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且談蔣介石功過

2017-03-01 06:00

文化部著手對中正紀念堂轉型正義,停播蔣公紀念歌,今年起每年二二八關閉紀念堂一天。蔣介石的曾孫蔣萬安委員質疑:台灣已經民主化,應該要對蔣中正的「功過」有更全面的呈現,過去威權時代只講功,現在只講過,都只是用主觀的意識形態來呈現歷史,現在的做法跟過去有什麼不同?如此一問,很多人也不免自問:蔣介石的過罄竹難書,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他對台灣何功之有?甚至,對中國何功之有?蔣萬安確實提了一個大哉問。

蔣介石的過罄竹難書,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他對台灣何功之有?甚至,對中國何功之有?(資料照,記者李容萍攝)

先說中國部分。蔣介石原為孫文的幹部之一,憑其軍事、政治攻略,一一擊潰其他的同志,復以透過政治聯姻,接收革命正統。從發跡之初到中日戰爭,他費了洪荒之力內鬥戰勝胡漢民、汪精衛,成為國民黨的領導中心。接下來,國共鬥爭取代蕭牆之禍,平行展開於國共兩黨宣稱的對日抗戰論述。內戰為先,禦侮於後,不論八年或十四年,皆無法、無力將日本逐出家門。繼而,國共兩黨分享美國戰勝日本的紅利,不可說的內戰化暗為明。結局是,民族救星被毛共紅星摧毀,率領殘部轉進台灣,且把「接受日軍投降」當作「台灣光復」。

蔣介石在中國的功過,中國人民早已在一九四九年以行動投票了。蔣宋聯姻、四大家族、特務橫行、派系惡鬥、貪污成風…,種種民國法西斯化病症,把內戰潰敗的國民黨趕到台灣「一年準備、三年掃蕩、五年成功」。新敗之餘,蔣介石、國民黨,在台灣側身國際民主陣營的防共統一戰線,繼二二八屠殺之後,在台灣從事白色恐怖,錯殺一萬,不放一個,本省外省,在所不論。目的只有一個:吹噓反攻神話,捍衛蔣氏王朝。

很簡單的回答,如果蔣介石在中國功大莫焉,怎麼會在幾年之間一敗塗地、逃來台灣?連蔣經國「打老虎」都功虧一簣的貪污共犯結構,逃來台灣會從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當然不會!相反的,法西斯化的黨國,來到小島小民的台灣,把白色恐怖玩得淋漓盡致,並且聚斂了舉世無匹的龐大黨產。二二八屠殺,槍口對準台灣人民;國民黨大軍壓境台灣後,「肅清匪諜(外省族群)」成了夙夜匪懈。今天,擁護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神化蔣氏者,豈是甘於認賊作父?

再說台灣部分。國共內戰你死我活之初,蔣介石受降台灣,毛澤東挺進東北,幾年之間中原變色,國民黨只能寄居「借來」的台灣。有賴韓戰拉開國際戰略新局,中華民國在台灣成為民主陣營默認的「現狀」,其配置角色是防堵共黨勢力擴張。然而,蔣介石依舊不願雌伏於民主價值,對外宣傳自由中國,對內黨國威權統治,鎮壓自由派政治勢力、非黃埔系統不遺餘力。一九七五,終蔣之年,警總盤踞台灣,民主、自由、人權如無物,黨禁、報禁如家常便飯。

更恐怖的是,蔣介石留傳蔣經國,再留傳馬英九、國民黨人的遺產:絕不讓台灣人民(不論本省外省)自由決定前途,只能由中國國民黨當買辦,與中國共產黨私相授受台灣二三五○萬人前途的黑箱模式,直到國民黨完全在野,依舊是國民黨少數權貴之夢,甚至是國共的異床同夢。所以說,在二二八責任歸屬浮顯的今天,仍以有功有過之似是而非為元凶緩頰,只不過是詭異的遁辭。現在台灣人民還在乎這個人,不是出於「永懷領袖」,而是因為轉型正義尚未完成;而台灣人民,包括被欺壓的「本省人」,以及被欺騙的「外省人」。蔣介石如果有功,恐怕就是以其深遠的政治黑影,促成二三五○萬人有共同的覺醒!

在轉型正義聲中,郝龍斌稱若沒有蔣介石帶領國軍保衛台灣,沒有八二三砲戰守護台灣,「台灣還能有今天的民主、自由和開放?」這樣的自我感覺良好都忘了,當年就是蔣介石「總裁」率領國民黨殘部,切割李宗仁「代總統」的中華民國,把中國的國共內戰引入台灣。而且,自由、民主與開放,還是台灣人民跨族群流血流淚的努力所致。在中樞紀念儀式,蔡英文總統宣示:「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的狀況,要得到改變!這的確是遲來的宣示,而其行動更不能拖延下去了。二二八七十週年,台灣個別的與總體的受害者更迫切要問:盜匪甲為了逃避盜匪乙而竊據別人的家園,可以把之後的家園無恙視為己功而要求原主人感恩戴德嗎?

本文相關: 蔣介石 228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