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地理眼》齋戒月結束了!這些亞洲城市這樣慶祝開齋節

伊斯蘭教的齋戒月在這幾日劃上句點,穆斯林在這長達三十天的時間中,白天禁止進食與飲水,以淨化心靈,太陽下山後,親友們才會聚在一起晚禱與用餐。而開齋節進行完早禱後就能開始吃東西,可說是全球穆斯林歡慶的日子。地理眼的孟秀剛好人在汶萊與馬來西亞沙巴,宗綸則在新加坡,為讀者們帶來作為文化他者的觀察。

侯孟秀、萬宗綸

伊斯蘭教的齋戒月在這幾日劃上句點,穆斯林在這長達三十天的時間中,白天禁止進食與飲水,以淨化心靈,太陽下山後,親友們才會聚在一起晚禱與用餐。而開齋節(Hari Raya),是哈吉來曆(伊斯蘭曆法,仰賴月相)閃瓦魯月(第十個月)的第一天,進行完早禱後就能開始吃東西,可說是全球穆斯林歡慶的日子,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國家會有假期,以亞洲來說,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和印尼在7月17日這天的股市都是休市的。地理眼的孟秀剛好人在汶萊與馬來西亞沙巴,宗綸則在新加坡,為讀者們帶來作為文化他者的觀察。 

齋戒月在汶萊

在汶萊,一位帶遊客去水上村落遊覽的船夫跟我說,蘇丹王會在開齋節隔天開放三天在皇宮宴請全國人民,而在那之前,也就是齋戒月期間,穆斯林在晚上六點以前不可進食,外頭也很少販賣食物的攤販或店家,即便有也會是華人開的,並且會很可愛的寫上 ”Yes! We are open.” (是的!我們有開。)

好不容易在商場找到肯德基,和菲律賓的跨國速食店Jollibe,進去之後發現到餐廳內沒有人在用餐,即便坐在位置上,也是放著外帶好的食物在等待他人。經詢問店員,才知道齋戒月時,汶萊白天都不可以在公眾場合吃東西,若要買餐點,都必須外帶回家,於是我又帶著炸雞薯條走三十分鐘回到飯店(炸雞跟薯條都軟了……)。走回飯店大廳,跟櫃台說我們帶食物回來吃,他就笑笑跟我們說對呀,題外話,伊斯蘭教的教義其中之一,便是對陌生人友善,在汶萊我的感受很深。

汶萊的速食店內因為齋戒月公共場合不得飲食,而空無一人,大家都來買外帶(侯孟秀攝)

齋戒日晚上,穆斯林可以開始吃飯,這時因為大家都湧上街吃飯,所以路上會非常擁擠(特別是因為汶萊人擁有汽車的比率非常高),路上塞車的現象很容易在想像之中出現。

開齋節在沙巴

我從汶萊回到沙巴的隔天就是開齋日,在當地華人的詮釋中,認為開齋節就像華人的新年。沙巴的街上有非常多的商店都休息,並且不限於穆斯林開的店,例如加雅街上很有名的怡豐茶室也沒有營業。 

知名的茶市也因開齋節而休息(侯孟秀攝)

開齋日隔天,沙巴州長的官邸舉行宴客,邀請各大三星、四星、及五星級飯店的人員過去準備,民眾會在官邸外頭等待官員用餐完畢,才開放民眾進去用餐,裡面飯店擺攤供餐,就像是一個大型園遊會,最前方是官員的座位,以及表演節目。你會看見街上的穆斯林們都穿著新衣,女性也大多精心上妝,並且全家出門,跟齋戒月時看見的街景很不一樣,百貨公司中有開張的店家在這一陣子也都有打折的促銷活動。

沙巴的眾多民眾都到官邸來參加宴客(侯孟秀攝)

開齋節在新加坡:碰上建國五十年

適逢下個月就是新加坡建國五十年,街上早已四處掛著新加坡國旗,還有汽車的照後鏡包上了國旗圖案的套子,也有家庭伸出長長的國旗,上頭掛著晾曬的衣服,服飾店也紛紛推出「偉大的新加坡」活動,服飾下殺三折起。於此同時,這幾天也是開齋節的連休三日假期,我剛好住在武吉士的青年旅館,這裡有著相當知名的蘇丹清真寺(Sultan Mosque),不同於二月來此的熱鬧,取而代之的是紛紛休息的店家以及冷清的街道,他們都慶祝去了。不只是穆斯林區,華人為主的牛車水也有相當多的商店沒有營業。

我在地鐵上或路上都能看見穿上馬來服飾的馬來人,揹著漂亮女士包的馬來小女孩,小心翼翼地從皮包裡拿出一顆小糖果,送給同樣穿著馬來服飾的弟弟,然後心滿意足地笑著,還叮囑著弟弟這顆糖應該怎麼吃,站在他們前面的是他們的爺爺,表情肅穆,爸爸和媽媽站在不遠處,爸爸是華人,但也穿著馬來服飾,全家一同出遊歡慶開齋節。新加坡的華人新年只放兩天,除夕和大年初一,因為假期要均分給不同族群的重要節慶,穆斯林的開齋節是其中之一,不專屬於馬來人,一部分的印度人也是穆斯林。新加坡的部長級官員也拜訪馬來西亞柔佛州蘇丹主辦的開齋節餐會,送上祝福並頌揚新加坡與柔佛間的友好。

開齋節在台北

儘管台灣的穆斯林人口僅佔0.1%,但來自全球最大穆斯林國家印尼的移工人數則多達20萬人,足足是台灣穆斯林公民的10倍之多。由於移工在平日皆須上班,台灣亦沒有任何宗教節慶的休假,到了開齋節後的第一個周日,為了在開齋節與親友相聚,獨自一人在異國打拼的上萬名穆斯林移工,於是出現在台北車站周遭,一同與其他在台穆斯林移工歡慶開齋節。經過多年的空間使用爭議,台北市勞工局今年分別在二二八公園與車站內微風廣場舉辦開齋節活動,與台北車站配合,讓出入車站的旅客,以及參與開齋節的穆斯林都能周全被顧及。

19日台北車站大廳聚集上萬名移工。有些同鄉好友一起席地而坐開心聚餐。(記者葉冠妤攝)

台北車站周遭有著被稱為小印尼的族裔聚集區,有著數家販售電話卡與印尼菜餚的商店,雜貨店裡頭更是只寫著印尼文。在2000年左右,台北車站二樓原本的金華百貨攤商因為生意不佳,開始將客群鎖定在假日會到台北車站聚會的外籍移工。2007年時,這些攤商因為站體規劃問題,撤退至車站周遭的都市間隙,那裡原本是一般住家,因為鐵路地下化、捷運與高鐵等重大建設完工後,不堪噪音干擾與站體遮蔽陽光,而紛紛搬走。

似乎是對移工在台情形、開齋節意義,以及台北車站周遭族裔經濟發展的不了解,有許多台灣網友仍然以種族化的語言要求台北車站做為這座城市的門面,不應該讓這種「外勞等級」的活動,「佔據」了「大家」的「公共空間」,令人感到惋惜。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地理眼GeogDaily:齋戒月結束了!這些亞洲城市這樣慶祝開齋節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