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流亡、殖民、中國、黨亂

◎ 李敏勇

後蔣介石時代,蔣經國仍掌控黨國形勢。後蔣經國時代的中國國民黨,李登輝在權力的動盪中,也算穩定了形勢,但兩件事反映了事况:一是一九九0年代初期,台北市長重新開放民選,趙少康脫黨,以中國新黨挑戰黨提名人黃大洲,導致民進黨陳水扁在三角競逐中脫穎而出;另一是二000年,宋楚瑜不服中國民黨提名人選連戰,也使得民進黨陳水扁翻轉了中國國民黨政權。中國國民黨在台灣以黨國化壟控的政治形勢,其實並非只是從黨外到民進黨的革命性建制,而是中國國民黨自我瓦解造成。

李登輝嘗試經由中國國民黨台灣化,維繫中國國民黨政權,這或許是他與蔣經國的默契,或來自他政權和平過渡的保守想法。對反對黨有所期待和接納,對民主制有認知的他,似乎高估了連戰,低估了蔣後蠢蠢欲動、不願殖民性特殊權力弱化的一些中國國民黨「外省」精英們。中國新黨黨人習慣了都會台北的思維,難以跨越格局;宋楚瑜則挾地方滲透經驗,幾乎顛覆中國國民黨,但他再屈居連戰副手,連戰連敗,光環不再。

後李登輝時代,經陳水扁八年執政;繼之,馬英九以愛台灣騙術始、賣台灣露馬腳終,台灣人真心換虛情。後來,韓國瑜再展魔靈,先是貨出去、錢進來,迷惑高雄市民見錢眼開,在有非份之想、不知人家只想用了就丟的王金平牽引下,取高雄市長位置,隨即權力胃口大開,直攻總統大位,落選並被迫被夢醒的巿民罷免,兩頭皆空。馬虛矯、韓粗鄙,風格不同,本質一樣。後蔣時代,反共愛國變了樣。後李登輝時代,心在亡其黨國的彼方,反映流亡、殖民、中國的心性│一│台灣政治亂象,原因在此。

台灣,對心在彼岸的中國國民黨一些黨棍、政客而言,只是剩餘價值,但對心在台灣,有建構新國家之夢的人們,是命運共同體。生活在台灣的人們本來可以共同創造新國家的傳奇、一個美麗島的新故事。一些華人在移民前英國殖民地,建立新加坡國,李顯龍說他們不是華僑而是華人。不知許多移民、宣誓效忠其他國家的華人,仍習慣自己為華僑,有何感想?中華帝國心態,即使民國化、人民共和國化,仍習慣壟控境內異民族,對香港的惡行,暴露對割譲地回歸的懲罰,國大而不善、國強而不美,距文明國家遠矣!

後蔣經國時代,李登輝勉強穩定了政局,但中國國民黨終未台灣化,偽中國的惡靈迷漫。後李登輝時代,偽中國的惡靈亂舞,政治現象黨亂多。學人汪浩《意外的國父》說,因兩蔣迫害「外省人」雷震⋯「台灣人」彭明敏⋯,並未「土斷」中華民國,徒留虛名。流亡、殖民、中國、黨亂,禍害也因此造成!紀念意義不能形成,咎由自取!去章改蔣,以為繼承資產,難免繼承了負債!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