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亞馬遜雨林內的世界(下)

亞馬遜雨林自成一個複雜的生物體系,在這個封閉的廣袤世界裡,時間彷彿凝固於舊石器時代,暨今仍棲息著許多索居的原始部落,不知現代文明為何物,住茅廬,睡吊床,以吹箭和標槍為武器……

陳小雀

亞馬遜河流域占南美洲總面積的十分之四,數以千計的支流中有五百條可航行。河流中魚群甚夥,約計三千餘種,是雨林部落的重要食物之一。自空中鳥瞰,亞馬遜河蜿蜒,儼如一條巨龍,河道平均50公尺深,河寬從1.5公里到12公里不等,有的河段岔開分為兩股,中間露出數個大小島嶼,航行其間彷彿走船於大湖之中,無垠、無邊、無際;對此,委內瑞拉作家烏斯拉.皮耶德里(Arturo Uslar Pietri, 1906-2001)於《航向黃金國》(El camino de El Dorado)中,刻意藉那看似靜寂的河面,凸顯亞馬遜河所暗藏的危機:「白晝淡淡光影灑落在無垠且彷彿遲滯的河面。」

自空中鳥瞰,亞馬遜河蜿蜒,儼如一條巨龍,河道平均50公尺深,河寬從1.5公里到12公里不等。(圖:維基百科)

亞馬遜雨林自成一個複雜的生物體系,在這個封閉的廣袤世界裡,時間彷彿凝固於舊石器時代,暨今仍棲息著許多索居的原始部落。這些部落不知現代文明為何物,住茅廬,睡吊床,以吹箭和標槍為武器,過著採集和狩獵的生活,食用魚蝦、烏龜、犰狳、食蟻獸、樹薯等,善用菸草和各種致幻植物,並懂得從數種植物提煉出天然毒藥,做為漁獵之用。天然毒藥可直接倒入河中、或沾在箭矛上,獵物中毒後會麻痺,但毒性在短時間內自然消失,不殘留獵物身上,也不會污染河川。古巴作家卡本迪爾(Alejo Carpentier, 1904-1980)在《銷聲匿跡》(Los pasos perdidos)裡,如此寫道:

幾個印地女人和著樹薯麵,她們光著上身,白色遮羞布以帶子繞過臀部繫在腰間。棕櫚葉鋪成的牆面掛著漁獵用的弓箭、吹箭筒、毒鏢袋、毒藥罐,以及數個看似鏡柄的東西(後來得知,那用於搗碎致幻種子,種子磨成粉後再以鳥胸骨做成的鼻管吸食,可產生致幻作用)。

亞馬遜雨林自成一個複雜的生物體系,在這個封閉的廣袤世界裡,仍棲息著許多索居的原始部落。這些部落不知現代文明為何物,住茅廬,睡吊床,以吹箭和標槍為武器,過著採集和狩獵的生活。(路透)

除了各種珍貴木材外,雨林內亦蘊藏金、銀、銅、鉬、鑽石及石油等礦產,從採礦、到濫墾濫伐、再到探勘石油,亞馬遜雨林面臨生態浩劫,不僅加速全球暖化,同時也使原始部落瀕臨滅族危機。橡膠業者、畜牧業者和伐木業者不斷掠奪部落的土地,採礦業者所排放的廢水則毒害了部落;更為甚者,投機客為了己身利益而非法開發,屠殺原住民,並帶進流行性感冒等傳染病,由於從未與外界接觸,索居原始部落因缺乏抗體而染病,造成大量死亡。換言之,文明社會的槍砲與病菌,乃雨林浩劫的元兇。

從採礦、到濫墾濫伐、再到探勘石油,亞馬遜雨林面臨生態浩劫,不僅加速全球暖化,同時也使原始部落瀕臨滅族危機。(路透)

亞馬遜雨林堪稱藥用植物園,在原始部落裡巫、醫不分,巫師同時也是醫生,熟知植物特性,善用兩、三千種藥用植物。這些藥用植物的生物鹼,對現代醫藥貢獻良多,或用於血管擴張劑,或有鎮定、抗憂鬱等作用,或具解熱、止痛、抗菌、抗炎、抗癲癇等功能。然而,我們所謂的文明社會對這些植物的認知有限,隨著巫醫的逐漸消失,相關醫藥知識也可能失傳,無疑是醫學上的一大損失。

此外,流竄於叢林內的毒梟、黑幫、游擊隊,也嚴重威脅到原始部落。為了生存,原始部落只好再往雨林深處移居,寧願索居,也不願與外界接觸,以免遭受荼毒。不過,亦有部落或多或少受到外界影響而漸漸接受現代化,例如:八十多名哥倫比亞努卡克馬庫(Nukak-Maku)族人決定於2006年告別叢林,擁抱現代文明,但仍有五百餘名努卡克馬庫人堅持留在雨林之中。

八十多名哥倫比亞努卡克馬庫族人決定於2006年告別叢林,擁抱現代文明,但仍有五百餘名努卡克馬庫人堅持留在雨林之中。(圖:http://www.junglekey.fr/)

目前,亞馬遜雨林中的原始部落到底有多少?尚無確切數字,巴西至少有七十七個原始部落,哥倫比亞約四十餘族,秘魯估計也有十五族,更遑論奧利諾科雨林等其他地區。晚近,仍有原始部落陸續被發現。原始部落的人數相對稀少,多者僅萬餘人,少則約數十人。

秘魯、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西等國政府,均有圖利跨國企業而迫害原始部落的不良紀錄,雖然目前已立法保障這些原始部落的生存權;然而,原始部落能否繼續生存,仍有賴政府與企業確實執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