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革命、人權與禁運(下)

走過危急存亡之秋,古巴政府早已習慣外界的批評,也容忍新世代的叛逆方式!近年,異議團體陸續出現,部落客藉網誌傳遞不滿、挑戰體制,網路無遠弗屆,其抗議在國際上引起迴響,有心人士藉機大作文章,但對小老百姓而言,平安健康才是切身之事。

陳小雀

1960年,古巴政府成立「保衛革命委員會」(Comités de Defensa de la Revolución),以社區為單位,居民彼此監視,以防範反革命分子。凡年滿十四歲以上的居民均可加入委員會,負責觀察社區內的一舉一動。結果,一樓的先生幾點鐘回家、二樓的少年沒去上學、五樓的太太與誰有曖昧……全都被記錄下來,街坊之間毫無隱私可言。

事實上,拉美人民天性熱心,總以關心為由窺探鄰居,彼此很難有祕密。不可否認,這個監管單位也有正面功能,例如:協助戶口普查、端正社會風氣、宣導防疫須知、維護環境清潔、進行資源回收等。換言之,「保衛革命委員會」不是犯罪情資蒐集中心,不同於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或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克格勃)。

1965至1968年間,為了杜絕懈怠等惡習,古巴政府以人人必須工作為口號,設置「協助生產軍事單位」(Unidades Militares de Ayuda a la Producción)。所謂協助生產,其實是「強制工作營」,約有兩萬五千名年輕人被強制入營,或因到了服役年紀,卻不願入伍;或因在軍中犯錯,而遭退訓;或因好逸惡勞,而四處遊盪;或因同性戀傾向,而不容於社會;或因行徑怪異,被認定必須接受管訓;或為神職人員,在天主教教會關閉後被下放。「協助生產軍事單位」導致七十二人因遭嚴刑拷打而死,一百八十人自殺身亡,五百零七人被往精神病院治療。

1965至1968年間,為了杜絕懈怠等惡習,古巴政府以人人必須工作為口號,設置「協助生產軍事單位」。所謂協助生產,其實是「強制工作營」,約有兩萬五千名年輕人被強制入營。(oncubamagazine.com)

外界常以這些例子批評古巴侵害人權,卡斯楚不以為意,堅持安內攘外,指責美國暗地支持反革命分子,危害古巴國家安全。卡斯楚亦控訴美國一邊封鎖古巴,一邊煽動逃亡潮,是多起逃亡悲劇的凶手。最驚心動魄的一幕發生在1994年8、9月間,約三萬名乘桴人(balseros)以簡陋竹筏甚至輪胎為工具,意圖偷渡至邁阿密,不少人因而魂斷惡海。1999年11月,發生了「埃連事件」,小男孩埃連.岡薩雷斯(Elián González,1993-)隨母親偷渡美國時,母親與十多位同伴不幸溺斃,埃連在美、古的親屬互爭監護權;翌年,埃連被美方強行遣回古巴的畫面引起國際社會譁然,與卡斯楚在哈瓦那迎接埃連的溫馨場面形成強烈對比。

1999年11月的「埃連事件」中,小男孩埃連.岡薩雷斯(圖)隨母親偷渡美國時,母親與十多位同伴不幸溺斃,埃連在美、古的親屬互爭監護權;翌年,埃連被美方強行遣回古巴。(Kimberly White/Reuters file)

逾半世紀的禁運對古巴經濟及人民生活影響甚鉅,經濟損失高達上千億美元。自1992年起,聯合國大會連續第二十四年通過決議案,譴責美國對古巴實施貿易禁運。然而,在一百九十三個成員國中,美國和其盟友以色列總會投下反對票。

綜觀今日的古巴,有其進步的一面,例如同性戀,早期甚至被送入「強制工作營」,但古巴順應趨勢,於1979年合法化,彩虹旗成為古巴最自然的景象。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1931-)的女兒瑪麗拉.卡斯楚(Mariela Castro Espín,1962-)擔任古巴國家性教育中心主任,積極推動LGBT權利,包括性別重置手術等。

2003年,爆發了「黑色春天」(Primavera Negra de Cuba),有七十五位異議人士被捕。這些異議人士的母親、妻子、姊妹、女兒組成了「白衣夫人」(Damas de Blanca)團體,每週日望完彌撒後,就在哈瓦那第五大道遊行。在天主教教會的介入下,再加上獄中異議人士絕食抗議,政府於2010年陸續釋放這七十五人。雖然親友已重獲自由,「白衣夫人」至今仍持續每週日的例行遊行,抗議古巴缺乏個人自由。

2003年,爆發了「黑色春天」,七十五位異議人士被捕。這些異議人士的母親、妻子、姊妹、女兒組成了「白衣夫人」團體,每週日望完彌撒後,就在哈瓦那第五大道遊行。(www.ishr.org)

走過危急存亡之秋,古巴政府早已習慣外界的批評,也容忍新世代的叛逆方式!

近來,異議團體陸續出現,部落客楊妮.卡桑切斯(Yoani Sánchez,1975-)藉「Y世代」網誌傳遞不滿、挑戰體制。網路無遠弗屆,楊妮.卡桑切斯的言論在國際上引起迴響,有心人士藉機大作文章,批評古巴侵害人權。對小老百姓而言,平安健康才是切身之事。古巴懷孕婦女不必自費,可在醫院分娩,受到最完善的醫療照料,異議人士在身體不適時,同樣得到妥善醫治。走筆至此,古巴有無侵害人權,讀者自有定論。

美、古領導人對人權議題針鋒相對,然而,這並非美國實施禁運的關鍵,只是藉口之一。關塔那摩軍事基地歸還與否、古巴因禁運的經濟損失該如何彌補、遭古巴國有化的美國企業是否償還、古裔美人的利益能否要回、雙方通緝犯如何引渡……毋庸置疑,這些問題更為棘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