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出版或死亡:揭露真相的代價

出版研究論文一直是各國學術界的工作重點,在美國學術界甚至以「出版或死亡」(publish or perish)強調研究工作的重要性,表示學者若不出版論文,等於宣告自己已經死亡。但是,在瓜地馬拉恰好相反,如果出版了,那鐵定沒命。

陳小雀

翻開瓜地馬拉歷史,除了那段「十年春天」(1944-1954)外,獨裁統治與血腥屠殺彷彿是宿命,一再輪迴。作家卡多薩-亞拉崗(Luis Cardoza y Aragón,1901-1992)曾以「暴君永無休止的國度」(la tierra de la eterna tiranía)評論瓜地馬拉。瓜地馬拉內戰期間(1962-1996),原住民究竟遭遇怎樣的對待?人類學家馬彌娜(Myrna Mack Chang,1949-1990)自願深入山區進行田野調查,隨著原住民顛沛流離的足跡找出歷史真相。

瓜地馬拉除了那段「十年春天」之外,獨裁統治與血腥屠殺彷彿是宿命,一再輪迴。(AP)

馬彌娜於1949年出生在瓜地馬拉南部,父親為馬雅原住民,母親為華人,早年赴英國曼徹斯特大學(The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及杜倫大學(University of Durham)攻讀人類學。馬彌娜取得碩士學位後,返回瓜地馬拉,進入「中美洲新聞通訊社」(Inforpress Centroamericana)工作,負責分析當地政經發展。由於長期關注馬雅滅族事件,馬彌娜動了惻隱之心,於是成立「瓜地馬拉社會科學前進協會」(Asociación para el Avance de las Ciencias Sociales en Guatemala),決定發揮人類學家的專長,以社會科學研究來證明原住民的悲慘命運。

夾在政府軍與游擊隊之間,原住民成為最大的受害者,無力抵抗政府的大屠殺,只能遠離家園,逃往更偏僻的山區。為了生存,顛沛流離的原住民組成「反抗群體」(Comunidades de población en resistencia),但在缺糧情況下,不少「反抗群體」成員因而餓死。馬彌娜和其工作團隊多次深入山區調查,並求助當地的天主教教會,共同找尋解決之道。

瓜地馬拉原住民夾在政府軍與游擊隊之間,成為最大的受害者,無力抵抗政府的大屠殺,只能遠離家園,逃往更偏僻的山區。(www.emaze.com/@AIWTLZWI/Presentation-Name)

出版研究論文一直是各國學術界的工作重點,在美國學術界甚至以「出版或死亡」(publish or perish)強調研究工作的重要性,刻意對學者施壓,以增加研究產出。1989年,在一次社會科學研討會上,某位美國人類學家表示:「在我的國家,學者若不出版論文,等於宣告自己已經死亡。」馬彌娜回應說:「在我的國家,如果出版了,那鐵定沒命。」

1990年,她完成《瓜地馬拉內部離散政策》(Política institucional hacia el desplazado interno de Guatemala)一書,有意揭露這個慘絕人寰的事實,冀望政府重視原住民人權。然而,政府無視於馬彌娜的呼籲和「反抗群體」的哀號。1990年9月7日,「反抗群體」決定訴諸媒體,控訴政府造成原住民流離失所。四天後,馬彌娜在自己的辦公室門口遇害。

1990年9月7日,「反抗群體」訴諸媒體,控訴政府造成原住民流離失所。四天後,馬彌娜在自己的辦公室門口遇害。(lahora.gt/file/2015/06/myrna-mack.jpg)

1990年9月11日,馬彌娜一如往常,穿著白上衣、天藍色長褲及黑皮鞋,一副人類學家進行田野調查的打扮,在毫無預警下遇到死劫。隔天報紙刊登她遇害的消息,誤植了年齡和姓氏,甚至將不幸導向歹徒劫財,以混淆視聽:「昨晚在第一區第十二街發生命案,一個可能來自廣東的女子,遭歹徒搶劫皮包及現金,被刺十二刀身亡。」事實上,馬彌娜身中二十七刀。

犯下這樁命案的凶手隸屬於瓜地馬拉軍隊的「暗殺團」,雖然凶手被捕判刑,但是馬彌娜的胞妹馬海倫(Helen Mack Chang,1952-)決心揪出幕後主謀,四處奔走長達十三年。2004年4月24日,瓜地馬拉政府終於正式承認,當年係由總統下令謀殺馬彌娜。

馬彌娜的胞妹馬海倫為揪出凶案幕後主謀,奔走長達十三年。2004年4月24日,瓜地馬拉政府終於正式承認,當年係由總統下令謀殺馬彌娜。(www.csmonitor.com/World/Making-a-difference/)

在獨裁政府統治下,許多歷史真相被篡改,知識分子乃時代之子,負起批判社會、揭露真相的使命,然而必須付出很高的代價,或出版、或死亡。因此,為了揭露真相,拉美小說家以「魔幻寫實」手法書寫歷史,融入「魔幻」、「怪誕」、「神奇」、「荒謬」等意象,藉扭曲變形的歷史表象,諷刺荒謬政局、批判不公社會,儘管有「魔幻寫實」的保護,仍有作家因而被迫流亡,更何況在馬彌娜的研究報告上,清楚記錄著政府侵犯人權的種種舉措。

揭露真相是拉丁美洲最危險的工作,馬彌娜並非唯一受難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