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鏗鏘集》七十年,兩次「二二八」

過去七十年,台灣經歷兩次「二二八」: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蔣介石佔領軍對台灣人民武力鎮壓;一九七二年的「二二八」,中國挾持美國強暴台灣人民的意願與權利。

第一次「二二八」是流血屠殺,也是台灣人民對中國殘暴佔領的反抗,台灣一代精英受難,人民的憤怒與失望,發出要求美國託管的聲音,也播下台灣獨立的種子。

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蔣介石佔領軍對台灣人民武力鎮壓,台灣一代精英受難,人民的憤怒與失望。(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台灣民主化使塵封的檔案、文獻、證據攤到陽光底下,「二二八」加害人、凶手已無可遁形,這是台灣人民透過民主手段與轉型正義可以解決的問題。

一九七二年,尼克森上了周恩來的當,在「二二八」發表「上海公報」,以「一個中國」和「中國人」的概念,強暴台灣的歸屬與台灣人的認同,這次不公不義,雖未流血,卻同樣壓制台灣民主,有待美國「解鈴」。

第一次「二二八」加害人的蔣介石集團,指控「共匪」挑起事端,現在習近平幫對應該悔過紀念的「六四」與「文革」不紀念,卻要插花紀念象徵台灣人民覺醒的「二二八」,那是虛偽!

習幫如果真正同情台灣人對外來勢力的反抗,它應該和美國一樣,面對台灣民主演變還知所反省,承認「上海公報」的一個中國原則已經過時。

前美國駐北京大使芮效儉說得最好:在一九七○到一九八○年代戒嚴體制下,「中華民國政府」的合法性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現在則基於「選舉程序」,而且台灣人也不自認是「中國人」。

習近平是文革受難者,他應該開明的正視現實,管好自家事,紀念「六四」,放棄虛構與不義的「一中原則」,幫助療治七十年來台灣兩次「二二八」的傷痕。(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