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俗又大碗」討不到真便宜

2017-02-16 06:00

又有遊覽車在國道發生重大傷亡事故!追究其肇因,社會各界的議論,無不通透入理,幾近面面俱到,事後的懲處與補強措施,也都三令五申,鉅細靡遺,但是,每回的討論過後,多少人有把握類似的錯誤不要重演,或者至少安全警戒期可以拉得長一點?

以旅遊為招攬的大客車造成意外事件,事實上,頻率愈來愈密集,型態愈來愈離譜。這個月初,才發生陸客團撞橋墩、十二輕重傷的荒謬情節;去年七月,則是火燒車,二十六人全部罹難。如果從二○○八年開放中國旅客來台開始算起,已經累積了至少十二起以上的大事故。在在顯示這已經不是單一的個案,這次則又加上了台灣低價團賠上了性命。

以旅遊為招攬的大客車造成意外事件,從2008年開放中國旅客來台開始算起,已經累積了至少十二起以上的大事故。在在顯示這已經不是單一的個案,這次則又加上了台灣低價團賠上了性命。(記者黃耀徵攝)

顯然,還有什麼面向是我們沒有真正觸及的,而它才是最根本的核心問題。大家都發現了這些不幸之所以層出不窮,出於削價競爭的現象,所謂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既然要降低價格、提高市場競爭性,於是走上降低成本,不論是變動成本、或固定成本,來提高利潤率的思考模式。

降低成本原本是企業增加效率、追求利基的必要思考,特別是在經濟環境不佳、開源成效不彰的時刻;其主要途徑,不外提高勞動生產率,提高設備利用率,節約製造費用等等,減少人員投入、降低人員工資,是最常見的方法。但是,成本的控制如果越過了確保品質的那條界線,就會適得其反,達不到利潤目標,例如產品粗劣,客戶不滿意,導致銷售不佳。換言之,消費者意識是整個商業運行過程中很重要的一個節制環節;如果這道防線失去功能,那麼許多調節的行為就會失去下限。

台灣的遊覽車肇事紀錄奇高,消費者在中間的角色,較少人拿出來探討。消費者意識不只是法律常識、權益自覺等技術層次的理解,還有一分錢、一分貨的理性,物超所值的感性,乃至追逐「俗又大碗」的風氣,此等涉及到文化養成的問題,其並不必然與經濟條件絕對相關,而是一種貪小便宜的心態。「俗又大碗」,俗,常理是小碗;若是中碗,可能是薄利多銷,這生意還可以做得下去;但如果相當的社會集體認為這還不夠,一定要大碗,在不可能流血交易的前提下,就會轉嫁成本,甚至升高風險,最終討不到真正的便宜。

二十年前,由作家村上春樹帶動的「小確幸」語詞,與當時日本經濟泡沫化的時代背景很有關聯,「小確幸」傳播到台灣,進一步產生了質變,所謂的「俗又大碗」的發揚光大,其實就是小確幸的向下演繹。這種觀念影響所及,何止在低價團的旅遊品質、遊覽車的安全上走鋼索,前幾年不斷爆發的塑化劑、黑心油等一連串食品安全風暴,也都是相同的「俗又大碗」模式的產物。不負責任的奸商,當然要被淘汰,而消費者的習慣,更要避免成為不良商人孳生的溫床。

最近有個全球最大外派社群網路InterNations,發表了「外派內幕調查」,這份報告針對旅居一九一國、超過一萬四千名外派人士,進行生活品質、個人收支等項目的調查,結果,台灣是外派人士心目中全球最適宜居住的國家,除了平均物價低,讓這些收入本來就較好的外國人感到舒適,最讓他們滿意的則是台灣的健保,既便宜、品質又好。看到這樣的數據,台灣人其實應該想得更多一點;而獨步世界的台灣健保,讓沒有醫療保險的港星杜汶澤,只花了五百元自費額,即完成腸胃炎就診,更是「俗又大碗」的極致典範。然而他的讚嘆,背後又是靠付出什麼來支撐的?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俗又大碗」這回事,符合消費者人性,卻違背生產者人性;如果刻意輕忽羊毛出在羊身上的事實,我們的社會要向上提升,進階到優質的公平,就會有更多的路要走。

本文相關: 遊覽車 低價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