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烏拉圭:南美洲的瑞士

烏拉圭的國土起伏不大,歷史卻相當崎嶇!1973年6月26日,烏拉圭度過史上最長的一夜。隔天軍事獨裁誕生,加入美國的「禿鷹行動」,大肆逮捕共產黨員、工會領袖、異議分子,南美洲的瑞士瞬間變成一座大型的監獄,恐懼令國民噤若寒蟬。

陳小雀

烏拉圭位於南美洲東南部,東北與巴西接壤,東南瀕臨大西洋,西邊以烏拉圭河(Río Uruguay)、拉布拉他河(Río de la Plata)與阿根廷為界。據信,當年麥哲倫的船隊在大西洋探險時,一名水手在茫茫大海中彷彿瞥見遠方山巒,而脫口說出:「我看見山了。」(Monte-vide-eu),這就烏拉圭首都蒙得維的亞(Montevideo)的由來。然而事實上,蒙得維的亞其實一片平坦,甚至烏拉圭全境也僅有零星山丘,海拔介於三百公尺之間,有利於農業和畜牧業。

烏拉圭位於南美洲東南部全境也僅有零星山丘,海拔介於三百公尺之間,有利於農業和畜牧業。值得一提的是,它也是首次世足賽的舉辦國,並在該年拿下冠軍。(圖:google map)

國土起伏不大,歷史卻相當崎嶇!

在十九世紀前,烏拉圭一直被當成西班牙殖民地與葡萄牙殖民地之間的緩衝帶,有「東岸地帶」(Banda Oriental)之稱。1811年,何塞.阿蒂加斯(José Artigas, 1764-1850)率領了一群奴隸、高卓人、印地安人展開獨立運動,並於1815年將寡頭的土地分給村民,被稱為美洲第一次土地改革。不過,阿蒂加斯的社會福利並沒有維持太久,終究被擊敗而遠走他鄉,死於流亡,被分配出去的土地又再度回歸寡頭手中。

十九世紀前,烏拉圭一直被當成西班牙殖民地與葡萄牙殖民地之間的緩衝帶,直到1811年,何塞.阿蒂加斯率領了一群奴隸、高卓人、印地安人展開獨立運動,被稱為美洲第一次土地改革。(圖:維基共享)

1828年,烏拉圭正式獨立。處於阿根廷與巴西之間,烏拉圭飽受兩國的軍事威脅,卻藉地緣之便,與兩國合作,發動「三國同盟戰爭」(La Guerra de la Triple Alianza),一同對付巴拉圭,結束大國的干預,走入和平時期。雖然不乏政黨惡鬥與獨裁統治,但與鄰國相較之下,烏拉圭頗為穩定繁榮,素有「南美瑞士」之稱。

1960年代,烏拉圭經濟日益惡化,左派組織「圖帕馬羅斯國家解放運動」(El Movimiento de Liberación Nacional-Tupamaros)崛起,並受到古巴大革的鼓舞,意圖以游擊戰奪取政權,政府於是實施戒嚴,發動軍隊鎮壓。「圖帕馬羅斯國家解放運動」於1972年式微,烏拉圭政府也因長年倚賴軍隊而自食惡果,於翌年遭軍事政變。

1828年,烏拉圭正式獨立。藉地緣之便,與事根廷與巴西合作,發動「三國同盟戰爭」,一同對付巴拉圭,結束大國干預,走入和平時期。(圖:k46.kn3.net/taringa/1/0/B/4/8/0/Belisarivs/DEE.jpg)

1973年6月26日,烏拉圭度過史上最長的一夜。隔天軍事獨裁誕生,加入美國的「禿鷹行動」,大肆逮捕共產黨員、工會領袖、異議分子,南美洲的瑞士瞬間變成一座大型監獄,恐懼令國民噤若寒蟬。一如阿根廷、玻利維亞、巴西、智利、烏拉圭、巴拉圭等國,許多人失蹤,不少遭拘捕的懷孕婦女在生下小孩後,即被殺害,出生嬰兒則被出養。據1979年統計,當時全國總人口約310萬,每50個烏拉圭人就有一人曾遭監禁,流亡國外的人口占總人口的十分之一。作家愛德華多.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1940-2015)也有相同的遭遇,爾後,他以冷冷的筆觸,寫下軍政府侵害人權的情形,字裡行間沒有報復式的批判。他說:

烏拉圭有一座名為「自由」的監獄,裡面的政治犯未經允許,不准說話、微笑、唱歌、吹口哨、與其他獄友打招呼,甚至不許畫圖。親友送來的圖畫,不能有鳥兒、情人、蝴蝶、星星、懷孕的婦女之類的圖案,因為這些圖案分別代表希望、愛情、自由、光明與生命。一個五歲小女孩帶著自己的畫到監獄探視父親,因畫中有小鳥而被撕毀。第二次探監,小女孩畫了一棵茂盛的大樹,樹上有五顏六色的小圓圈,這回圖畫順利通過檢查;當父親問她小圓圈是什麼,她悄悄地說,那些是眼睛,是她偷偷為父親帶來的鳥兒眼睛!

愛德華多.加萊亞諾是烏拉圭記者、小說家,著有《火的記憶》和《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他曾說:「我是一名為記憶所困擾的作家,我記住的首先是美洲的過去,尤其是拉美的過去,這片親愛的土地註定要失憶。」(www.telam.com.ar/advf/imagenes/2015/04/552bc10b6e839_760x506.jpg)

這就是南美洲曾經共同記憶的一段悲慘歷史。遭壓抑許久的民主,終於在1983年掀起浪潮,40萬人民不畏強權走上街頭,工會也舉行大罷工。軍政府財政長期因軍隊開銷而出超,經濟陷入嚴重危機,在種種壓力下只好讓步。1984年11月,烏拉圭舉行自1971年以來的第一次總統大選,結束軍事獨裁。

聯合國大會訂定6月26日為反酷刑日,聲援遭酷刑的受害者,撫慰那些無論身體抑或心靈受盡折磨的人。烏拉圭社會在獨裁結束後努力轉型,但是官僚與司法的守舊思想根深柢固,導致追究軍政府罪行的進度緩慢,至今仍在審理中。雖然如此,烏拉圭以無比勇氣面對過去,走出孤寂的迷宮。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