疾病患和被褫奪公權的受刑人外,古巴人民凡滿十六歲者,即享有投票權,不受強迫,並平等、自由以不記名方式投票,直接選出「市級人民政權代表」。至於「省級人民政權代表」及「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則由間接選舉產生。

1990年代,蘇聯解體,歐洲左派勢力式微。1992年,美國國會通過「古巴民主法」(Torricelli Law/Cuban Democracy Act),意圖以各種手段終結古巴社會主義;包括:更加嚴厲限制美元匯入古巴,制裁與古巴進行貿易的國家,一旦有外國船隻在古巴港口停泊裝卸貨,讓船隻六個月內不許進入美國港口。少了蘇聯的奧援,古巴陷入空前的危機,「古巴民主法」更讓古巴雪上加霜,許多原料、藥品與食品無法輸入古巴,因此,不少國際政治觀察家以「處於饑餓狀態」形容彼時的古巴人民。

1992年,美國國會通過「古巴民主法」,意圖以各種手段終結古巴社會主義。(www.ctvnews.ca/)

為了挽救經濟,同時也為了鞏固政權,並延續社會主義,古巴進行了一系列經濟和政治改革,而進入所謂的轉型期。1992年,古巴政府再度修正選舉法,人民不僅可以選出「市級人民政權代表」,也能直選「省級人民政權代表」與「全國人民政權代表」。隔年2月,古巴舉行「省級人民政權代表」與「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分別為以99.67%與98.71%的高投票率,向全世界展現「古巴革命」的民意基礎。

一路走來,古巴頻頻令國際政治觀察家預測失準,不僅再次度過難關,也發揮自我療癒系統,不斷在錯誤中修正社會主義的民主化改革。 至於候選人提名方面,每一個市鎮均分成若干個小單位選區,在多數人的同意下,每個選區的選民可自由提出候選人名單。每個選區最多提名八人,最少兩人。候選人不必是共產黨員,也不論性別、種族、出身與宗教信仰。候選人的照片、簡歷與政見張貼於公共布告欄,供選民參考。投票時間為早上七點至下午六點,選票上列出所有候選人的名字,選民不記名投票。若所有候選人未獲得50%以上的選票,則由得票最多的前兩名進行第二輪投票。

古巴在候選人提名方面,每一個市鎮均分成若干個小單位選區,在多數人的同意下,每個選區的選民可自由提出候選人名單。每個選區最多提名八人,最少兩人。候選人不必是共產黨員,也不論性別、種族、出身與宗教信仰。(babalublog.com/)

以目前古巴一千一百萬人口計,約八百三十萬人有投票權。古巴共產黨為執政黨,沒有其他政黨票,沒有熱鬧的造勢活動,沒有激情的政見發表,但每次均有超過九成的投票率,古巴的選舉制度不免遭到質疑。以2013年的「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選舉為例,即出現候選人提名人數與當選席次相同的情形,而被譏諷為鬧劇。 「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享有修憲和立法權,設有代表六百一十二席,任期五年,每年舉行兩次會議。「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選出主席、第一副主席、五名副主席、一名祕書和二十三名委員,共計三十一人組成「國務委員會」,掌理日常行政業務。「國務委員會」主席即國家元首,並擔任部長會議主席,任期以連任一次為限。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1931-)於2008年及2013年當選「國務委員會」主席,即將於2018年卸任。部長會議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由主席、第一副主席、若干副主席、執行祕書、各部部長和其他人員組成,成員由主席提名經「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通過後任命。

不論候選人提名或履行投票義務,每次選舉,古巴總是少不了公民會議、公民論壇等程序,但外界均以放大鏡來觀察這紅色實驗室內的審議式民意,甚至擴大古巴內部的雜音而強烈抨擊。在美國的運禁下,古巴必須在自己的紅色實驗室中進行民主化改革,努力將國家導向正常化。面對全球化浪潮,古巴依舊離不開紅色實驗室,得從中找出社會主義模式現實化的配方,凝聚國家共識。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