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向左走,向右走:拉丁美洲的掙扎

冷戰時期,為了「反共」,超過三十萬的中美洲人死於內戰,成千上萬的南美洲人失蹤。二十一世紀,左派政府紛紛勝出,意圖改善貧窮問題,縮小窮人和富人之間的差距,顧及醫療、教育、工資等社會福利。然而,左派執政成績未如預期,在烏托邦的迷宮中,拉丁美洲不斷左、右掙扎……

陳小雀

自獨立以來,拉丁美洲各國在民主這條道路走得並不順遂,尤其1950年代以降,以反共為名的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從美國延燒至中美洲,甚至穿越巴拿馬地峽,擴及南美洲,扼阻拉美政黨政治的發展。

瓜地馬拉首當其衝,曾擁有十年穩定的民主政治,卻因土地改革,動及美國聯合水果公司利益,美國以瓜地馬拉遭赤化為由,支持叛軍政變,瓜地馬拉陷入內戰三十餘年。在薩爾瓦多、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國家,共產主義分子紛紛被逮捕、甚至遭處決,激起共產主義分子改以游擊戰對抗親美政府。三十多年來,超過三十萬的中美洲人死於內戰,如此殘酷數字,係堅決「反共」所付出的代價。

至於南美洲,在右派軍政府統治下,成千上萬的智利人、阿根廷人、烏拉圭人和巴西人失蹤,這就是冷戰時期,為了「反共」,而留給南美洲的傷害,傷口至今尚未癒合,人民對恐怖統治依然記憶猶新。

1950年代以降,以反共為名的麥卡錫主義,從美國延燒至中美洲,甚至穿越巴拿馬地峽,擴及南美洲,扼阻拉美政黨政治的發展。(www.theimaginativeconservative.org)

二十世紀末,中美洲國家停止內戰,南美洲也結束軍事獨裁,左派勢力終於抬頭。2006年,恰好有十一個拉丁美洲國家舉行總統大選,左派與中左派政黨紛紛勝出,促使左派政治版圖占拉美總面積達百分之八十,寫下極具意義的歷史扉頁。這波左派政治人物有:委內瑞拉的查維茲(Hugo Chávez,1954-2013)、玻利維亞的莫拉雷斯(Evo Morales,1959-)、阿根廷的基什内爾(Néstor Carlos Kirchner,1950-2010)、巴西的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1945-)、尼加拉瓜的奧爾特加(Daniel Ortegara,1945-)等,無不以古巴為典範,並尊卡斯楚為精神領袖。

的確,古巴為了進行社會改革,而遭受美國禁運,卻仍堅守社會主義,成為冷戰期間拉美唯一的共產國家,不論醫療體系抑或教育制度,其成果令人刮目相看。此外,古巴長期對抗美國的硬頸精神,鼓舞了拉美左派政府,反美情緒隨之沸騰,在諸多國際場合中,拉美左派領導人常藉機向當時的小布希表達不滿,其中,查維茲更是以極盡挑釁之能事,對小布希叫囂。

2006年左派與中左派政黨紛紛勝出,促使左派政治版圖占拉美總面積達百分之八十。這些領導人無不以古巴為典範,並尊卡斯楚為精神領袖。圖為已故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與卡斯楚。(www.thedailybeast.com)

二十一世紀的拉美左派不同於二次大戰前的傳統左派,也與冷戰時期的左派迥異。

以查維茲等人為首的左派政府,反對由華盛頓共識所主導的新自由經濟政策,批評美國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美洲開發銀干預拉美經濟,美其名解決經濟危機,事實上導致拉美社會不公,加劇貧困問題。因此,左派政府意圖改善貧窮問題,縮小窮人和富人之間的差距,顧及醫療、教育、住房、就業、工資、婦女權益、老人照護等社會福利,也積極投入基礎建設與經濟發展。

貧窮問題一直是拉美國家的宿命。根據拉美經濟委員會統計,2012年拉丁美洲約有六億人口,每日消費力在2.5美元以下的赤貧人口比率為12.3%(約七千三百萬人),消費力在4美元以下的貧窮人口比率高達25.3%(約一億五千萬人)。與2000年相較之下,貧窮線雖然明顯下降,但拉美社會依然十分不公,貪汙情形亦相當嚴重。經濟問題係左派政府是否能繼續執政的關鍵。

二十一世紀的拉美左派不同於二次大戰前的傳統左派,也與冷戰時期的左派迥異。圖左起:宏都拉斯總統賽拉亞、厄瓜多總統柯利亞,前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加,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axisoflogic.com)

今日,左派勢力日益式微。查維茲於2013年過世,接班人馬杜羅(Nicolás Maduro Moros,1962-)面對國際油價下滑以及乾旱所引發的經濟危機,完全束手無策,委內瑞拉瀕臨破產邊緣。智利的蜜雪兒.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1951-)第二次執政,支持率從第一次(2005-2013)的百分之八十跌至百分之二十四,昔日光環褪色許多。巴西前總統魯拉因涉及貪瀆而遭調查,現任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Vana da Silva Rousseff,1947-)的支持率僅剩百分之九,且被彈劾,總統大位搖搖欲墜。阿根廷於2016年改由右派執政,而秘魯、厄瓜多爾、尼加拉瓜等左派政府任期即將屆滿。

堅持社會主義路線?重返新自由主義?未來該如何走?在烏托邦的迷宮中,拉丁美洲不斷左、右掙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