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廣場》回歸正常保障很可憐?

2017-04-21 06:00

◎ 李坤隆

一位台大的教授,今年一月才退休,剛搬出學校宿舍並購屋,每月房貸約十萬元,依目前年改版本,原月退約十萬元的他,月退金將被腰斬至不到五萬元,恐繳不出房貸,成為可能的受害者。

這樣的例子,在年金改革的當頭,是一個最佳的案例。

首先,人生本來就充滿許多的不確定性,尤其政府對於軍公教的保障,本來就應該是變動的,國家財政是一個重要指標,制度本身的設計也是個指標;更何況,如果當事人都知道制度本身的過度保障是事實,那為什麼還要堅持當初的信賴保護原則呢?

其次,將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中,這就是一個最大的風險,我想教授應該知道,畢竟他還有一個任職美國生物科技界的妻子,所以將所有退休金都放在房貸上,應該是家庭的資金思考,而不是個人的理財規劃。

還有,在年改的關鍵時刻,特別提出這樣的案例,其背後的動機是值得思考的,尤其在抗爭的過程中,我們看到太多拿低所得者當擋箭牌的做法,現在又將特殊受害者拿出來談,這背後不應該被檢討嗎?

最重要的,如果每個月十萬元的退休收入都還不足以支付生活上的所需,那麼,對於其他勞動者又是如何看待呢?

其實,改革必然有陣痛,權益受損者也必然有反彈;但當我們看到這些人以往的過度保障,現在只是回歸正常的保障,為什麼還要有如此過度的反彈呢?

雖然所得會有些減損,還是在中上階級,所以,將眼光放遠,為自己保留最後的尊嚴,懂得知足,不僅將贏得更多的敬重,也將是這場改革大戲的最大贏家!(作者為實踐大學高雄校區博雅課程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