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一路向南》《不丹是教室》:從李登輝的南向政策到李眉蓁的論文抄襲事件,看教育是一場永久的志業

你對於不丹的想像是什麼呢?是僅停留在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嗎?還是也同意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一時無心之話「不丹與世無爭,居民都傻傻的很單純」?

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南向辦公室主任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日前辭世,全國哀痛。「民主先生」在位12年期間,對於台灣貢獻卓著,尤其鑒於當時兩岸關係情勢,喊出「戒急用忍」,並推出南向政策帶領台商前進東南亞,分散風險。同時其任內也多次藉由「元首度假外交」,成功出訪東南亞非邦交國,包括:新加坡、印尼、泰國、菲律賓等,積極落實南向政策,大幅改善台灣與東南亞各國間關係。

2016年蔡英文政府上台,延續李登輝與陳水扁時期的南向政策,並將目標國由原先的東南亞與紐西蘭、澳洲等12國,特增加南亞6國: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尼泊爾、不丹,希望能增加台灣與南亞的雙邊關係。但這幾年下來,台灣與其他南亞國家之間的關係是否真有增溫?尤其是此篇文章中的不丹。

不丹雖然是名列新南向18個目標國之一,但若我們根據相關指標,可以發現其與其他17個目標國的相距甚遠。首先我們關注貿易方面,2019年台灣與不丹的貿易總額為130,540美元,只佔台灣與新南向國家貿易總額的(111,778,903,955美元)的0.0001%。其次在觀光方面,不丹於1974年開放旅遊後迄今仍禁止自由行,所有旅客皆須跟團,2019年國人至不丹的人數為8,926人,佔國人至新南向國家總數(3,213,462)的0.27%;同年不丹民眾至台灣為821人,佔新南向國家民眾至台灣總數(2,783,780)的0.02%。最後在雙向人才交流方面,107年不丹至台的留學生人數為12人,佔新南向國家來台學生總額(55,806)的0.02%。至於台灣至不丹留學人數則完全沒有任何的統計數字,個人預估應該是零或極少數。從這些數字來看,不丹對於台灣的關係輕如鴻毛,也突顯出不丹在新南向政策中所受到的忽略。

不丹雖然是名列新南向18個目標國之一,但若根據相關指標,可以發現其與其他17個目標國的相距甚遠。圖為不丹首都廷布一景。(REUTERS)

為此,本專欄特地介紹日前上映的不丹電影,希望可以讓更多的台灣民眾認識這一定聽過但卻相當陌生的一個國度。

炎炎夏日的7月,每日都在打破前一日的高溫,所以踏入了電影院觀賞真實故事改編的《不丹是教室》,希望電影能帶領感官到不丹「最高」學府,得以稍微一解酷熱。電影敘述男主角烏金(不丹創作歌手希拉布多吉飾演)擔任政府教職,缺乏教學熱忱的他每天渾渾噩噩度日,與他同住屋簷下的奶奶每天的叨念也無法改變他任何想法。爾後被教育部長召見並派遣他至不丹海拔最高的國小—魯納納小學任教,他因為與政府有合約在身無法拒絕,部長也說服他說只要冬天一來全村會被茫茫大雪所覆蓋,而這所小學就會被迫關閉,到時他就可以結束教職去做他想做的事。

你對於不丹的想像是什麼呢?是僅停留在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嗎?還是也同意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一時無心之話「不丹與世無爭,居民都傻傻的很單純」?

但事實上,率全球之先提出應以國民幸福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GNH),取代國民生產毛額(Gross National Product, GNP)的不丹,這幾年越來越不幸福了。在2019年的快樂指數報告中(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19),全部接受調查的156個國家裡,台灣排名第25位,不丹的排名則為第95位,原本大眾印象中的快樂國度竟從神壇上跌落,成為比台灣還不快樂的國家。不過排名終究只是個數字,第一名的國家不代表不存在悲劇,而最後一名的國家不代表居民就是傻傻的。或許身穿「不丹是最快樂的國家」印花短T的男主角烏金也打從心底不認同,所以一心只想遠渡重洋離開家鄉到澳洲打工度假,懷抱著流浪外地的歌手一夢。因此在前往魯納納小學前便拜託友人協助處理澳洲打工簽證,希望結束教職後能逐夢再也不復返。

烏金擔任政府教職,缺乏教學熱忱的他每天渾渾噩噩度日。爾後被教育部長召見並派遣他至不丹海拔最高的國小—魯納納小學任教。(海鵬影業提供)

從首都廷布搭了數小時的巴士抵達加薩後,魯納納村長派來的使者米臣迎面而來,停留一夜後帶領他前往海拔5,000多公尺的魯納納村。此行需要徒步8天、穿越世上最高山脈才能抵達,不情願的烏金終於踏上旅途,一路跋山涉水後終於看到了全村列隊歡迎。雖說是全村但人數根本也不及百人,他開心地詢問米臣:「我們終於到了嗎?」米臣卻回:「還早呢!村子還要走2個小時才到。」因為烏金是村裡心心念念所盼望的老師,所以才得以獲得最高的歡迎禮遇。抵達了村子的魯納納小學後,放眼望去只是一層樓的平房,教室內可以說是家徒四壁,只有積了厚厚一層灰的課桌。當烏金詢問小朋友說:「你們的黑板呢?」小朋友竟一臉天真地回答:「什麼是黑板?」雖然這番回應令人不禁噗哧一笑,但也對魯納納小學的學生感到不捨。物資極度缺乏的環境卻澆不息孩子們求學的渴望,而孩子們熱切的眼神也逐漸燃起烏金教學熱忱。

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是當男主角詢問學生他們未來的夢想是什麼時,有位小男孩回答他長大後要當老師。烏金感到訝異追問原因,小男孩帶著微笑說出:「因為老師看得見未來」這句話起初他沒有放在心上,直到了解原來此話出自於村長金帕叔,而全村的村民也篤信著這句真諦,把老師視為神聖的存在。或許這句話也悄悄的在烏金心裡埋下一顆種子,讓原本一到魯納納就跟村長要求要辭職回家的他,慢慢了解教育的意義,決定留下來陪伴著這群可愛的孩子。

電影從開始到最後由一首〈圓滿犛牛之歌〉所貫穿。湛藍天空、翠綠草原、巉巖山脈、靜謐湖泊,迴盪著純淨嘹亮歌聲,不僅讓觀者感受非凡的震撼,也打動原本只唱流行歌曲的烏金向村民莎爾頓學習。關於〈圓滿犛牛之歌〉背後的故事也讓人動容,在高原上犛牛與牧人之間的感情非常深厚,牠們的糞便可以生火,乳汁可以餵養家人,而需要肉的時候,牠們也會獻出生命。當村子裡需要肉時,便會把犛牛集合起來,將繩索拋向空中,當繩索落下被套住的那頭牛,就只有被宰殺的命運。有一次繩子剛好落在年輕牧人的犛牛身上,因為這樣的習俗,他的犛牛逃不過宰殺的命運,牧人傷心不已於是悲慟寫下這首〈圓滿犛牛之歌〉,紀念他失去的犛牛。而這位牧人就是村長金帕叔,是他寫下對這片土地的深刻感悟。莎爾頓後來送了一頭犛牛到教室給裡烏金,讓他可以免去四處撿拾牛糞的辛勞,於是孩子們上課時,教室後面就多了一頭不時低頭吃草的犛牛,也讓人理解了英文片名《Lunana:A Yak in the Classroom》的寓意。

在高原上犛牛與牧人之間的感情非常深厚,牠們的糞便可以生火,乳汁可以餵養家人,而需要肉的時候,牠們也會獻出生命。(海鵬影業提供)

此部電影從頭到尾沒有太大的戲劇張力,反而透過演員們樸實的演出,讓人真實懇切地感受到「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道理。教育是一場永久的志業,城鄉差距、資源分配不均問題在世界各地上演著,如果教育無法普及,貧富落差、階級複製的問題將是無解的習題。村長金帕叔的感慨及烏金奶奶的叨念,也點出了不丹的隱憂—這個曾是全球最快樂的國度,受過良好教育的新一代大多卻想遠離家鄉,往外去尋求他們所謂的幸福。高階人才流失、青壯年勞動人口外流,全球化的浪潮也帶來無可避免的社會問題。片尾烏金來到了澳洲一圓他的歌手夢,在一間酒吧當起駐唱歌手。看著滿室歡愉的人群讓他片刻失了魂,最後從口袋中拿出破爛的歌詞,吟唱起家鄉那首〈圓滿犛牛之歌〉時,觀者的心仿佛飛回到魯納納,腦海伴著孩子們朗朗的讀書聲、嘻笑聲,反芻回味不已......。究竟過著簡樸的心靈生活,還是過著富足的物質享受,何者才是真正的快樂呢?

不丹曾是全球最快樂的國度,但受過良好教育的新一代大多卻想遠離家鄉,往外去尋求他們所謂的幸福。高階人才流失、青壯年勞動人口外流,全球化的浪潮也帶來無可避免的社會問題。(海鵬影業提供)

看完了電影中男主角對於幸福生活的追求,以及魯納納兒童對於學習的渴望,不禁令人聯想到最近台灣的論文抄襲風波。台灣的政治人物流行透過在職專班洗學歷的行為,自以為學歷可能帶來的政治利益與附加價值,已經完全凌駕在當初就學求知的初衷之上,汲汲營營地追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也讓簡單幸福的生活越形複雜。因此推薦所有已經、正在或未來打算在職進修的政治人物,不妨先觀賞《不丹是教室》這部電影,找回初心與幸福感。同時也希望蔡英文政府能延續李登輝任內打下良好基礎的南向政策,對外將此成效推廣至更多南亞國家,對內也可以讓國人認識包括不丹在內,過往我們所忽略的南向國家。

《不丹是教室》電影預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